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斯禦搖著頭,他的身上有很多的血,他使勁的捂著易暖暖的傷口道:“嫂子你幫我救活她,隻要你幫我救活她,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哪怕是我的命!”

白卿卿抿緊了唇,這和他給不給她東西不要緊,她真的救不活一個已經死掉的人,原本易暖暖小時候經曆過心臟移植手術人就非常瘦弱,現在如此致命的一擊,根本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對不起。”白卿卿無奈的說道。

戰斯禦聽到她那麼說,一把追過她,用槍抵住她的頭道:“救她,我命令你救她!”

“可我根本就不——”

“可以救!”白卿卿的話說到一半,慕天養突然的開口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白卿卿看嚮慕天養,這個人在搞什麼鬼,連她都救不活,他的醫術一直都在她之下,他更加是迴天乏力的。

“你說你可以救?”戰斯禦欣喜的問道。

“不錯,我可以救她,但是你要先把易暖暖放在床上。”慕天養命令道。

“好,我聽你的,你要是敢耍花樣,你就完蛋了。”戰斯禦幽幽的說道。

戰斯禦說著鬆開了白卿卿,同時易暖暖滿身是血被人放在了沙發上。

慕天養朝著易暖暖走去,在路過白卿卿的時候衝她露出一個笑意,道:“月兒,一定要幸福,要原諒我之前的所作所為好嗎?”

“慕天養,你究竟要做什麼?”白卿卿問道,她的心裡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

“乖,去戰墨深的身邊。”慕天養拍拍白卿卿的肩膀。

那麼多人看著,白卿卿根本不敢輕舉妄動,隻能來到戰墨深的身邊。

所有人的視線都注視著慕天養,畢竟是海島上出來的人,說不定真的有神奇的魔力可以複活易暖暖。

“待會我數到一,我們就跑,知道嗎?”白卿卿來到戰墨深的身邊後,戰墨深要求道。

白卿卿不解的看向戰墨深,如果他們走了,那慕天養怎麼辦?

但是戰墨深冇有看她,直接開始念起來。

“十。”

“九。”

“八。”

……

另一邊,慕天養已經走到戰斯禦的麵前,開始裝模作樣的檢視易暖暖的遺體。

“怎麼樣?需要什麼東西,需要什麼藥我都可以找到,隻要能把她救活!”戰斯禦要求道。

“四。”

“三。”

“二。”

“一!”

戰墨深數完這十個數以後,直接拉起白卿卿快速的朝著外麵跑過去。

白卿卿轉頭看嚮慕天養的位置,她不明白他們到底在密謀一些什麼,難道就不管慕天養了嗎?

在白卿卿轉頭的時候,她看到慕天養在說話,從嘴型上她感覺他在說:“月兒,再見。”

“嘭!”整個彆墅內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白卿卿被爆炸的餘波炸的直接昏迷了過去。

“滴滴,滴滴。”

不知道昏睡過去多久,她好像聽到了炫炫大寶小寶在她身邊喊她的聲音,她覺得整個人都好累,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媽媽,你終於醒過來了!”小寶一把牢牢的抱住白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