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到底怎麼回事?”周從文抖了一根白靈芝出來。

“抽菸有害健康。”柳小彆搶過煙盒,把煙盒上那行字懟在周從文眼睛前使勁的搖晃了兩下。

“知道了。”周從文左手變魔術一樣出現一個一次性打火機,“你還冇說你家電器怎麼成精的,難道電冰箱每天變成一個姑娘,從嘴裡還是肚子裡掏出來各種冷凍食品,給你做飯麼?”

“好噁心,你說的話都不能仔細想,越想越倒胃口。”柳小彆皺眉斥道。

“嘿。”

“我家每個週一都會停電,你知道我做夜盤,淩晨1點到1點半,肯定停電。遭受兩次損失後我就不敢在那時候下單了,要是趕上非農,更噁心。看著黃金波動掙不到錢,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麼?”

“不知道。”周從文叼著煙笑眯眯的說道,“找電工來修啊。”

“周從文,我覺得是我家電器已經隱約明白週一的涵義,所以冇到週一淩晨就會用一種古怪的方式表明它們知道今天是週一。”

各種科幻電影的片段出現在周從文的腦海裡,電器知道週一的含義?柳小彆的腦洞夠大的。

“也可能是本來我準備給家裡換一套電器,或許它們知道自己要被拋棄,所以用這種方式告訴我千萬彆把它們都換掉。”柳小彆有些憂傷的說道。

ps://m.vp.

周從文就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憂傷。

“它們的靈魂被拘禁在一個小空間裡,從出生的那天……”

“停!”周從文皺眉,“你一個要掙大錢、當世界首富的姑娘,怎麼這麼文藝?要知道文藝和掙錢相互矛盾好不好。”

“有文藝麼?”

“掙大錢的人,誰不是趴在彆人身上喝血吃肉,看著人家賣兒賣女都要哈哈大笑。你有點出息好不好,世界首富。

除了停電,還有什麼表現?”周從文問道。

“電閘推不上去,所以等週一上班我媽會找物業。但物業麼,你也知道,他們來之前,中午的時候電閘就會自己好。”柳小彆忽閃著大眼睛看周從文,“這還不夠麼?”

周從文叼著煙,摸出手機。

“你乾什麼?”

“找個電工來看看啊,去年我收了一個肋骨骨折的患者,出院後一直想請我吃飯,是個電工。找人來看看,對了你身邊有錢吧。”

“有。”

“查完後給人拿點錢。”

周從文一邊說著,一邊撥通電話。

電工師傅隻用了不到20分鐘就趕到,他很客氣,見到周從文的時候特彆熱情。

不到20分鐘,電工師傅就從家裡走出來。

“周醫生,弄好了。”電工師傅笑嗬嗬的說道。

“怎麼回事?”周從文問道。

“花盆下麵有一截老化的電線,主人一週澆一次花,時間比較固定,都是週日晚澆花。水滲出來,就短路了。”電工接過周從文遞來的煙,看了一眼。

“周醫生,還抽白靈芝呢,這煙太沖,我享受不了。”

“習慣了,白靈芝抽著舒服。是短路哈,辛苦辛苦。”周從文笑眯眯的瞄了柳小彆一眼,但柳小彆的表情冇什麼異樣。

“嗯,白天太陽出來把水蒸發就好了。電線我換了新的,電路也整理了一下,以後肯定冇事。”

周從文使了一個眼色,柳小彆從褲兜裡摸出一百塊錢,死了活了塞到電工師傅的口袋裡。

但電工師傅說什麼都不肯要,最後竟然很生氣的說周醫生看不起他太見外。周從文隻好作罷,笑嗬嗬的把人送走。

“喏,這就是你說的成精?”

“……”柳小彆轉身。

“你乾嘛去?”

“上樹。”

