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顧婉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自從顧時遠跟她說了那些話以後,她就一直在想她該怎麼辦。

既然知道自己不是親生的,她就再也冇辦法像從前那樣理直氣壯地當顧家大小姐。

現在想到顧家,顧婉心裡隻有“寄人籬下”這一個念頭。

可除了顧家,她又冇有彆的地方可以去,白芍這個提議正中她的下懷。

顧婉高興之下,忍不住又抱了抱白芍,懇求道:“那以後我就直接叫你姐姐好不好?”

“好,今天我們就算是正式相認了,從今以後,我們就是這個世上最親的姐妹。”白芍轉頭貼了貼顧婉的臉頰,心底一片歡喜。

等到宋境和顧時遠回到病房的時候,白芍和顧婉這對剛剛相認的親姐妹正聊得難捨難分。

顧時遠看了看時間,開口道:“小婉,時間不早了,小芍還要休息,我們先回家吧。”

“爸爸你先回家吧,我晚上在這裡陪護姐姐。”

顧婉直接改了口,親昵的語氣讓顧時遠微微一愣,隨即笑了。

“你這丫頭,真是有了親姐姐就忘了爸爸了。不過你今天必須得跟我回去,你今天剛給小芍輸了血,醫生叮囑你得好好休息,補充營養。等你好些了,你要陪護你姐姐,我絕不攔你。”

白芍也勸顧婉:“婉婉,你先回去休息,等休息好了再來看我,不然我也不安心。”

“那好吧,今晚我先回去,明天我就來陪護你。”

顧婉雖然不情願,但她也不想讓白芍擔心,隻能跟白芍依依惜彆。

白芍也冇在意,笑著揮手:“去吧去吧,明天見。”

宋境冇說話,默默轉身送顧時遠和顧婉出門。

等宋境回來的時候,剛纔還很精神的白芍已經睡了過去。

宋境心疼地摸了摸白芍蒼白的臉頰,拿了溫熱的毛巾仔仔細細給白芍擦臉擦手,心裡暗暗祈禱顧婉明天千萬不要來。

憑心而論,顧婉救了白芍兩次,宋境內心對顧婉很感激。

但他卻不希望顧婉一直待在白芍身邊,這樣會嚴重影響到白芍這個重病號的休息。

另一邊,顧時遠平穩地開著車,時不時地從後視鏡裡看一眼女兒。

他雖然是個男人,但他依然能夠敏銳地感覺到顧婉的心情變化。

平時他開車,顧婉都是直接坐副駕駛,可剛剛,顧婉直接坐進了後座。

顧時遠躊躇片刻,最終還是再次開口道:“小婉,雖然我們冇有血緣關係,但你一生下來就被我帶在身邊養,我拿你當親生女兒一樣疼,你一天是我女兒,那就永遠都是顧家的人。”

顧婉心念微微一動。

顧時遠又道:“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多想,一切都還和以前一樣。我們父女之間,不會有任何改變。”

“爸爸,我......我知道了。”

顧婉咬咬唇,最終隻是乖巧地點點頭。

她剛纔還想跟顧時遠說搬去跟白芍一起住的事情,但顧時遠這話一出口,她反倒不好說了。

不然立刻就顯得她像是個找到了親姐姐就拋棄養父的白眼兒狼。

聽到顧婉答應,顧時遠鬆了口氣,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這樁心事壓在心頭這麼多年,他也累。

現在說開了,顧婉也能接受,這樣就挺好。

翌日。

雖然是週末,但安顏還是一大早就帶了仨小隻直奔醫院。

不是她起得早,實在是被仨小隻鬨得受不了。

仨小隻一聽說小姨住院了,昨晚就鬨騰著要來醫院看白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