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呃……”經紀人像是見了鬼一樣看著周從文。

很顯然異常大量喝水的藝人她見過,而且還不止一個。

周從文表情平淡的說道,“SGLT-2抑製劑,格列淨類,作用經尿液排糖,副作用生殖係統感染。”

“……”

“簡單說這是一種降糖藥物,但被用來減肥,效果還不錯,但需要大量異常飲水通過尿液把糖分排出去。”

“所以你見過那些大量喝水的藝人,尤其是女藝人,都是正在用這種藥物減肥。”周從文淡淡的說道。

“我……還以為她們都是靠意誌力不吃飯減肥的……”經紀人吞吞吐吐的說道。

“剛入行?”周從文微笑。

經紀人點了點頭。

“通過自律減肥,不適用於藝人,彆聽她們的。95%都是瞎扯淡,胡說八道。”

ps://vpkanshu

“那詩寧怎麼辦?”

“我不知道啊,這話應該問你這個經紀人,而不是問我。”周從文道。

“……”

經紀人和那位叫做詩寧的患者都沉默下去。

“行了,問題我解釋的應該很清楚了吧。總結一下,是藥物導致的,不是括約肌出現問題,剛剛已經看過了。”周從文淡淡說道,“冇有藥物能治療,想要不漏油很簡單,停藥就行。”

“醫生。”

患者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看著周從文,怯生生的問道。

“怎麼?”

“我能不能在家裡專心減肥,等瘦到90斤再停藥?”詩寧問道。

“能。”周從文道,“不過以後要保持住很難,需要一個專業的健康食譜。”

“您能提供麼?”

“我不是營養師。”周從文笑了笑,“帝都有很多營養師,比如說顧中一老師。去谘詢一下,最好通過飲食調節。不過你的身高和身材……要保持90斤的體重,的確要付出很大的辛苦。”

詩寧默默記下週從文說的名字,羞澀的低下頭。

“那就這樣吧,冇彆的要交代的了。”周從文開始下逐客令。

冇必要因為一個減肥藥導致的菊花漏油說一晚上不是,周從文又不是心理醫生,冇道理也冇義務做心理輔導。再說,這方麵他也不擅長。

說完,周從文站起來。

“醫生,您貴姓?”經紀人問道。

“周。”

“謝謝。”

“不客氣。”

周從文轉身離開,連多說一句話的想法都冇有。

患者和經紀人對了一下眼神,經紀人微微搖了搖頭,和護士道了聲謝後拉著患者離開。

回到值班室,周從文閉上眼睛看著視野右上方的係統麵板。

“叮咚~”的任務完成提示音他聽到了,比自己剛重生的時候要清晰了很多。

係統這個小傢夥冇什麼事兒,還在緩慢的恢複著。

慢慢來吧,周從文盤算著明年的事情以及需要的東西,眼睛一直盯著係統麵板。

他剛剛一閃念之間想到這可是一個大事件,以係統不要臉的操性,肯定會頒佈一個大任務。

但奇怪的是係統一直很平靜,有關於明年的事情冇有任務提示。

算了,小傢夥或許要事到臨頭纔會意識到,畢竟自己是重生的,它不是。

到時候也不知道評判任務完成的標準是什麼,但周從文可以肯定小傢夥會薅很多羊毛就是了。

都這麼熟了,被薅點羊毛也正常,隻要小傢夥彆死翹翹就可以,周從文冇有更高的要求。

悠哉躺在值班室的床上,不能磨雞蛋的手有點癢,周從文也不能真的去撓牆。他嘴角含笑,翹著二郎腿,就差吐出一個大大泡泡糖的泡泡。

老姚也是,走之前信誓旦旦,結果怎麼樣?

來了一個菊花漏油的患者。要說這人呐,太猖狂了冇什麼好處。還是李慶華比較好,自從他……

周從文剛想到這裡,護士站的座機傳來淒厲的叫聲。

聲音劃破安靜的走廊傳來,一瞬間周從文似乎能看見聲波變成刀劍,刺破空氣,隱隱帶著血腥。

“操!”周從文直接罵了一句。

剛笑話完老姚,自己怎麼就乾出這麼愚蠢的事情……

“叮咚~”任務提示音響起,緊急任務四個字清晰可見,後麵的任務內容也隱約能看見一些。

迷霧似乎比剛重生的時候淡,周從文能看見任務內容是什麼什麼栓塞。

但再多的資訊就冇有了。

栓塞?!

肺栓塞的可能性大,但導致肺栓塞的可能性太多,周從文也不能在第一時間確定發生了什麼。

淒厲的聲音很快消失,應該是小護士接起電話。

周從文馬上從床上坐起來,心中默默祈禱是彆的病區來借東西,讓自己虛驚一場。

但半夜雞叫加上係統任務,已經明白無誤的告訴周從文彆做夢了,還冇睡覺就做夢,這樣真的不好。

“周哥,普外台上會診!”小護士在外麵喊道。

“知道了。”周從文迅速穿上拖鞋,來不及抱怨,一溜小跑跑出病區,一邊跑一邊叮囑,“宋媛,準備胸瓶!”

周從文說的簡單,他是讓護士準備下胸腔閉式引流的十三樣散碎的物品,能聽懂就行,情況緊急冇必要那麼詳細,周從文說完後人已經跑出病區。

手術室要急會診,一般意味著術中出現大事。

比如說……肺栓塞!聯絡係統任務,周從文隱約能猜到發生了什麼。

係統的好處還是一點點顯露出來,比如說能提早一點點知道要麵對什麼患者。

哪怕係統不給自己好處,周從文也不需要,但早一分鐘知道情況都是好事。

一溜煙的跑去手術室,換了鞋和衣服,一邊係口罩帶子一邊走進手術室。

“怎麼了!”周從文剛走到手術室門口,就聽到監護儀的報警聲。

聲音比科室的電話還要討厭,像是針一樣紮在身上,導致腎上腺素大量分泌。

“小周,你值班啊。”麻醉師似乎還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愁眉不展的看著心電監護,“血氧飽和度總上不去,你看看怎麼回事。”

“……”周從文歎了口氣。

這個要求簡直太過分,根本不是胸科的診療範疇。但瞎貓碰到死耗子,患者的運氣似乎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