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198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198罵的跟孫子一樣“喂!”隋主任有些憤怒,不過他不屑於和其他科室的一名小醫生計較,而是很強勢的看著王成發,“你是主任還是他是主任?讓一名低年資的小醫生主持搶救?”

王成發怔了一下,他其實早都慫了。

他一早還冇睡醒,剛剛來到醫院就遇到這麼一個狗屁倒灶的事兒,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

而且最近的很多事情表明周從文似乎已經不知不覺的成熟起來,無論是急診急救還是手術。

雖然王成發不知道原因,可是在這種危險時刻他還是想安安靜靜的,讓周從文主持搶救。等成功之後自己一錘定音,假裝搶救是自己完成的。

如果失敗,跟隨了王成發的心意。

可是隋主任眼睛裡不容沙子,根本不在意王成發是怎麼想的,直接質問。

王成發一下子坐蠟。

“診斷哪裡不對你可以直接指明。”周從文眼睛盯著監護儀上的數字,把隋主任的話直接懟回去,“地塞米鬆10靜脈注射。”

麻醉師怔了一下,看看隋主任,又看看王成發,最後目光落在隋主任的身上。

“你憑什麼指揮搶救,滾下去!”隋主任張嘴就罵。

“隋主任,急診急救,你要是冇把握就閉嘴。”周從文的目光一刻不離監護儀,“你所說的一切,我都會記錄在病曆裡。”

“……”隋主任從來冇遇到過這麼剛的小醫生,一下子怔住。

“作為一名主任連神經源性休克都診斷不出來,還不以為恥,站在那嗶嗶嗶的,你也好意思。研究生畢業,你們白醫大的教授就是這麼教你的麼!”

周從文見劉偉的助手把腎上腺素順著三通推進去,冷冷的把隋主任懟到牆角。

“你……”

“我什麼我,你會搶救的話早就搶救了,不至於說出來氣胸這麼荒謬的診斷。叩診不會?你老師怎麼教你的!”

周從文盯著監護儀,瞬間切換到頂級醫生、兩院院士的狀態,冷靜、冷漠、冷酷的說道。

隋主任啞然,他不知道誰給這個小醫生的膽子,竟然敢這麼懟自己。

“甲氧明2靜脈注射,麵罩吸氧,給純氧。”

“補液,膠體,速度可以快點。”

“多巴胺再給快點。”

周從文也苦惱,2002年連微量泵都冇有,搶救根本冇有辦法細緻入微。

冇有數字,隻能用快點、慢點來說明,讓他很是無奈。就像是做菜一樣,少許是多少?隻能憑著經驗來定,對工科生來講特彆不友善。

雖然他可以告訴麻醉師一分鐘多少滴,但……憑藉人的眼睛再怎麼精準都不可能像微量泵那麼準確無誤。

苦惱,周從文壓根冇理會隋主任的憤怒。

一陣腳步聲傳來,沈浪拎著胸瓶喘著粗氣跑進來。

下不下胸瓶,這是一個問題,瞬間擺在王成發的麵前。

隋主任看了一眼胸瓶,又看了一眼王成發,冷哼一聲。

“準備鹽水,我下胸瓶。”王成發沉聲說道。

“叩診清音的患者你要下胸瓶?”周從文瞥了一眼王成發,冷冷說道。

一瞬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出現了幻覺。

彷彿站在手術檯旁的人是王成發,那一瞥充滿了不屑與強勢,是王成發的標誌性動作。

而當這個目光落在王成發身上的一瞬間,連他自己都愣住。

“你以為下了胸瓶,病曆裡隨便寫一筆有中等量氣體引出就可以了麼?”周從文依舊盯著心電監護儀,冷漠說道。

“……”

王成發、隋主任無語。

他們就是這麼想的。

胸腔閉式引流損傷小,不管有冇有氣胸先把管子捅進去。萬一有呢?

有問題,氣體可以引出來,避免患者因為張力性氣胸導致死亡。

要是冇有問題,反正也就是個15c切口,幾乎冇什麼事兒。

但這種“潛規則”隻可意會,不能言明。

如今被周從文肆無忌憚的說出來……

“沈浪,去推床頭x光機。”周從文道,“有冇有氣胸,拍個片就知道。”

“患者要是因為張力性氣胸死亡,你要負責任!”隋主任的憤怒終於壓抑不住爆發出來。

周從文微微側頭,用古怪的目光瞥了一眼隋主任。

“作為一名醫生,你能不能專業一點。”

“就你這水平,讓你研究生導師來看看你是怎麼搶救的,他得從樓上跳下去。”

“雖然骨科比較糙,可是最基礎的叩診總應該能聽懂吧。要是耳屎太多影響聽力就去挖一挖,要是聽不懂,就回學校好好學學。”

一句句話像是鋒利的刀子般戳在隋主任的心上。

“負責任,你要是真的負責任就不會診斷右側張力性氣胸了。”周從文見患者的生命體征漸漸平穩,雙手背在身後,腰不知不覺的直起來,冷漠的說道,“王主任,隋主任不專業,你是胸科的負責人,怎麼也不專業。”

“……”

沈浪感受到手術室裡劍拔弩張的氣氛,打了一個寒顫,馬上低頭轉身就走。

他立馬去推床旁x光機,雖然機器很沉、很重,但總好過在這兒被折磨。

兩名主任被罵的狗血噴頭,但周從文還冇說完,他輕蔑的瞥了一眼,“這一切我都會記錄在病曆裡,彆問我有冇有資格,台上會診,危重病曆討論,不懂就去醫務科問問。”

王成發差點冇哭出來。

台上會診都是主任說話,尤其是遇到莫名其妙就休克的患者,小醫生躲都來不及怎麼可能站出來和主任討論病情。

但今兒周從文就站了出來,而且直接接手搶救並且把包括自己在內的兩名主任罵的跟孫子一樣。

一刹那之間,王成發甚至感覺周從文纔是主任。

“你憑什麼……”隋主任怒斥的話語剛剛說了四個字,就被周從文打斷。

“憑什麼?那我就告訴你憑什麼。”周從文淡淡說道,“血管運動中樞傳出交感縮血管神經纖維維持全身的血管張力,在受到嚴重創傷、劇烈疼痛、神經受損等刺激時,血管運動中樞受抑製或引起傳出的縮血管纖維被阻斷,小血管張力缺失……”

這不是指著鼻子罵人,而是最專業的解釋。

王成發一下子怔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