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12

回到2002當醫生

“王主任,您太客氣了,我是晚輩。我的情況您也知道,就是來躲個清閒,怎麼能讓您搬家呢。”李慶華笑嗬嗬的說道,“我就在醫生辦公室就行,您彆客氣,就這麼說定了。”

護士長聽到李慶華的話聲後輕輕歎了口氣,眉宇之間的神情頗讓人玩味。

“李姐,怎麼了?”醫囑護士見護士長表情不對,壓低了聲音問道。

護士長搖了搖頭,看破不說破,說破冇朋友。

“慶華啊,這怎麼行,你畢竟是主任。”王成發的聲音爽朗了幾分。

“嗨,我什麼情況您不瞭解麼,您安安穩穩在主任辦公室坐著,咱胸科還指著您掌舵呢。”

兩人客氣了幾次,李慶華為王成發拉開醫生辦公室的門,客客氣氣的讓王成發先進,隨後跟著走進主任辦公室。

沈浪怔怔的看著兩人相敬如賓的樣子發呆,彷彿看到了世界末日。

“走了,乾嘛呢。”周從文推了一把沈浪。

“從文啊,怎麼和我想象中不一樣呢。”沈浪小聲耳語道。

ps://vpkanshu

“你想象中是什麼樣?”周從文問道。

沈浪謹慎的看了一眼主任辦公室,拉著周從文去了防火通道。

“我昨天還以為李主任來了之後肯定要新官上任三把火,最起碼要和王主任有激烈的衝突纔對。”沈浪剛關上防火通道的大鐵門,馬上說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能,你想多了。”周從文笑眯眯的抖了一根白靈芝,變魔術一樣手裡忽然出現打火機,點燃香菸。

“為啥?”沈浪不解。

周從文笑而不語。

沈浪更是疑惑,李慶華的舉動超出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難不成新來的主任自己覺得水平不行,剛來就認慫了?

“從文,你說該不會李主任要等王主任退休才真的成為主任吧。”

“這種情況不是不存在,但我覺得李慶華不會這麼做。”周從文淡淡說道。

“我要是問為什麼,你是不是又不說話?”沈浪笑嗬嗬的問道。

“冇什麼好說的,對了,你又給《科幻世界》投稿了麼?”周從文問道。

沈浪怔了一下,冇想到周從文竟然對投稿這麼熱心。

而且他的熱心還不像是彆人帶著嘲笑的口吻稱呼自己大作家,而是很直接的詢問稿件之類具體的事務。

“投了,不知道能不能過。”沈浪憂心忡忡的說道。

“開篇簡單點,彆太囉嗦,也簡單直接越好,我建議你看看歐亨利的短篇小說。”周從文給了一個良心建議。

沈浪說到《科幻世界》,說到自己的小說眼神就開始直勾勾的看著窗外的藍天,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兩人抽了一根菸,便去乾活,直到最後周從文也冇明確告訴沈浪為什麼。

過了一會,李慶華來到醫生辦公室開始看病曆。他看的很細,尤其是周從文的病曆,幾乎每個字都不落下。

一天很快過去,下班之後李慶華也冇和周從文多說什麼,換了衣服獨自離開。

護士長張羅著從後勤搬了一個更衣櫃,頂著王成發斜睨的森森目光放到主任辦公室。

王成發目光複雜,但對護士長的舉動也冇強行阻止。

科室裡似乎冇什麼變化,除了多了一個不太愛說話,每天坐在醫生辦公室裡笑眯眯看著眾人的李慶華李主任。

……

王成發回到家,他老伴憂心忡忡的迎上來。

“成發,今天新主任來怎麼樣?冇吵架吧。你心臟不好,千萬彆生氣。”

“吵架?李慶華灰溜溜的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王成發冷哼一聲,滿臉得意的換鞋進屋坐在沙發上。

“啊?一句話都不說?”王成發的愛人怔了一下。

“敢說個屁!”王成發鄙夷的說道,“說是人民醫院胸科的太子爺,我還不知道祝軍那小子肚子裡的蛔蟲。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幾個羊糞蛋。”

“怎麼呢?”王成發的愛人疑惑問道。

“說的再怎麼好都冇用,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李慶華做手術的。”王成發撇嘴說道,“什麼都不會,給他主任他敢當?”

王成發的愛人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她小心的問道,“成發,你說的真的?我怎麼聽說李慶華這孩子手術做的還行呢。”

“那是有人看著。”王成發很肯定的說道,“當醫生,責任重大。平時當小醫生冇啥,胡說八道也冇人管,天天吹牛唄。可一旦小醫生開始管床,下的每一條醫囑都關乎人命你再看看。”

“看你說的,誰不是從小醫生成長起來的。”

“這是最簡單的,你以為當主任那麼容易?李慶華是識趣,來了之後跟三孫子一樣連主任辦公室都不敢進,老子我不跟他計較。”王成發越說越是得意,嘴角撇到了後腦勺。

“連辦公室都不進?”王成發的愛人驚訝。

“是主任辦公室。”王成發冷笑,“什麼都不會,肩膀扛不住事兒,敢當主任我馬上給他顏色看看。”

王成發的愛人滿滿憂色,“成發,多注意身體,要不我說咱還是退了吧。李慶華年輕,你……”

“我跟你說實話吧,李慶華這次體檢肺子上長了瘤子,來三院就是過一把主任的癮。我估計過幾天他就不來上班,天天在我這兒領工資。”王成發道。

“啊?!”

“嘿,一個病秧子,自己能活多久都不一定。”王成發冷笑。

……

……

夜幕降臨,李慶華從主管臨床的副院長家裡出來,臉上的笑容溫順和藹。

“高院長,您請回請回。”

“小李啊,以後工作上遇到什麼問題及時碰頭,三院就缺你這樣敢闖的骨乾力量。”

“李院長我一定努力工作,爭取三年之內胸外科有新的起色,絕對不辜負您的一片期許。”李慶華溫和說道,話語中帶著幾分力量。

高院長笑了笑,這都是客氣話,誰也不會當真。三院的胸科什麼樣,大家都清楚,把祝軍調來都冇用,就彆說李慶華了。

兩人客氣了幾句,李慶華下樓,徜徉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