-

白袍眼見一計不成,索性也不再釋放蓄力技能,改為釋放瞬間釋放的技能。

他一刀橫批,陳凡隻覺得自己周圍的空間扭曲,隻一瞬間,他身邊就出現了數十個空間裂縫,將他困在那一方空間之內。

白袍繼續發功,那空間裂縫的區域持續壓縮。

陳凡周身運轉能量,抵擋著這些裂縫的壓縮,可是,眼看著它們越來越緊,陳凡覺得有些難以支撐,隻能掏出主神劍。

主神劍的威能一出,周圍的裂縫瞬間就像是小蛇遇到了龍,馬上就變得穩定和尊重,直接消失不見。

“什麼,居然是主神劍?傳說中宇宙最強武器!”那白袍滿臉震驚,剛剛他那一技,麵對彆人從未失手,能夠讓他失手的,隻有主神劍。

“猜得冇錯,接下來,就讓你看看主神劍的威力!”

陳凡手握主神劍,一瞬間氣勢煥然一新,就好像君王降臨一般。

一劍斬出,天地變色,巨大的威能從天而降,就好像天地都知道陳凡的意思,應和他的攻擊。

這一劍,寂靜無聲,卻又勢不可當。

離得老遠,白袍就感受到了威脅,他趕緊催化身上的法器,在周圍形成數個保護層。

他本以為這麼多保護層就算不能完全防護,最少也能讓自己不受多少傷害,可是顯然他小看了主神劍的威力。

威能落下的瞬間,他隻覺得自己像是被兩個卡車擠在中間,並且還在不斷地轟油門。

這種程度的壓力,讓他在一瞬間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於是,他抬頭看了一眼陳凡,下一秒,他消失在了原地。

陳凡的眼睛瞬間失去焦點,他隻覺得一股危險的氣息從身後傳來。

一把刀,直直地刺進他的體內,並且輕輕一挑,陳凡隻覺得自己體內的靈力正在瘋狂流失。

“什麼!”陳凡趕緊給自己點了個穴位,這才感覺靈力的流失不那麼快了。

這一下是他的經脈被人挑斷,這意味著,無論如何,這都將是他最後一次戰鬥。

陳凡憤怒的轉身,他還冇有看清那白袍的位置,數十劍就迅速斬出,而且,全都是蘊含了十分強大的能量。

這也就讓他的靈力一瞬間被清空,這一劍,如果不能殺了白袍,那自己將失去所有機會。

索性,當陳凡看清白袍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並且被斬成了數塊。

陳凡冇時間慶祝,他現在的狀態不允許他稍微拖延,直接用主神劍劈開空間,回到了神界。

然後又迅速前往仙界,找到秦淑然眾人,說明瞭情況。

眾女皆是震驚,趕忙給陳凡進行治療,還叫來了仙界最好的醫生,可是,得到的結果都是,無法治癒。

陳凡卻對這個結果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過,如今仙界神界的所有危險都已清除,短時間內也不再需要他一個神主再做些什麼。

“回家吧,我累了。”陳凡閉上眼睛說了一聲,隨後便陷入了昏迷。

眾人隻能先帶他回了凡間,接受治療,可是凡間的治療隻是治癒了他的**,經脈卻是完全廢掉。

陳凡在人間過著平凡的後半生,七老八十的時候,他仍然坐在院子中曬著太陽,給自己的後輩,講述著自己曾經在天庭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