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來後除了剛剛的一次急診腎功能檢查冇有來得及做記錄之外,也全部都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

真特麼的!

王成發心裡暗罵,周從文哪裡來的時間手寫了五六頁病曆。而且不光是寫,寫的還很詳細,這病曆寫的比內科醫生還要內科醫生。

這種心細如髮的勁兒,讓王成發不寒而栗。

“師父,這是周從文寫的?”王強也看傻了眼,難以置信的問道。

廢話。

王成發心裡無奈,自己怎麼找了這麼一個蠢貨徒弟。

他冇有回答王強的話,腦海裡有一個遺漏的問題,那就是周從文的破綻。

可到底是什麼,王成發卻始終抓不住一閃即逝的念頭。

“咚咚咚~”

王強學著王成發冷著臉去開門。

這時候敲門的人,除了周從文那貨之外,還能有誰。

“王主任,你好。”周從文不卑不亢的走進來,手裡拿著一頁紙。

“有事?”王成發斜睨周從文,話語從牙縫中擠出來,透著一股子毫不遮掩的恨意。

“腹膜透析需要透析液,這是醫大二院教授的醫囑。咱們醫院冇有,需要在省城買。我回來之後單獨寫了一個溝通,還需要主任你簽字。”

說著,周從文把那張紙遞過來。

上麵有患者家屬的簽字,甚至正式到留了一個鮮紅的食指指印。

“王主任,因為我院冇有透析液,患者家屬表示需要院外購買,患者家屬表示強烈要求,出現一切後果自行負責。這裡是簽字,這裡是手印,你看一眼,要是冇有異議麻煩你也簽個字。”

周從文淡淡說道。

王成發終於想起來自己剛剛腦海裡的念頭是什麼了。

自己隱約發現的破綻,原來早就被周從文堵上。

看著紅呼呼的手印,王成發氣苦。堵漏洞就堵,還帶用鋼筋混凝土堵的麼?

這特麼是防備著自己搞他呢!

周從文這個小崽子!

刷刷刷,王成發在上麵簽了字,沉著臉把紙壓在桌子上,挪給周從文。

他如此用力,以至於病曆紙和桌子摩擦,發出一陣讓人牙酸耳澀的聲音。

周從文眯著眼睛笑了笑,“王主任,病曆你審查完之後要是方便可以讓王強告訴我一聲,最近一次的腎功化驗單和患者尿量冇有錄入呢。”

王成發氣苦至極,寒聲“嗯”了一下。

見周從文拿著簽字單轉身要走,王強下意識問道,“不夾在病曆裡?”

“這個啊。”周從文站住,轉身衝著王強抖了抖簽字單,“我要鎖起來,省得丟了,以後很多事情說不清楚。”

“……”

“院外帶藥,怎麼謹慎都不為過。”

周從文說完,揹著手,一瘸一拐的離開。那張紙就在背後,王強真想一把搶過來把紙給吞掉。

王成發覺得心口發悶,他很清楚周從文的意思,這個小兔崽子不是防備患者、患者家屬,而是在防備著自己。

關鍵是他竟然毫無顧忌的直接當著自己的麵說出來!

生怕自己不知道。

這就是指著自己鼻子說——老子知道你要搞我,來呀!你特麼來搞我啊!

有這麼當小大夫的麼!!

真特麼的!!!

沉默了片刻,王強訕訕的說道,“師父,周從文簡直太過分了!”

王成發真想一腳把這頭蠢驢給踢飛。

他強行忍住自己的衝動,把病曆合上,“送回去吧。”

……

……

周從文坐在患者床頭,他並不太關心患者的情況。

開始透析後,患者的指標漸漸好轉,十天左右能出院,對此周從文心裡有數。

他在琢磨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2002年。

體彩獨中,七折八折下來怎麼也有六千多萬。雖然這筆錢遠遠不夠自己以後做科研的費用,但畢竟隻是一個開始麼。

對於花錢,周從文擅長卻又不擅長。

他擅長花錢,幾十億的資金扔到新技術研究裡,眼皮都不帶跳一下的。

他不擅長花錢,什麼外灘十八號、黑桃A,什麼香車美女,周從文都不感興趣。

能享受的早都享受過,吃過見過,什麼都不如搞科研有意思。

這一世他隻想把之前冇有完成的科研做完,要是能再推動腫瘤治療向前邁一大步就完美了。

當然,還有自己和王成發的私人恩怨。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既然回來了,耽誤一段時間整死王成發是必須的。

一想到王成發,周從文的右側髖關節就傳來一陣疼痛。他知道自己現在髖關節冇什麼問題,這都是多年來的習慣。

3度股骨頭無菌性壞死後每走一步都很艱難,而參加大搶救的時候根本跑步起來。

而當時邁著一瘸一拐的腳步急匆匆去搶救的周從文還被王成發往死了嘲笑,甚至拿到交班的早會上說。

被PUA到這種程度,不做點什麼估計粒子植入手術都冇那麼香甜。

對了!還有傳奇!

自己的小法師才31級,卻還冇有雞蛋殼,弱雞的很。不過估計冇時間玩,自從在胸外定科之後,周從文就很少有時間碰遊戲了。

周從文規劃著相互不搭調的日子,嘴角的笑容真切而舒心。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大亮,走廊裡患者、患者家屬洗漱的聲音傳進來。

周從文打了一個哈氣,回到年輕的時候,熬一夜似乎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隻是略有疲倦而已,根本不用咬牙抗。

起身、去辦公室寫病曆,很快到了交班的時間。

醫生護士們看周從文的目光都有些古怪,從來冇人敢於在科室裡挑戰王主任的權威,今兒周從文不知道要被罵成什麼樣。

出乎他們的意料,交班很平靜,冇有狗血噴頭的訓斥,也冇有劍拔弩張的對峙,王成發和周從文似乎都忘記了昨天的不愉快。

查房,王強走在最前麵給王成發開門。

周從文站在後麵笑吟吟的看著人到門開,看著王強把每個細節都做的很到位,想起自己的關門弟子。

他也是這麼做的,隻不過比王強的水平更高,更加不留痕跡、更加自然從心。

不過自己上一世算是人畜無害,王強為什麼要踩自己呢?王成發為什麼一直針對自己呢?周從文不知道,或許這就是命吧。

一天的時間平靜過去,冇有風浪波折。

腎衰竭的患者情況已經平穩,周從文也把監護醫囑修改,不再去坐在床頭看護。

訂飯的時候,周從文拿著電話撥打熟悉的號碼。

3塊錢一份的尖椒土豆絲盒飯,5塊錢的燒茄子,8塊錢和小夜護士就能吃飽。

02年的物價還真是便宜。

這時候冇有美團,也冇有餓了麼,都是商家自己送,冇有配送費。

但雖然便宜,可囊中羞澀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