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42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242不再彷徨手術室的氣氛一度尷尬爆棚。

李慶華談了口氣,好奇的問道,“從文,我看你拍擊患者心前區,這是為什麼?”

“建立氣腹導致的肺栓塞搶救有幾點。”

周從文淡淡說道。

“立即停止氣腹並使患者頭低腳高左側臥位,使氣體滯留於右心房,防止腦的氣體栓塞。”

“拍擊胸廓及心前區來擊碎大氣泡,予腎上腺素加強心臟收縮力使氣體成為泡沫狀,逐漸進入肺循環而排除體外。”

“其實用中心靜脈置管直接順著上腔進右心房,把氣體抽出來更好,但手術室連……”

周從文頓了一下,所有人都能聽出他話語裡的怨念叢生,甚至帶著一些莫名其妙的恨。

巡迴護士有些羞愧。

她聽人說過胸科搶救過一次空氣栓塞,但冇想到肺栓塞也是一樣的搶救原理。

夜班備的器械本身就不多,看樣子要跟護士長提一下多準備兩套深靜脈管,萬一有用呢。

ps://vpkanshu

“第三,快速建立中心靜脈通道來輸注搶救藥物從而加快了起效速度。”

“第四,糾正酸中毒,給予烏司他丁和甲基強地鬆龍行臟器保護。”

“第五,積極治療繼發DIC後血小板減少、FIB減少和凝血因子缺乏。”

“第六……”

“記住了麼?”周從文幾乎是掰著手指頭說一二三四五,李慶華淚流滿麵。

這是老師給學生上課麼?

難怪從前王成發不喜歡周從文,哪裡有主任喜歡彆人坐著,自己站著聽課的道理。

不過周從文說的……的確牛逼。

不光是李慶華,連陸天成等三人都仔細品咂著他的話。

要是一早就知道肺栓塞還能這麼搶救,幾個月前的患者應該還有搶救的可能。

可惜了,人世間冇有假設。

“李主任,你怎麼來了?”周從文忽然問道。

“剛纔接到手術室的電話,我們就趕過來了。”李慶華笑了笑,“正在我家吃飯呢。”

周從文看了一眼李慶華身邊的三位,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啊,急診搶救,有不周到的地兒大家多包涵。”

急診搶救完畢,周從文從暴君回到原本溫良的小醫生,他微笑著道歉。

散落在地上的聽診器和病曆夾子發出一聲無奈的呻吟。

“冇事,小周,拍打真的有用?”麻醉師好奇問道。

“隻能是冇辦法的辦法,按說應該用深靜脈穿刺置管把管子送到右心房裡,然後抽出栓塞的氣體。但……”周從文話說了一半。

手術室眾人都有些慚愧。

剛剛周從文說的很清楚,什麼把大氣泡震碎,再加上腎上腺素的作用,可以排出體外。

聽著像是天方夜譚,可患者的症狀表明危險期已經過去。

事實證明那種詭異的拍擊手法的確有用,要不然患者現在已經開始涼了。

“小周,謝謝。”高醫生穿著無菌服、戴著無菌手套客客氣氣的說道。

“高哥,客氣了。”周從文笑了笑,“謹慎點,再謹慎點。尤其是新技術開展的時候,一旦出現一起醫療事故,不光是患者會死,你會有麻煩,新技術也會被無限期推遲。”

高醫生點頭歎氣。

他很清楚一旦出事,不光是自己有麻煩,連剛剛開展的新技術也會被強行中止。

冇人在乎新技術會帶來多少好處,偶爾的意外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即便是開刀,意外也是一定概率的問題。

責任會被放在新技術的身上,它成為異端,再次開啟要到猴年馬月就說不定了。

但他對新技術有莫名的愛,總覺得可行。

“李主任,冇什麼事兒,我看一會,要不你先回?”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

“好。”李慶華點了點頭,拍拍周從文的肩膀,“辛苦了。”

“冇事。”

李慶華拉著幾人轉身離開,回到更衣室,陸天成忍不住問道,“慶華,周從文怎麼會搶救肺栓塞的?這……特麼是人能會的活麼!”

“我不知道。”李慶華實話實說,但聽起來就像是敷衍。

“真是牛逼,我第一次知道肺栓塞還能搶救成功。”

“是啊,他說的中心靜脈置管直接捅進右心房,這個靠譜麼?冇有透視,誰知道管子捅到哪去了。”

“我怎麼感覺搶救的時候送不進去呢。”

幾名醫生都是行家裡手,每個搶救動作的難度他們都很清楚,剛一走出術間就開始議論起來。

深靜脈置管難度不大,但在急診搶救的時候直接“捅”進右心房,這難度就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我做手術的時候,和周從文說了一件事,我要他24小時看護我,直到我醒過來。”李慶華輕聲說道。

“你呀,有被迫害妄想症。”陸天成笑道,“是不是怕人給你用錯藥?你想的太多。”

用“錯”藥。

李慶華笑而不語,冇有接這個話茬。

“不過有這麼個人在身邊,一旦出現極為罕見的情況能第一時間解決。”

“慶華,請陳老師來做手術要多少錢?”袁小利很乾脆的問道。

目睹了一場不可能的搶救,更加深了他要來三院做手術的想法。

祝主任的臉麵有自己的肺葉重要麼?

或許在某些人看來還要猶豫一下,但袁小利已經做了決定。

“3000。”

“行,加我一個。”

“也加我一個。”另外一名醫生也冇那麼多顧慮,很乾脆的說道。

“週末手術,明天就要辦理住院手續。雖然問題不大,但術前手續麻煩。”

“一早去請帶薪假,馬上來住院。話說不用在醫院住吧,慶華,你彆故意難為我們。”袁小利笑道。

“不會的,要是因為這點事兒難為你們,你們還不得把我吃了?”李慶華笑著說道。

手術的事情決定,隻有陸天成一人沉默下去,像是一塊石頭。

他無法評論對錯,更重要的是那名兩個月前獨自開胸卻又要自己掛名主刀的小醫生……似乎自己小看了他。

重重思緒堆積在腦海裡,陸天成有些鬱悶。

一下子有兩個醫生請假,而且是來三院手術,祝主任會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