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大嬸瞪了柳小彆一眼,嫌棄她不夠文雅,順便把柳小彆麵前的串抓了一半分給周從文。

“嬸,彆客氣,你也吃。”

“有的是,自己吃自己的。”柳小彆一邊含含糊糊的說著,一邊很豪邁的吃著。

一頓飯吃的風捲殘雲,每一根竹簽子上殘留的肉都被柳小彆吃的乾乾淨淨。

“飽了。”柳小彆擦完手,拍了拍毫無凸起的肚子,一臉滿足的說道。

周從文吃的不多,他慢條斯理的吃了十幾個串。對比兩人麵前的竹簽子,很難相信周從文會吃那麼少。

“一點都不爺們。”柳小彆鄙夷的說道,“吃飯要狼吞虎嚥。”

“早就餓習慣了。”

“那是你現在年輕,身體好,不會低血糖。”柳小彆道,“對了,你下次解剖老鼠的時候叫著我,彆忘了,要是有大體老師最好。手機給我!”

不等周從文拒絕,柳小彆拿過他的手機,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

“打這個號,最好能提前點,我最近很……”

正說著,忽然周從文的手機響起來。柳小彆把手機遞還過去,周從文看了一眼,是科室的電話。

“周哥,急診!”護士急匆匆的說道。

“知道了,馬上就到。”周從文掛斷電話,先歎了口氣。

急診,真是自己無所不在的夢魘。

也不知道是酒駕導致的車禍還是社會閒散青年喝多了打架鬥毆,他們就不能安安靜靜的生活麼?又冇在醫院辦,何必天天來呢。

“有急診,我先走了。”

周從文招呼了一聲,轉身離去。

與此同時耳邊傳來“叮咚~”的任務響聲。

聲音似乎、好像、可能要大了一點點,但任務麵板還是很模糊,看不見任務的全內容。

不過周從文不在乎。

係統能給自己加強的都已經加強了,人力有窮時,係統看上去神奇,估計也就是個未來科技,腦機介麵 區域性電生理刺激 基因改造。

它的力量冇有窮儘是不可能的,這一點從上一世的係統任務獎勵逐步衰減就能看出來。

市場距離醫院幾分鐘的路,周從文冇時間揹著手悠閒散步,急匆匆儘快趕到科室。

“周哥,主任和王哥上台了,有一個急診,主任讓給你打電話。”護士表情有些古怪。

周從文捕捉到異常,腎上腺素分泌,眼睛眯起來,“他們做的什麼手術?”

“自發性氣胸。”

“主任認識?”

“不認識,主任提出來要做胸腔鏡,家屬最開始還不同意,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

“……”

媽的,真給老子下套!周從文心裡罵了一句。

雖然知道這是必然的,可他依舊有些憤怒。

自發性氣胸屬於急診,但隻需要急診在處置室下胸腔閉式引流就可以。如果能長上自然好,長不上也不著急做。

接下來就屬於慢診擇期手術。

如果不是王成發認識,家裡強烈要求,肯定不會大晚上的手術治療。

問題不在自發性氣胸上,而在眼前需要自己處理的另外一個急診身上。

周從文轉念之間就捋清楚中間的門道。

如果說這些彎彎繞對一名小醫生來講可能是一團迷霧,不知道裡麵的輕重也是正常。但對周從文來講,地圖全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自己處理失誤,和王成發沒關係,畢竟主任在手術檯上。等他下來之後……嘿!

自己什麼都不做,等王主任下來至少被損一頓。

綜合來看,周從文不信王成發會放任自己處置失誤,他冇那個膽子。極有可能他認為自己會束手無策,等他下台之後親自處理,然後冷嘲熱諷自己一頓。

這麼做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高。

一些年輕醫生遇到類似的問題,甚至會對自己產生懷疑,以至於影響到整個職業生涯。

“處置室什麼患者?”周從文一邊去換衣服一邊問道。

“食道異物。”小護士些迷糊的說道,在她看來,一切都很正常,根本無法意識到這是王成發給周從文下的一個套。

周從文歎了口氣,真是緣分啊。

進了處置室,果然是在燒烤店遇到的那個年輕人。

……

……

更衣室。

“師父,患者不會有事吧。”王強眼珠子亂轉,見四周無人,小聲問道。

“有事。”王成發很鎮定的說道,“你彆看隻是食管異物,想要處置好冇那麼容易。瓶蓋要麼掉到胃裡,要麼建議患者去省城試試胃鏡。”

“可是……”王強疑惑。

對於王強這種剛剛參加工作兩年的小菜鳥來講,他和值班護士一樣根本看不出來王成發的意圖。

王成發撇著臉、板著臉斜睨王強,看的王強後背發冷。

幾秒鐘後王成發冷笑,“這種東西根本取不出來,至少在咱們江海市冇人能取出來。”

“那……”

王成發用看傻逼一樣的眼神看著王強。

很快王強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我知道了師父!”

“知道什麼了?”

“您開始想把患者推到耳鼻喉科……呸呸呸,根本就應該是耳鼻喉科的病!就是他們說什麼都不收。但是來了一個自發性氣胸的患者,您就和家屬溝通,要我提單子上手術,是想讓周從文那貨接手這個患者。”

“然後呢?”

王強想到這一點後,所有思路都順了。他興奮的說道,“您說了,咱醫院、甚至咱江海市所有醫院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再後呢?”

“周從文要是自己動手,把患者弄壞了,這是醫療事故!不光是您不會放過他,患者家屬也不會放過他!”王強說著說著,眼睛裡放著亮光。

“不。”王成發微微搖頭,“王強,我們是醫生,最起碼的醫德還是要有。醫生的本職工作是治病救人,不能因為周從文不尊師重道就拿患者開玩笑。你這個念頭不對,以後不想都不能想。”

“……”王強一記馬屁拍在馬腿上,訕訕的低頭。

王成發斜睨王強,沉默幾秒鐘後繼續說道,“之所以讓周從文來,是因為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嗯?”

“他冇那個本事,就算是他想開胸做手術,冇我提單子手術室能接?再說,咱們就在手術室,你說說他怎麼處置。”王成發冷峻說道。

“他不會在下麵瞎捅咕吧。”

“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要捅咕得上台,有我在這兒守著能有什麼事兒。”王成發深深吸了一口氣,“等幾個小時,要是瓶蓋自己進去,那就好辦了。胃液消化一段時間,就能排出來,這種患者我見過。要是實在不行,隻能建議患者去省城。至於周從文,他隻能乾瞪眼看著。”

王強仔細想想,要說什麼,但還是憋了回去。

“遇到急診,什麼都不做,嘿。”王成發冷笑一聲。

……

“消化內科麼?我是胸科周從文。”周從文在打電話。

周從文會什麼都不做?開玩笑。他認為自己取不出來瓶蓋,去帝都都冇用。雖然三院條件有限,他依舊在努力忙碌著。

……

……

s想養書的書友大人,求自動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