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軍祝主任這幾天過的特彆不好。

李慶華走了,說不傷心是不可能的。祝軍對李慶華的感情很複雜,真到深處,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想的。

對於李慶華的走,祝軍還能理解。

有了肺小結節,相當於埋了一顆地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把人炸的粉身碎骨。

李慶華所有心氣兒都被肺小結節打的粉碎,去三院混個主任,悠閒養老也是可行的方案。

祝軍不理解的是自己手下的其他兩名醫生為什麼會學李慶華,去做什麼狗屁的胸腔鏡的楔切手術。

連淋巴結都不清掃,在祝軍看來這簡直就是不負責任。

轉移了怎麼辦?雖然說肺部小結節轉移的機會並不大,可誰又能說得準?

而他們,正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至於胸腔鏡……祝軍每次想到那種彆扭的操作方式都會有一種鄙夷的情緒。

這種花裡胡哨、糊弄患者說創傷小的手術術式竟然有人信,而且還是醫生!

ps://vpkanshu

那麼多年的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

那麼多年的臨床經驗都特麼是假的?!

平時看著人五人六的,真要是肺小結節長在自己身上,一個個都懵了,連最基本的醫療常識都不管不顧。

祝軍越想越氣。

他最生氣的點還在於手下三名醫生都選擇請教授做胸腔鏡手術,而擺明瞭不信任自己這個主任、師父。

一群慫逼,祝軍心裡罵道。

年紀漸漸大了,祝軍早已經不動無名肝火。但這次不一樣,他為了這幾個冇出息的傢夥生了好幾天的悶氣。

無論是在家還是在醫院,祝軍都變得沉默起來,甚至這幾天的手術也冇排,三院的手術冇做完祝軍冇心思去手術,他害怕出事。

“鈴鈴鈴~~~”

手機響起,把祝軍嚇了一跳。

拿起來一看,是孫龍德孫院長打來的。

“院長。”祝軍第一時間接通電話,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

“一會有個患者你接一下,是帝都912的黃老……”

黃老!

聽到這兩個字,祝軍的鼓膜“嗡”的一下,整個人直接宕機。

國內醫生能達到的最高地位是院士,一般來講每一個分支學科最多有一名院士,胸科比較特殊有兩名,其中一位就是黃老。

他可以說是胸外科繼往開來的節點,一把手術刀已經用的出神入化。

而且江湖傳說黃老老當益壯,已經七十多歲的高齡每天還要做兩台手術,要不然“手癢”。

黃老竟然找自己!

“喂喂?”孫院長的聲音傳來,聲音忽高忽低,估計他在電話那麵正在移動電話移動著接。

祝軍怔了一下,過了不知道多久才聽到孫院長不高興的聲音。

“祝主任,你有在聽我說話麼。”

“呃……不好意思院長,我剛纔聽到黃老的名字走神了。”祝軍冇什麼解釋的,隻好實話實說。

“黃老在24年前做了一例高位食管癌手術,患者術後恢複的還不錯,最近又生病了,家裡聯絡到黃老。”

“患者的身體情況不好,去不了帝都。黃老的學生鄧明鄧主任準備來咱們醫院給患者做手術,你準備一下。”

“好!”祝軍斬釘截鐵的應道。

又說了一些細節性問題後掛斷電話,祝軍的心思開始縹緲起來。

黃老的學生,是912的胸外科主任,國內鼎鼎大名的專家鄧明主任,據說他從不出帝都,根本不存在飛刀一說。

外科醫生分幾個級彆,小醫生不說,水平高一些的可以跑飛刀,但要是再高的人基本隻跑人情飛刀,平時懶得出帝都魔都。

最高級的是根本不出帝都,人家就一句話——保健組的紀律不讓。

嘖嘖~~~

看看人家的層次。

祝軍想到這裡,愈發羨慕起來。

雖然平時吹牛逼說自己的水平不比省城教授差,但祝軍心裡有數,差距還是有。省城的教授都比不了,就更彆說912的大主任。

幾個小崽子,不知道912的大主任要來吧。

這事兒真心是趕巧了,祝軍越想越樂。不過他還是很快把任務佈置下去,讓陸天成收患者。

患者是周邊農村的,祝軍也很奇怪類似的患者怎麼還會和帝都有聯絡。

等患者來了之後,祝軍第一時間看了患者帶來的資料。

胸腹部CT檢查顯示:食管癌術後改變,胸腔胃粘膜破壞。另有右肺中葉結節灶,縱隔內增大淋巴結,左肺多發慢性炎症合併部分不張實變。

患者的情況比較麻煩,看完片子後祝軍就有些頭疼。

要是患者來人民醫院看病,他百分之百不收,讓患者去省城。這個患者極其麻煩,從病情到費用都是大麻煩。

很明顯24年前黃老給患者做的是高位食管癌切除術,手術做的乾淨利索,冇有放化療又多活了24年。

但畢竟是高位食管癌切除術,術後併發症也很典型。

胸腔胃-氣管瘺是食管癌手術切除行頸部或主動脈弓上吻合術後,因吻合口、胸腔胃血供不佳,管狀胃排空障礙,吻合口張力大等原因導致吻合口或胸胃瘺。

胸腔胃-氣管瘺是食管癌切除術後少見但預後較差的嚴重併發症,發生率為03%~19%。

看了一眼患者後,祝軍加深了自己的判斷——患者的身體狀況不好,換自己的話,手術肯定做不下來。

但要是912的鄧明鄧主任做手術的話……

祝軍沉吟,是自己好好學習一下的機會。鄧主任繼承了黃老的衣缽,據說水平超級高。

不高是不可能的,普普通通的小醫生能進保健組?開什麼玩笑。

叮囑陸天成做好術前準備,患者家裡冇錢,祝軍親自去和院裡協商,走的高新技術的科研方案。

總不能鄧主任來之後拿著簡簡單單的幾個化驗單罵人吧,雖然據說鄧主任的脾氣很好,但冇這麼辦事的。

祝軍甚至不放心陸天成下醫囑,逐條審查,又增補了幾個少見的術前檢查這安靜下來。

他隨即想到在三院的那幾個“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