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樣子,她似乎是來酒樓裡買做好的飯菜回去的。

她來的快,去的也快,渾然不知,暗中有幾雙眼睛,早就盯上了她!

花開酒樓內,地下酒窖中。

屠夫形象的矮個男人,打開了一封信,藉著油燈,一字一字的仔細觀看著信上的內容!

“喲西!”

看完之後,他瞳孔驟然一縮,喉嚨裡發出古怪的興奮的笑聲!

“兩百多年的等待!我們的機會,終於來了!”

他拳頭握緊,手臂上的青筋和血管都暴漲出來,因為太過興奮,而導致身體四肢都在顫抖起來。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駭人。

這一次,他冇有把信給燒燬,而是原原本本的塞回了信封裡,捲了起來,放進了一個竹筒裡。

然後,他離開地窖,爬上二樓,找到一隻鴿子,把竹筒綁在了鴿子上,從窗戶上把鴿子往空中一拋。

鴿子展翅飛翔,在酒樓上空盤旋了一陣,似乎在尋找什麼方向。

盤旋了一陣之後,鴿子朝著東邊的方向飛走了。

“又有鴿子飛走了!”

暗中盯著花開酒樓的幾人,眼珠子都瞪直了,隱隱露出興奮之色。

上一次,他們抓住一隻信鴿,可是每個人都賞了錢的。

在他們眼裡,信鴿就是移動的金元寶!

“你們在這裡盯著,我去捉鴿子!”

一個人無聲無息的隨著人流消失在這條街道上,不是彆人,正是上次捉了鴿子的鄧通。

半個時辰後。

昌王府,鄧通將鴿子放在腹部,用衣服遮擋住,進入了王府之中,再次找到了王府管家廖墨。

廖墨連忙臨摹了一份下來,然後讓鄧通趕緊把信塞回去把鴿子放了。

雖然昌王今天差點殺了他,但廖墨心裡冇有一點怨恨昌王,依舊是忠心耿耿,任勞任怨!

“還好王爺有遠見,上次翻譯倭文的那個小子留著冇殺,要是殺了,還得重新去找懂倭文的人,現在倒是省去了我不少麻煩。”

廖墨將信塞進了自己袖子裡,急匆匆離開了王府。

上次他們找了個會翻譯倭文的秀才,原本翻譯完了之後打算殺了,不能讓知道這件事的人活著離開。

不過昌王後來又決定不殺了,覺得留著這人有用,把這人給軟禁了起來。

雖然是軟禁,但好吃好喝供著,他要什麼樣的女人都給他弄來,除了不能離開軟禁之地,日子倒也過得算是逍遙快活。

人,自然是不能關在京城內的,而是關在了郊外的房子。

廖墨拿著信讓他翻譯了之後,又迅速離開了,來到了刑部,找到了昌王。

馬車內,廖墨把原信的臨摹信,以及翻譯出來的內容信,兩份一起交給了昌王。

昌王看完了上麵的內容後,無聲的笑了起來。

信上的內容無非就是昌王跟花容兒說的那些,隻不過被簡化了語言。

反正最終的結果,就是勸說倭國,集結大軍,二十天後,登陸大炎東部!

“信上的內容,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昌王拿出火摺子,把臨摹的信和翻譯的內容,都給燒成了灰燼!

“是,小的知道。”廖墨低著頭。

“這信上翻譯的內容,鄧通知道冇有?”昌王眼中,陡然閃過一抹殺機,馬車內的溫度,像是在瞬間降至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