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李慶華腦海裡一直琢磨著周從文的話,他覺得周從文有點急躁。

的確,李慶華親身經曆為證,人民醫院的那兩位同事很可能選擇腔鏡手術。

隻是李慶華算計不到這件事情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來到李院長的辦公室門前,已經有人在排隊。有機關科室長和臨床科主任,大家見李慶華過來,都含蓄的打了個招呼。

李慶華知道自己把王成發踢到門診去比較犯忌諱,剛從人民醫院調來就如此“蠻橫”,大家心裡麵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雖然並不意味著王成發的人緣好,但這是人之常情。

他也冇太在意,而是儘量用溫和的笑容表達自己的善意。

足足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輪到李慶華。

敲門進去,李慶華規規矩矩站在李院長的辦公桌前。

“院長,我跟您彙報一下工作。”

“李主任,不著急麼。前幾天你剛做了手術,好好休息一下,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麼。”李院長忙著自己的工作,頭也冇抬的和李慶華說道。

ps://vpkanshu

“坐著說吧。”李院長補充了一句。

“院長,多謝您的關心。我身體還行,做的腔鏡手術,術後6小時就能下地了。”李慶華完全按照周從文的說法說道。

其實術後6小時周從文要拔管的時候,李慶華被嚇的跟什麼似的。

“嗯?”李院長一怔,手裡正在簽字的筆忽然一頓,抬頭看李慶華。

“李主任,你雖然年輕,但胸外科的手術都是大手術,得多休養。”

“院長,新技術,冇什麼傷口,手術損傷還小。”李慶華已經開始進入角色,從李院長開始講解。

李院長明顯很感興趣。

年紀越大越是怕死,尤其是今年人民醫院體檢發現三名胸外科的醫生有小結節的事兒轟動了江海市的醫療圈,大家對自己的身體更是在意。

李院長詳細詢問李慶華手術有關的事項,聽他陳述完這才笑了笑,“後生可畏啊。”

“院長,這不還要仰仗您的支援麼。”李慶華謙卑說道,“冇有院裡的支援,一個科室能有什麼成績。”

“你準備出什麼成績?”李院長饒有興致的問道。

“準備3年之內乾到全市第一。”李慶華咬著後槽牙說道。

“……”李院長一怔,隨即哈哈大笑。

“慶華啊,不是我說你,太急躁了。你可能還不知道咱們醫院的具體情況,不是我滅自己威風,是咱們真的比老大哥差了太多。”

“這幾天我做了一些瞭解。”李慶華拿出一張紙微笑說道,“去年咱們院胸外科一年完成九台慢診手術,人民醫院平均每個月完成27台慢診手術。”

李院長詫異的看著李慶華。

他原以為李慶華不清楚情況,但具體數據自己都隻知道一個大概,李慶華卻張嘴就來,看樣子早有準備。

這兩份數據相差太大,足足差了三十六倍。胸科去年的慢診手術少的可憐,難怪院裡麵都傳胸外科其實是胸內科,根本冇手術做。

但……

“慶華,你是說真的?”

“這是我努力的方向。”李慶華很認真的說道,“院長,我通過親身經曆瞭解到胸腔鏡手術的優勢,隻要能發揮出來,應該會做到。”

李慶華抓緊機會和李院長彙報,想要以院裡的名義開展宣教工作,必須有院長的支援,否則的話會有很多變數。

半個小時左右,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

“進來。”李院長被打斷了思路,不高興的抬頭說道。

一名臨床主任推開門,詫異的看見李慶華還在和院長彙報工作,一條腿已經邁進來,卻怔在那,不知進退。

“進來吧,簽字麼?”

“院長,我以為冇人……”主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冇事,慶華在跟我說胸外科三年超人民醫院的事兒。”李院長半開玩笑半當真的說道。

“……”那名主任剛準備進來,聽李院長這麼說,直接傻了眼。

胸外科什麼樣全院都知道,根本就是爛泥糊不上牆的一個科室。

本身胸外科手術就大,越大的手術患者、患者家屬就越是謹慎。也就是王成發在老家縣裡麵有些威望,截留了一部分老家的患者。

李慶華這麼年輕,患者源還都來自人民醫院,他怎麼敢說這麼大的話。

難道李慶華要一年在自己身上做九次手術麼?科室主任忽然想到了一個詭異的念頭,偷偷瞄了李慶華一眼。

這個念頭有些“卑鄙”,他連忙收斂心神低著頭來到李院長桌前。簽完字,科室主任拿著單子急匆匆的離開。

“裡麵乾什麼呢?誰在啊。”

“胸科李主任在……”科室主任麵帶難色的說道。

“怎麼還在,和李院長聊這麼久。”

“李主任說胸外科要在三年之內超越人民醫院。”

“啊?不會吧,他拿什麼超?做夢麼?”

“哈哈哈,估計是被祝軍攆出來心裡不順,隨便說說。”

“年輕人火力真旺,吹起牛來也冇邊冇沿。胸科想要超人民醫院?這輩子是冇戲嘍。”

外麵的科室長和主任們說著,哈哈大笑。

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吹牛,根本完不成。

……

李慶華用三天時間理順院裡的關係後,便馬不停蹄的開始運作。

科室的工作交給周從文,而他和醫務科、院辦聯絡,給礦區很多單位做宣教,講解環境汙染後肺部小結節的發病原理。

周從文也冇想到李慶華的執行能力這麼強,竟然在不可能中隻憑藉自己的力量就一手推動了體檢這一大塊的進展。

雖然每天李慶華身上都能聞到酒味兒,但他卻毫不疲倦,足足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跑遍了集團公司上百家小單位。

一天2-3家單位做宣教,周從文很清楚要做到這一點有多累,但李慶華偏偏就挺住了,一路科普,就連週末也不例外。

除了自己現場做宣教外,李慶華還找熟人在都市報、日報、晚報以及交通廣播電台做軟文宣傳。

力度之大,行動之堅決讓周從文這個過來人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天氣漸漸冷了,九月底寒風把樹上的樹葉吹落,看著有些蕭瑟。

“從文,來我辦公室。”李慶華形色匆匆的回來,在辦公室門口招了招手。

“李主任,回來了。”周從文站起來,跟在李慶華身後去辦公室。看李慶華的神情,應該是有了突破。

“從文,明天有個單位來體檢,做肺部CT和B超。”李慶華很開心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