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王成發心中忐忑,一路小跑趕到術間後看著患者堅定下降的血氧飽和度數值直接傻了眼。

“小劉,什麼情況?”王成發問道。

“王主任,我也不知道。”麻醉師劉偉苦笑,“我回憶你手術的經過,不認為是手術的問題。可是我麻醉也冇事啊,古怪。不行的話……要不帶管下去吹幾天看看?”

王成發謹慎的看了一眼劉偉。

他知道這隻是一個建議,偏向於對麻醉科有利的建議。

下了手術檯之後,患者和麻醉科冇什麼關係了,自己要……一想到操作並不熟練的呼吸機,王成發一個頭變成兩個大。

難道要把李慶華從病房裡請出來?

不行,絕對不行!

王成發沉默,一句話都冇有說,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心電監護。

拔除氣管導管後50分鐘,血氧飽和度已經由96%降至78%。

麻醉師劉偉給主任打了電話,找台上會診。

此時動脈血氣分析結果示:pH值712,PaCO276Hg,PaO257Hg,BE-61ol/L。

“王主任,怎麼辦?”劉偉手腳發麻。

“……”王成發心裡罵娘。

你不知道怎麼辦,老子就知道麼?連為什麼都不清楚,誰特麼知道該怎麼辦!你問我,我問誰?!

劉迪站在一邊忽然想起上台前周從文的話。

他小聲說道,“要不讓責醫看一眼?”

劉迪很清楚這句話在王成發那麵屬於大逆不道的建議,可是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麼?

出了醫療事故,手術單是個冇有主任和責醫的簽字,這屬於重大責任事故,不僅僅王成發跑不了,自己也絕對跑不了。

王成發繼續沉默。

不到萬不得已,王成發絕對不想找周從文來指手畫腳。

可是患者的血氧飽和度還在不斷下降,麻醉科主任來看過,給出的建議也是上呼吸機,下去再帶幾天。

王成發百般無奈,沉聲說道,“劉迪,給李主任打個電話。”

劉迪如逢大赦,快步離開手術室去打電話。

幾分鐘後,周從文熟悉的腳步聲傳來,王成發心裡窩火到了極點。

真是喝涼水都塞牙,周從文這貨竟然要站在一邊指手畫腳,指指點點!

趿拉趿拉的腳步聲很快,周從文進了手術室冷靜的看了一眼心電監護,隨後抬手,“麻醉記錄單。”

兩張紙遞到周從文的手裡。

快速掃了一眼,麻醉冇什麼特彆大的問題。

麻醉前30分鐘肌肉注射苯巴比妥鈉01g和阿托品05。

入室後常規監測BP120/70Hg,HR80次/n,SpO298%,開放左側前臂靜脈通路。

靜脈注射咪達唑侖3、異丙酚100、舒芬太尼50μg和羅庫溴銨50行麻醉誘導,插入左側F35雙腔氣管導管。

吸入氧濃度100%,氧流量2L/n,VT8-10/kg,I:E1:2,RR12~14次/n,維持PctCO235~40Hg。

靜脈輸注異丙酚200/h和瑞芬太尼1/h進行麻醉維持,每隔30n靜脈注射羅庫溴銨25。

這都是常規,周從文把麻醉記錄單放到一邊,拿起聽診器開始聽診。

可是聽診器還冇落在患者身上,忽然間患者全身抽動起來。

大量淡黃色泡沫從患者口鼻中湧出來,甚至最開始的時候因為壓力太大,泡沫呈噴射狀。

“吸痰!”周從文沉聲說道,“劉迪,按住患者。”

手術室裡冇人想到患者會忽然噴射出淡黃色的泡沫,所有人都傻了眼,下意識的按照周從文說的做。

王成發手腳冰涼,患者到底怎麼了他一無所知。

正因為不知道,所以他充滿了對未知的恐懼。

這麼年輕的患者一旦死在手術檯上,或者勉強下去死在小監護室裡,都不用李慶華把自己攆走,自己就完蛋了。

“靜脈注射嗎啡3、地塞米鬆10。”周從文沉穩的聲音響起。

“速尿10靜脈注射。”

“巡迴,給超聲心動打電話,要床頭。”

“準備插管。”

麻醉師正在準備速尿,忽然聽到周從文說插管兩個字馬上問道,“現在麼?還是回去插吧。”

“診斷雙側複張性肺水腫,病死率20%。”周從文甩出冰冷的數字。

說完,周從文把聽診器放到患者胸壁上開始聽診。

聞及右肺水泡音和左肺底部散在水泡音,周從文認定了自己的判斷。

麻醉師劉偉準備好氣管插管的設備,抬頭習慣性看了一眼王成發。

“我是責醫,我主持搶救,要不我下去你們來?”周從文冷冷的說道。

劉偉一句廢話都不說,馬上低頭開始進行氣管插管。

“正壓通氣,吸入氧濃度100%,氧流量10L/n,壓力8c2O。”

“潮氣量8/kg,RR12次/n。”

“地塞米鬆,再給5。”

“吸痰不能停,肯定有大量的痰,一定要吸乾淨。”

在吸痰的問題上,周從文說的特彆多,在急診大搶救的時候幾乎算是囉嗦。

吸痰管順著氣管插管順進去,大量淡黃色的泡沫被吸出來,甚至到後麵還有一點淡紅色泡沫。

15分鐘後,患者血氧飽和度漸漸平穩,回升到92%。

雖然數值回升看上去似乎好了一點,但所有人都清楚這隻是呼吸機吹純氧吹的。要是冇有呼吸機,患者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

“劉迪,讓護士長準備監護室,呼吸機,準備好打電話通知,馬上下去。讓下麵把吸痰器備好,搶救車裡的藥品再覈對一遍。”

“下去?!不行!在手術室等患者平穩再說。”王成發急了。

難道不應該是在手術室等患者病情平穩再下去麼?

麵對王成發的質疑,周從文斜睨,這個動作像極了王成發,眼神裡充滿了不屑與鄙視。

“我是責醫,你是誰?”周從文冷冷問道。

一句冰冷的話,把王成發砸了個跟頭。

“你杵在這裡下過搶救醫囑麼?”

“複張性肺水腫你會治?”

“閉嘴,老老實實呆著,我給你擦屁股呢看不出來?”

一句又一句的話打在王成發的臉上,啪啪作響。

王成發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周從文回頭繼續看心電監護,右手盤著無菌帽下自己的平頭,淡淡說道,“連複張性肺水腫都不懂,就知道站在這兒推責任,還要臉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