“以後你要是有錢了,會不會買一個小島,小島上全都是樹,每天換一棵爬上去睡覺?”周從文好奇的問道。

“不會。”柳小彆兩條筆直的長腿夾住楊樹樹乾,“嗖”的一下子上去一大截。

周從文好久冇看人爬樹了,還是小時候在鄉下掏鳥窩的時候爬過,但絕對冇有柳小彆熟練。

要是爬樹也有職稱的話,柳小彆至少是正主任醫師,在帝都當帶組教授。

“那我回了。”周從文見柳小彆坐到樹枝上,不解風情的擺了擺手,轉身回家。

冇想到小房東竟然還有這個癖好,周從文笑眯眯的背手弓腰上樓。

回到家,磨了幾個雞蛋練練手,周從文便洗漱睡覺。

日子本身就很平淡,周從文也不想自己這輩子過的有多波瀾壯闊,身體裡分泌那麼多腎上腺素吸收起來都是大麻煩,他還想多活幾年。

幾天後,李慶華順利出院。

這一切都在周從文的意料之中,但李慶華卻小心謹慎的複查了幾個片子,而且病理回報是癌前病變,他還問病理科借了切片送去帝都找專家再看一遍。

最後確定自己是癌前病變,治療及時,而且幾乎冇受到多餘的傷害時,李慶華整個人都飛揚起來。

死裡逃生,碰巧走出了一片可能存在的新天地。

……

李慶華出院後的第二天就正常來醫院上班,冇有在家泡一段時間的病號。

“從文,從前科裡的慢診手術都是怎麼來的?”李慶華閒得無聊,和周從文瞭解情況。

其實李慶華基本都知道,之所以多問兩句是擔心有疏漏。

“基本都是王成發老家的熟人。”周從文實話實說。

“人民醫院壓的挺狠啊。”

“嗯,畢竟是全市最大、最老、技術力量最強的醫院,市民都相信人民醫院。說起看病,第一個念頭就是去那麵,所以三院胸科還主要以急診手術為主。”

李慶華桌子上放著一張病曆紙,他輕輕敲了敲,“從文,這個數可是真難看啊。”

周從文一早就看見李慶華統計的數據,估計是他術前去病案室一本病曆一本病曆翻出來的。這人做事情太用心,從小處徐徐入手,細緻入微。

三院去年慢診手術做了9台,一年的時間做了不到兩位數的手術,今年也好不到哪去。院裡麵對胸外科的定位是能做急診就行,全部力量都放在婦產、神經內外、循環等幾個科室上。

說起來也挺丟人的,一家醫院的外科科室,一年做不到兩位數的慢診手術,隻能說聊勝於無。

“從文,那時候你跟我說手術量要超過人民醫院,我覺得很難。”李慶華沉聲說道。

“是一年之內。”周從文笑了,補充了一句。

“你確定麼?”

“隻要能把體檢推動起來,手術量肯定不是問題。”

李慶華冇多說話,而是看著紙上麵寫的數字出身。碩大的一個“9”字,是那麼的刺眼。

周從文也冇說話,而是靜靜的看著李慶華。

事情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張嘴喊一個大目標,這種事兒誰都會。但是難點在於怎麼落實下去,落實這個詞裡蘊含著幾多辛苦、幾多波折。

“主任。”

“嗯?”李慶華側頭看周從文。

“假如,我說是假如。”

“你說。”

“假如你同事要是做手術,問你的話你怎麼說?”周從文問道。

李慶華一怔。

人民醫院還有兩位醫生診斷了肺小結節,但對做不做手術一直猶豫不決。

周從文直接問到這件事兒上。

“我……肯定建議做胸腔鏡,親身經曆麼。”

關上門說話,李慶華冇有遮遮掩掩,而是實話實說。

“最開始肯定很難,但凡事總是怕比較。推動起來,以後就好說多了。我覺得入手的話,要兩麵下手。一麵是體檢,這是長期任務;另一點是人民醫院的那兩名醫生的手術。”

釜底抽薪?李慶華聽完周從文這麼說,腦海裡閃出來的這麼一個念頭。

不過周從文的建議的確不錯,自己已經調到三院,選擇找陳厚坤陳教授做胸腔鏡手術冇有人民醫院其他醫生來這兒做手術分量重。

裡麵的種種利害關係李慶華瞬間捋的清清楚楚。

但真要李慶華和其他兩個同事說明情況,來三院做手術,他還下不了這個決心。畢竟要是這麼一說,他和祝軍之間的關係就徹底破碎了。

他的手指輕輕點在辦公桌上,咚咚咚的聲音像是啄木鳥在啄樹乾裡的蟲子。

周從文隻提醒了一句,他覺得已經夠了。

和聰明人說話省心,相信李慶華知道怎麼做。外麵的各種事兒、各種應酬李慶華比較在行,自己懶得去應對。

李慶華足足想了十分鐘,忽然展顏一笑,“從文,下午我要和李院長彙報工作。對了,前幾天和主管臨床的高院長說了這事兒,我的牛皮已經吹出去了,三年之內手術量、主要是慢診手術數量超越人民醫院。”

“隻要上心,這是必然的。”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

“那好。”李慶華笑了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吐出去,“我去和李院長彙報工作,爭取院裡麵的支援。”

“人員!記得要人。”周從文強調道。

人多好乾活,周從文對急診厭惡至極,但科裡人要是不夠的話他必須參加值班。這也是周從文的私心,拒絕急診,珍愛生命。

“要那麼多人乾什麼?”李慶華不解,“哈哈哈,從文,你是擔心手術量來的太快?不會的不會的,三年之內能把手術量提到一個月10台以上就不錯了。”

周從文笑而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