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聽到你的話一定會非常高興。”

“但是我想他更希望你不要掉眼淚,他一定希望你後麵的生活都是開心的,把他的那一份開心也活出來。”戰墨深安慰道。

白卿卿擦了擦眼睛,她知道他說的並冇有錯,她現在的身體不能再悲傷下去了。

就在兩人放上一束鮮花打算離開的時候,戰墨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他看到來電顯示透出一絲的不解,有點想不到這個人會打電話給自己,他接通電話開口道:“葉姨有什麼事情嗎?”

“墨深,你快點來看看啊笠吧,他快要不行了!”電話裡麵傳出來葉芯焦急無比的聲音。

戰墨深人都懵了,好端端的盛笠怎麼會出事呢?

白卿卿站的位置和戰墨深很近,自然也聽到了電話裡麵的聲音。

“快點問問盛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們去看看他!”白卿卿催促道。

“嗯,葉姨,盛笠現在在哪裡?”戰墨深詢問道。

“我們在醫院,京都二院急診室!”葉芯哭著說道。

戰墨深掛斷了電話,牽著白卿卿的手,急匆匆的上車,朝著京都二院駛去。

兩人很快來到京都二院急診室,在急診室的門口見到了正在不斷走路的葉芯還有坐在一旁的喬槐和盛天縱

相比較葉芯,喬槐的動作實在是讓人寒心,老公都已經在急救室了,可她還有空在玩手機小遊戲。

“葉姨盛笠現在是什麼情況?又是怎麼會進急救室的?”戰墨深詢問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清楚,早上的時候盛笠還是好好的,出去見了一個朋友就這樣了,醫生說他是中毒了,而且是很劇烈的毒藥。”葉芯雙眼通紅的說道。

喬槐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她冷笑一聲道:“我的好婆婆,都到現在這個時候了,你還有什麼好瞞著的,你就實實在在的告訴他們唄。”

白卿卿皺了皺眉,看向喬槐,不知道這個瘋女人到底說的什麼意思。

葉芯長歎了一口氣道:“啊笠是去見的許念,見完以後人就不行了,警方懷疑是許念下毒害的啊笠,已經把她控製起來了。”

“不可能!許念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白卿卿當下直接反駁道。

“怎麼不可能,許念喜歡盛笠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她得不到盛笠因愛生恨不是很正常?”

“許念現在就在牢裡祈禱盛笠冇有事吧,不然的話,她就等著吃槍子吧!”喬槐冷聲說道。

幾人說話間,醫生推著臉色發白的盛笠走出來。

“醫生怎麼樣?我的兒子冇有事情吧?”葉芯焦急的詢問道。

“還好送來的快,他中的是蛇毒,我們已經給他打了血清,暫時脫離危險了。”醫生開口說道。

葉芯重重的鬆下一口氣,喬槐聽到醫生的話眉頭皺了起來。

“爸爸,爸爸!”盛天縱朝著他大聲的喊。

幾個月不見,白卿卿發現盛天縱被養的越發胖了。

“天縱,你的聲音應該小一定,你爸爸還在睡覺呢。”白卿卿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