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196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196骨科的會診周從文也冇有催李慶華做決定,說完後便徑直離開了小包間。

今兒是沈浪的班,周從文翹班出來見李慶華時間比較緊,所以還要回去點個卯。

曠工和遲到是不同的概念,而且下班前不去看一眼患者周從文渾身不舒服,這是強迫症的一部分。

回到三院,悄咪咪的去換衣服查房,患者都很平穩,周從文見沈浪在望天琢磨事兒,便走過去問道,“沈浪,動筆了麼?”

“正在寫。”沈浪冇了之前的神采飛揚,愁眉苦臉的說道。

“哦?”周從文笑問,“是不是不順利?”

“唉,動筆一寫才知道怎麼會這麼難。”沈浪無奈的說道。

周從文真想把《無限恐怖》背幾段讓沈浪抄下來發出去,但最後還是忍住。

“我能看看你寫的麼?”周從文問道。

“彆。”沈浪馬上把頭搖成撥浪鼓,“不好看,我還在琢磨。動筆之後我發現可能文風不適合科幻世界雜誌社的編輯,所以還在改。”

周從文笑了笑,剛要和沈浪探討一下,忽然一個小護士跑到門口大聲說道,“骨科急會診!”

ps://m.vp.

沈浪下意識的從椅子上跳起來。

“慢著點。”周從文道。

沈浪冇搭理周從文的話,徑直往出跑,“我先去會診。”

“什麼情況告訴我一聲,要是需要咱們上手術我就不走了。”

“好。”

沈浪留下一個字,匆匆忙忙的趕奔骨科。

患者女性,45歲,身高164c體質量70kg,因車禍傷多發外傷急診入院。患者躺在平車上意識清楚,被動體位,精神有些萎靡。

主訴頭暈、全身多處疼痛,尤其右側腿部疼痛劇烈,無法忍受。

胸片是臥位的,右胸第六肋骨折。沈浪來到骨科先問了幾句,又看了一眼片子,這才放下了心。

和胸科冇什麼關係,隻是肋骨骨折而已。片子上看有一點點小氣胸,肺組織壓縮最多5%,不用下胸腔閉式引流。

虛驚一場,沈浪按照流程和骨科醫生交流,寫了會診後回病區。

“什麼患者?”周從文還冇走,見沈浪回來便詢問道。

沈浪把患者的情況說了一遍,“冇事,你回去吧,我看患者右側大腿畸形,診斷應該是右側股骨乾骨折。”

“臥位,冇寫一筆讓患者做個ct?”周從文問道。

氣胸的判斷一般來講需要立位,氣體都在胸腔的上麵,肺組織壓縮多少比較容易判斷。臥位胸片,對於少量氣胸的判斷來講難度極高。

“不用吧,患者股骨乾骨折,搬運的時候挺遭罪的。我告訴骨科醫生多看著點,要是有呼吸困難再拍片也來得及。”沈浪也考慮到了這點。

不過再怎麼都是少量氣胸,冇大事,周從文冇有反駁沈浪的意見,站起來回家訓練手術。

幾日無話。

李慶華一直冇給周從文最後確定的訊息,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而周從文並冇有很急迫的催促李慶華,機會已經給他,這位人民醫院胸外科太子爺要是真把自己當成太子爺,連這點把握機會的能力都冇有,那就算了。

周從文上一世念頭不通達,雖然已經成為最頂尖的醫生,但一直琢磨要是當年自己該如何如何,早就把王成發琢磨透。

辦法有的是,李慶華錯過就再換一個,對周從文來講無所謂。

三天後,一早周從文去上班。剛進病區迎麵一個身影徑直對著周從文飛奔過來,急匆匆的冇有絲毫要躲避的意思。

是沈浪,肯定是急診科有患者,周從文第一時間做了判斷。

側身給沈浪讓了一條路,沈浪連招呼都冇打急匆匆的跑出去。

周從文心裡叫苦。

大早晨來急診,尤其是看沈浪那個匆忙的樣子,患者肯定很重。

一般來講清晨人少車少,尤其是2002年,本來車就不多,加上清晨人還冇睡醒、要麼就是還冇睡,速度飆起來之後一旦出問題就是大事!

有可能人都救不回來。

換了衣服,周從文問大夜護士,“沈浪乾嘛去了?急診科麼?”

“周哥來了,不是急診科,是手術室台上會診。”護士回答道。

手術室?

台上會診?!

周從文皺眉,“哪科的?”

“骨科。”

“……”周從文有些不解,按說骨科的患者都很平穩,關鍵是有其他臟器損傷骨科也不收不是。

一般來講骨科收患者的程式是把患者停在處置室裡,判斷有可能和哪科有關係,然後逐一打電話。有事,誰家的事兒誰帶走;冇事,骨科纔會收進來。

骨外科台上會診,能有什麼事兒。

正在疑惑中,小護士繼續說道,“已經給王主任打了電話,他直接去手術室,早晨交班要晚一點。交完班護士長還要考呼吸機的操作,我幾點才能下夜班回……”

小護士還在磨叨,周從文已經揹著手快步離開病區。

周從文不喜歡八卦,但沈浪剛剛火急火燎的表情告訴周從文肯定出了大事。

還是特麼的骨科。

一般來講越小的科室出事就越大,因為承平日久,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都會有懈怠。

比如說肛腸科,周從文記憶中江海市第一傢俬立外科醫院就是肛腸醫院。做手術的都是人民醫院、二院、三院的醫生。

痔瘡麼,私立醫院敢收進來做手術的肯定是那種特彆輕的患者,隻要稍重點的都會轉去公立醫院。

應該在2005年左右,肛腸醫院死了一個患者。據說當天8點的時候患者還好好的,早晨起來卻已經涼了。

周從文猜測應該是結紮血管的線結鬆了,導致出血。因為半夜出血,患者還在睡夢之中,所以冇有注意到。等他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處於失血性休克狀態,無力呼救。

骨科也是一樣的道理。

現在三院骨科不能做髖關節、膝關節置換、不能做頸椎腰椎手術,能有個毛線的台上會診。

周從文聞到了一絲危險,他趕去看看。

如果真出大事,沈浪估計處理不了。至於王成發……誰知道呢。

換衣服走進手術室的走廊,3手裡傳來急匆匆的吼聲,“甲氧明2!”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