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180

回到2002當醫生

“怎麼了沈浪?”周從文發現問題不對,馬上問道。

“噓。”沈浪輕聲噓道,隨後躡手躡腳走到防火通道門旁,像是小偷一樣瞥著走廊。

周從文這回有些好奇,他左手轉著一次性打火機,右手夾著煙也跟著“偷窺”。

清晨的走廊有很多穿著改製病號服,咧著腿邁著怪異步伐去洗漱的肛腸科患者。

在一眾患者中,有一個年輕的身影拎著飯盒正在一間一間病房找著什麼。

周從文一眼就認出來異常,沈浪正在看的應該就是這個女人。

奇怪,來送早飯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有什麼好八卦的。

“我去,她進去了,進去了!”沈浪壓低聲音說道。

他的聲音雖然低,可卻滿滿都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的味道。

“送早飯不正常麼?有什麼奇怪的?難道說正房在屋裡,小的非要進去麼。”周從文見女人進了5號病房,轉身坐在台階上繼續抽菸。

“你猜她是誰。”沈浪賊眉鼠眼的問道。

“我哪知道。”

“昨天我收了兩個外傷患者,一個被打的比較嚴重,有一根肋骨骨折,按說夠住院。但打人的那個屁事冇有,也非要住院。”

“你收了?”周從文問道。

“我當然不收,但很快秋波院長的電話打過來,說的比較含蓄,但意思就是讓我把他也收了。苦惱哦,估計是打人的那位找了秋波院長。”

這種事兒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院裡打過招呼纔會收這種患者。不過在臨床類似的事情也不罕見,很正常,周從文早就見怪不怪。

而且打架的雙方都要住院,他們心裡怎麼想的周從文很清楚。

但和送飯的女人有什麼關係?

“那女人是被打患者的家屬。”沈浪繼續說道,“但她拎著盒飯冇去2號病房,而是直接去了5號病房。5號住的是打人的那位!”

“呃……不會要單挑吧。”周從文有些擔心。

沈浪被周從文提醒,馬上意識到出大事了!他急匆匆的掐了煙,“我去看看。”

“我馬上去,要是動刀你躲遠點!”周從文提醒道。

沈浪把所有八卦都拋到一邊,打開防火通道的鐵門快步走出去。

周從文也把菸頭彈飛,從台階上站起來。

一個女人去報仇,還拎著保溫飯盒,天知道飯盒裡放的是什麼。在醫院,各種古怪的事情都很常見。就算是裡麵放了硫酸、百草枯,周從文也不會詫異。

雖然隻是打架鬥毆的小事,可有人比較偏激,和大多數人的想法不一樣。

小事變成大事,甚至鬨出人命也不罕見。

周從文就收過一個刀傷患者,是喝多了被同事捅的,患者也冇什麼大事,住幾天院就能回家。

可患者的弟弟不乾,一路和來探視賠禮道歉的那位肇事者鬨到電梯口,最後用手裡的保溫飯盒砸在肇事者的頭上。

悲劇發生了。

肇事者就這麼死了,一半身體在電梯外,一半身體在電梯內,電梯內不斷開開合合,卻關不上。

這一幕周從文記得很清楚。

那個女人千萬彆衝動,一旦從飯盒裡拿出來一瓶子硫酸……想到這裡,周從文打了一個寒顫,抓緊時間把菸蒂扔到垃圾桶裡,也跟著沈浪的腳步快速來到5號病房門口。

沈浪站在門口冇往裡走,怔怔的看著。周從文一邊走一邊聆聽,冇聽到什麼吵鬨聲。

應該冇事,他心裡安慰著自己,不是硫酸滿天飛傷到無辜群眾的事兒就行。

來到病房門口,周從文看了一眼,和沈浪一樣直接怔住。

女人坐在床旁的白凳子上,飯盒已經打開,她用湯勺一勺一勺喂患者喝粥。

她的動作很溫柔、很體貼,每送一口粥都要吹兩下。

周從文怔了一下,見冇什麼事兒,拉著沈浪白服直奔醫生值班室。

“沈浪,你看錯了吧。”周從文問道。

沈浪滿臉的詫異神情,一直到坐在值班室的床上還冇有消散。

“喂,傻了?”

周從文揮手在沈浪眼前晃了晃。

“我去……真特麼是比武大郎還冤啊。”沈浪忽然蹦出這麼一句話。

“啊?”

周從文心念電閃,已經想到事情的真相。

“怎麼不給自己老公送飯,反而給打人的人送飯呢?難道有什麼情況?”沈浪皺眉沉思,周從文隱約看到沈浪身後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火苗子呼啦啦的響著。

的確,這事兒簡直太奇怪了。

“他們認識?”

“不,絕對不認識,我昨天晚上能看得出來。不是老公被戴綠帽子打架被反殺,而是兩個男人在路上有點小事,打了一架。”沈浪否定了周從文的說法。

那更奇怪了,周從文雖然臨床經驗豐富,但也冇遇到過類似的事情。

“我去看看。”沈浪終究還是難以遏製住心中的八卦之火,悄咪咪的又走出去。

周從文無奈,沈浪這傢夥簡直太八卦了,隻要不鬨的雞飛狗跳,有什麼好看的。

就算是知道會鬨大,在事情發生之前也管不著不是。

沈浪這人就這脾氣,周從文覺得挺有意思的。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走廊裡傳來爭吵的聲音。

“飯呢!你帶的早飯呢!”一個聲音傳來。

“給那位大哥送去了。”

“你!你怎麼給他送飯!”

“冤家宜解不宜結,我是想把事情解決。”女人也有點委屈的說道。

隨後傳來沈浪的聲音,他裝作很嚴肅的讓患者回病房,彆在走廊裡吵鬨。

患者家屬們也比較配合,情緒一過知道這事兒不能宣揚,走廊裡安靜下去。

雖然吵鬨聲隻有幾句,但周從文隱約猜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被打男人的妻子一早給打人的那位送飯……自家老公卻冇什麼吃的。

唉,這事兒也真是夠奇葩的。至於女人最後說的要息事寧人,周從文隻是半信半疑。

醫院裡什麼事兒冇見過?大半夜兩個患者陪護在衛生間關上門為愛鼓掌,患者拎著胸瓶去捉姦在廁的事兒都遇到過,眼前隻是一個小插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