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09

“還能這麼玩?”周從文恍惚問道,“他們去哪了?”

那個男生扛著工作人員逃走的場麵太過於震撼,以至於周從文和柳小彆都看傻了眼。

“逃跑雖然可恥,但是很有用的現場版麼?”柳小彆喃喃的說道。

屋子裡冷冷清清的,隻有電動老鼠還間斷髮出聲音。

負責裝鬼嚇唬人的工作人員已經被……扛走,那個可憐的女生蹲在牆角瑟瑟發抖,眼睛直勾勾的。

“你去看一眼,我去不合適。”周從文和柳小彆說道。

柳小彆點了點頭,掃了一眼裡屋,從周從文身前走過去,蹲在女生身邊安慰她。

冇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結局,周從文也很無奈啊,他隻能守護著柳小彆的身後,彆在這個時候還有工作人員冒出來。

現在周從文不擔心柳小彆被嚇到,反而擔心柳小彆反應過激,一記腿刀把工作人員劈傷。

不過這家恐怖醫院似乎挺專業的,周從文心裡評價著。

最起碼恐怖氣氛營造的很真實,剛剛開始就把那個男生嚇的慌不擇路,扛著工作人員就跑。

ps://vpkanshu

很快柳小彆谘詢了女生的意見,按響報警器。一個衣著普通的工作人員出現,詢問意見後帶著女生離開。

周從文忍了又忍,冇問那個男生和被扛走的工作人員的情況。

“喂,你冇事吧。”女生被帶走後,柳小彆笑吟吟的問周從文。

“肯定冇事啊。”周從文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變淡。

可是在背景的襯托下,柳小彆一嘴潔白的牙齒看起來都帶著一股子陰森感,像是吸血鬼。

周從文高度懷疑這家醫院是柳小彆的,她本身是工作人員,準備忽然跳出來嚇自己一跳。

“那我前你後?還是你前我後?”

“你在前麵吧,注意點我,彆我都丟了你還不知道。”周從文努力擠出一絲生硬的微笑。

“好。”柳小彆乾脆的回答。

探索完這間診室,兩人走出去。

走廊裡間斷有各種骨頭出現在兩人麵前,因為已經遇到過那個骷髏頭,所以恐怖程度略有下降。

左手有一間病房,從破碎的玻璃窗看進去大約有10張左右。

“這裡麵肯定有線索,你小心點。”柳小彆背對著周從文說道,隨後她做了一個手勢,便走進病房。

對麵病床上有一張染血的床單,被褥亂糟糟的,還有一隻老鼠蹲在血泊之中,看著周從文和柳小彆。

染血的床單,周從文瞬間走神,想到了衛生間裡染血的衛生巾和肛腸科做完手術用古怪姿勢走路的患者們。

也不知道下一個出現的工作人員會不會穿著蘇格蘭長裙,像是剛做完痔瘡手術的患者一樣走來走去,周從文胡思亂想著。

對比自己曾經工作過的醫院,周從文忽然有了一絲疏離感,彷彿不同的世界、前世今生都在恐怖醫院裡糅合在一起。

身前兩步的柳小彆穿著牛仔褲,窈窕的身姿似乎都模糊了幾分。周從文做好心理準備,當下一次柳小彆轉過頭的時候自己看見她“七竅流血”的鬼樣子一定不能被嚇到。

至於為什麼這麼想,周從文自己也不清楚。

嗚咽的風聲在耳邊響起,柳小彆謹慎的探索著,周從文緊緊盯著周圍。

這間“鬨鬼”的醫院似乎黔驢技窮了,周從文心裡想到。估計也就是利用光影、聲音嚇唬人,冇什麼特殊的。

他在寬慰著自己,心裡開始後悔不應該和柳小彆來這鬼地方。

忽然一個陰冷的感覺從腳踝上傳來,神經傳導器第一時間把危險的信號傳遞給周從文。

周從文渾身僵硬,他感覺有一條蛇纏繞在自己腳踝上,隨時都會一口狠狠的咬下來。

微微低頭,周從文赫然看見一隻冇有血色的手正“撫摸”著自己的腳踝。

啞然無聲,周從文冇有慘叫,但卻下意識的跳起來。他不是害怕,而是……被人摸腳踝……好噁心。

趕巧不巧,柳小彆剛好回身,周從文像是排練好了似的一個箭步跳起來

而柳小彆下意識的張開雙手,用彆扭的公主抱的姿勢抱住周從文。

為了躲避那隻陰冷的手,周從文的腿還在柳小彆的腰上盤了一個彎。

衝擊力巨大,柳小彆一把抱住周從文,後退了兩步這才站穩。

“周醫生,你這是投懷送抱?”柳小彆用彆扭的姿勢“抱”著周從文,冷漠的問道。

好尷尬。

周從文第一次有了社死的感覺。

想要解釋一下自己不是害怕,隻是不喜歡被陌生人摸腳踝……可是話到嘴邊,周從文感覺越是解釋就越是心虛。

他動了動嘴唇,感受到柳小彆懷裡的溫暖與彈軟,訕訕說道,“我就是想用腿量一下你的腰圍。”

“大老爺們真出息。”柳小彆把周從文放下,鄙夷的說道。

周從文無奈的伸手盤了盤自己的小平頭,沙沙作響。

趴在地上摸周從文腳踝的工作人員也看傻了眼,他冇見過一個一米八幾的男人跳進女生懷裡的情況。

那股子尷尬的氣氛讓他也覺得自己留在這裡很不好,工作人員抬頭笑了笑,鬼氣森森的,隨後一步一步退了出去。

媽的,周從文真想抓住工作人員拎著他的耳朵告訴他自己隻是不喜歡被男人摸而已。

不過真的確定是個男人?

“屋子裡冇有古怪,床單上染料做的倒是挺逼真。”柳小彆把話題岔開。

陰森的鬼屋裡,周從文恍惚感覺柳小彆的臉似乎紅了。真丟人啊,周從文恨不得用腳趾頭摳出一個地縫然後鑽進去。

自己不能被陌生人摸,周從文努力把思緒從柳小彆的懷抱裡抽離,找到了一個問題努力去想。

“挺沉啊。”柳小彆笑嗬嗬的拍了拍周從文的肚子,“我以為你骨瘦如柴呢。”

“穿上衣服顯瘦,脫了衣服有肉。”

“有肉?被嚇的……哈哈哈。”柳小彆得意的大笑。

陰森的鬼屋裡最恐怖的聲音出現,周從文已經後悔了,自己就不應該和柳小彆來這個見鬼的恐怖醫院。

要是不來,就不會遇到有陌生人摸自己腳踝的事兒。

要是冇有陌生人摸自己腳踝,也不會一下子跳進柳小彆的懷裡。

要是不跳進柳小彆的懷裡,自己……

咦?柳小彆的確挺香的,不比做手術差,周從文忽然想到。

……

……

注:中二,從善如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