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錯誤都是周從文犯的,王成發心裡已經無數次重複了這個念頭,直到天矇矇亮的時候他再也按奈不住好好收拾周從文一頓的想法。

從床上爬起來,草草洗漱,連早飯都冇吃王成發就趕到醫院。

走廊裡靜悄悄的,是一個難得可以踏實睡覺的夜晚,卻被周從文那個狗日的給攪黃了,王成發心裡恨恨的想到。

來到主任辦公室,王成發換了衣服,大步走到醫生值班室。

“王強。”王成發沉聲說道。

“師父。”王強從床上爬起來,連鞋都冇穿光著腳來到門口。

“患者在哪個房間?”

“監護室。”

心胸外科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小監護室,普通病房改造的,放了一台呼吸機。

畢竟心胸外科的手術都屬於大手術,有一台呼吸機也算是有備無患。

王成發陰沉著臉轉身來到監護室外。

推門進去,王成發看見患者在床上躺著正在熟睡,一個袋子掛在點滴架上,看通道直接通向患者的腹部。

這特麼都是什麼玩意,王成發心裡惡狠狠的罵了一句。雖然他注意到患者已經能平臥,但還是恨恨的罵著周從文。

而周從文卻並不在,估計是太累回去睡覺了。

“周從文呢,叫他來!”王成發很霸道的沉聲說道。

“王主任,你找我有事?”

王成發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的打了一個哆嗦。

他回頭看見周從文一臉溫和笑容站在自己身後,哪裡有一絲絲疲倦、害怕的樣子。

“這是什麼玩意。”王成發撇嘴,斜睨腹膜透析裝置。

“不知道,省城的教授給下的。”周從文隨口敷衍。

王成發一下子結語,要是省城的教授……或許冇問題。他心中千言萬語,被周從文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回來後每兩小時測量一次腎功能,尿素氮和肌酐都在穩步下降,腹膜透析的效果還是不錯。”

從周從文手裡接過化驗單,王成發按照時間順序一張一張翻看。

就像是周從文說的那樣,患者的腎功能隨著時間流逝在一點點恢複。

他真的這麼走運?

王成發之前的盤算全部落空,心裡有些不舒服,空落落的難受。

冷著臉,王成發挺直腰板,在周從文麵前做足了大主任的架勢轉身離開。路過周從文麵前的時候,王成發特意昂起頭。

周從文跟在他身後也離開病房。

“王主任。”出門後,周從文臉上的嚴肅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戲謔的表情。

“嗯?”

“新技術你不懂就不懂,可是你凜然個什麼勁兒?”

“……”王強原本睡眼惺忪的站在一邊,可是當他聽到周從文的話後,整個人一下子被嚇的頭髮豎起來。

周從文這是……挑釁!

“你在跟我說話?”王成發臉色漆黑如墨,斜睨周從文,一身殺氣。

畢竟是敢殺狐狸的主,據說回老家殺狐狸剝皮,原本活蹦亂跳、求生欲滿滿的小狐狸見到王成發都都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任由宰割。

上一世周從文有一段時間被王成發壓迫的心理陰影麵積三室一廳,以至於看見走廊裡王成發的相片都會出現室上性心動過速。

就像是等待被殺的狐狸一樣。

哪怕是後來周從文覺得不對勁開始反抗,也對王成發造成不了太大的困擾。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根本轉變。

周從文隻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王主任,患者冇什麼事兒,我繼續看著,你休息一會吧。天剛亮就折騰來醫院,希望你冇失望。”

最後一句話雖然很淡,卻誅心至極。

王成發的臉色陰沉的像是抹了一層鍋底的黑灰,看著周從文又回到小監護室。

“師父,周從文簡直太過分了!”王強在一邊憤憤不平的說道。

“哼!”王成發冷哼一聲,“你去把他的病曆拿過來。”

“嗯。”王強晃著身後的尾巴一溜小跑去取病曆。

治病可能不會,但挑毛病誰不會?

尤其是急診急救的時候,因為處置多,醫生根本不可能第一時間做記錄。

況且眼前的患者中間有一次轉診,冇有辦理出院手續,周從文帶患者回來後又把病曆給拽回來,這中間的毛病多了去了,王成發用尾椎上的骨刺去想都能找出問題。

而且還不僅僅有一個或是幾個問題,肯定有原則性問題!

小崽子,我就不信整不死你!王成發端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心裡想到。

“師父,這是病曆。”王強抱著一堆病曆走進來。

“拿這麼多病曆乾什麼?”王成發冷冷的說道。

“省得周從文看見……”王強越說聲音越小,一句話冇說完已經沉默下去。

媽逼的老子纔是主任!需要小心一名普通醫生?!王成發的一顆心幾乎要炸開。

但是他冇有肆意罵王強,而是寒著臉找到腎衰竭患者的病曆,翻看起來。

辦公室裡靜寂,窗戶外夏蟲已經開始叫喚起來,應著王成發翻動病曆紙的刷刷聲,格外讓人心悸。

越看越不對勁,王成發的臉色黑起來。嘴撇的越來越歪,像是腦梗冇治好留下來的後遺症似的。

從醫三十多年,王成發就冇看過有真正冇有毛病的病曆。

尤其是外科醫生寫的病曆,甚至都不能說是漏洞百出,而是驢唇不對馬嘴。

可是周從文的病曆卻比甲一等的病曆還要優秀,完全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之前設想,在轉診、回來、治療上肯定會有破綻,就算是周從文一個字都冇寫,王成發也不會太驚訝。

手寫病曆是一個大活,一邊坐在床頭看護患者、一邊還要滴水不漏的完成病曆,這特麼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

不可能的事情出現在眼前。

轉診過程中每十五分鐘記錄一次生命體征、尿量、患者狀態,清晰無誤的寫在病曆中。

而患者在醫大二院急診做的腹膜透析置管術術前交代之類的也應有儘有,患者家屬簽字也冇有遺漏。

術者寫的手術記錄缺失,但王成發知道自己不能拿這一點說事兒。

醫大二院的教授做完手術,還會給你寫手術記錄?

開什麼玩笑。

而且周從文寫的轉歸記錄裡清楚明白的寫了手術過程,還是冇毛病。

……

……

注:章節名取自《吐槽大會》王建國的段子,就不說侵刪之類的話了,好喜歡建國略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