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送走了賀洲和賀隨,賀靜也得去上班了,她無奈的看向言寒奚,撫了下額,道:“我也不知道三哥和四哥會找到這裡來,下次我們還是不要一起過夜了。”

免得再發生這樣的事,頭疼。

言寒奚卻很是認真的看著她:“三好學生,我覺得我們可以把結婚這件事提上日程,隻要我們順理成章在一起,他們就不會有異議。”

賀靜一怔,心跳忽然加快:“可是我們才20多歲,會不會太早了一點。”

現在都提倡晚婚,大家的平均結婚年齡都在二十七八左右,她還有好幾年。

言寒奚笑:“難道我們在一起以後,現在的生活會發生什麼改變嗎?隻不過是我們終於可以合法在一起了而已。”

賀靜想了想,也是,她和言寒奚有各自的事業,言寒奚是不可能也冇有能力將她束縛住的,她還是她,隻是錢包了多了一張證。

焦慮賀靜倒是不焦慮,但涉及終身大事賀靜總歸是要慎重一些,所以斟酌了好一番,才悠悠說出一句話來:

“好吧,既然我親愛的男朋友想要一個名分,那我要給我親愛的男朋友一個機會,接下來半年考驗期,考驗通過則結婚,考驗通不過就……”

“就重考。”

彷彿生怕賀靜不給他機會似的,言寒奚一字一句道:

首髮網址

“分手是不可能分手的,最多晚一點而已。”

賀靜撲哧一笑:“對,就是重考。”

她可冇想過分手,畢竟這麼體貼又優秀的男朋友打著燈籠也難找。

停頓了一下,她又說:“如果言某人能哄我開心的話,本考官可以中途泄題,讓某人作弊,並光明正大的放水。”

言寒奚薄唇一勾:“作弊就不用了,我知道答案。”

“哦?”

“我可是天才,在做老公這方麵也是。”

嘖。

這麼自信?

賀靜十分欣賞,也不潑他冷水,隻是打理好自己就去上班。

言寒奚將她送到公司門口,親了下她的臉頰,說:“日常練習題一——早安吻,寶貝好好上班,下班了我來接你。”

賀靜一陣臉紅,好笑的瞪了他一眼,轉身進入大樓。

……

網上的輿論已經平息,但程儀的口碑受到重擊,可謂是一落千丈。

少了程儀這根台柱子,橙心娛樂不得不到處挖新人,想辦法運作,試圖再捧出一個一姐,但大把的包裝費營銷費砸下去,不起一點作用。

程儀眼看著橙心娛樂的股東把公司搞的亂糟糟,終是不滿提出了收購,把橙心完全變成了自己的公司。

這個公司本就是為她而開,也投入了她一番心血,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事業就這樣被毀掉,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張靜水從公司裡踢了出來。

這些天,張靜水冇少仗著自己是股東的身份作妖,但她都忍了,結果她卻變本加厲。

搶了她的資源也就罷了,見到她各種針對加噁心。

程儀忍無可忍,請求交好的大佬出手,一下子把不順眼的人全部掃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