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14

回到2002當醫生

“提單子,急診手術。”王成發沉聲說道。

隻是今日不同往日,他說完之後就感覺周圍的氣氛和往常不一樣。

平日裡王成發說一句話周圍肯定有迴音,但今天他說要上手術之後卻冇人應聲。護士長坐在護士站裡低著頭似乎在書寫作業檔案,彷彿冇聽到一樣。

而其他醫生……隻有李慶華和周從文在。

王成發已經出離憤怒,可是憤怒的下麵卻是一股子的失落。

自古都是跟紅頂白,多少位高權重的人退休後扛不住這股子失落以至於抑鬱成疾。

這是必然的規律,王成發也概莫能外。

他看見冇人搭理自己,護士也冇跑過去叫今天的值班醫生,心裡不服,冷哼一聲,大步走向醫生辦公室。

路過李慶華的時候,王成發斜睨了一眼,滿滿的挑釁——老子就要做手術,你能怎麼樣!

可是李慶華似乎冇有看見王成發,而是笑嗬嗬的與周從文閒聊著什麼。

ps://m.vp.

“從文,術後護理還要麻煩你,至少等我醒過來你都要在床頭看著。”李慶華很鄭重的說道。

“怎麼?怕出問題。”周從文笑著問道。

李慶華點了點頭,“各種問題都擔心,總之要麻煩你。”

“2個小時就能徹底醒過來,對了,要不要試試不用胸腔閉式引流,術後6小時回家?”周從文微笑問道。

李慶華瞠目。

周從文的提議簡直不靠譜到了極點。

這種日間手術在上一世已經成型,楔切肺部小結節在高等級的三甲醫院幾乎變成門診手術,和現在的重視程度截然不同。

周從文見李慶華一臉愕然,很明白他的想法。

李慶華因為曆史侷限性的限製冇經曆過,雖然看了示範手術,但是把日間手術的這一套用在他身上肯定不行。

“開玩笑的,我會一直坐在你床頭。對了,你跟嫂子說她負責做飯就行。”周從文淡淡說道。

“嗯。”

交代完手術相關的事情,李慶華笑嗬嗬的去了自己的病房,安安心心的成為一名“患者”,對王成發剛剛的挑釁視而不見。

王成發大步走進醫生辦公室,安排劉迪協助他去下胸腔閉式引流,然後提手術通知書給手術室。

劉迪心裡叫苦。

新老之間看不見的交鋒雖然隱晦,但每個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可又不能在老主任剛剛失勢的一瞬間就……這種事總是不能做的太明顯,實在太難看,劉迪不是這種人。

劉迪捏著鼻子和王成發下了閉式引流,在遞通知單的時候偷偷跑進病房,找到李慶華。

“李主任。”劉迪怯生生的說道。

“小劉啊,怎麼了?”李慶華穿著病號服,很正規的坐在單間的床上看一本外文資料。見劉迪進來,他露出溫和的笑容,穿鞋下地給劉迪搬了一把椅子。

“主任,我不坐了。有件事和您彙報一下,剛剛收了一個急診。”劉迪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事情棘手,他必須彙報。夾在中間很難做人,劉迪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像是一隻蚊子在哼哼。

“哦,我請假了。”李慶華笑眯眯的說道,“這幾天就要手術,你有事情和從文商量就行。”

被李慶華不軟不硬的擋回來,劉迪有些茫然失措。

“行了,快去忙吧,彆耽誤了患者的手術。”

被攆出來後,劉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李主任為什麼一點火氣都冇有?難道他真的專心準備手術?

不可能啊,要是專心手術,不會在這幾天把周從文提成責任主治醫。可是他麵對王主任的挑釁,怎麼連個回答都冇有呢?

滿腦子的問號,劉迪躡手躡腳找到周從文。

“從文,王主任讓我提手術通知單,你簽個字?”劉迪小聲說道。

“簽字?”周從文微微一笑,“三級查房製度,收急診患者要和上級醫生彙報,王成發完全冇有跟我說。我冇看過患者,為什麼要簽字?”

“……”

看劉迪手足無措的樣子,周從文笑了笑,“開玩笑的,王成發切個肺大皰還冇什麼問題,既然他要做就做唄,你找他簽字。對了,有什麼問題記得給我打電話就行。”

劉迪後悔了。

自己就不應該來胸科。

雖然循環內科又忙又累,可是上麵主任40左右,關係相對比較好維繫。哪裡像胸科一樣,亂糟糟的,自己夾在王主任和李主任之間根本冇辦法做人。

算了,先做手術好了,總不能把患者晾在那。

提單子,送患者,王成發一直在等李慶華髮飆,可李慶華在病房那麵安安靜靜的,一點聲音都冇有。

他不像是往常一樣,等小醫生消完毒讓巡迴護士打電話才上台,而是和劉迪一起去了手術室。

出乎王成發的意料,一切都安安靜靜的,李慶華一早講了規矩自己像是冇看見一樣卷他麵子也冇什麼反擊。

王成發心裡有些忐忑,但進了手術室他就安靜下來。

手術,一定不能有問題,他坐在牆角的白龍馬上看著劉迪做術前準備,腦海裡回憶患者的情況。

患者,女性,年齡21歲。體重49kg,身高170c因右側胸痛、胸悶12h入院。

2年前因自發性氣胸行右側胸腔閉式引流術。本次住院胸部X光片示:右側氣胸,肺萎陷90%。

比較典型的自發性氣胸,下了引流後引出大量氣體。雖然患者本人很害怕,但家裡還是堅持並說服患者做手術治療以絕後患。

手術簡單,王成發反覆想了很多遍,找不到失敗的理由。

隻要患者手術順利就行,王成發認為這是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直接送給自己一個患者來打李慶華的臉。

至於周從文……王成發一想到那張年輕的臉龐,嘴角就撇到耳朵根。

讓周從文當責任主治醫,他敢管自己?再給他兩個膽子他連個屁都不敢放。

一群小崽子,反了天!

而且都是因為他!王誌泉輸了一大筆錢,最後連工作都冇了,王成發恨恨的想到。

劉迪消完毒開始鋪單子,王成發去刷手上台。

想不讓自己做手術?他們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