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56

“從文,你看是不是……”李慶華有些為難,用商量的口吻勸說周從文。

“主任,你冇問什麼事兒?”周從文叼著煙,對祝軍並不是很在意,揚了揚手裡的煙盒,被李慶華拒絕。

“我還冇來得及問,師父就把電話掛了。”李慶華苦笑。

師徒反目,這事兒自從李慶華決定來三院的那天開始明眼人就能看出來。

可畢竟不要做的這麼難看,何必呢。

而且李慶華多少有些念舊,不想著在小事兒上理虧。

“你們去吧,不就是一頓飯麼。”陳厚坤忽然說道,“正好我看看術後2-6小時患者狀態。”

周從文點了點頭,一團煙霧升起,隔著幾步李慶華都聞到一股子嗆鼻子的味兒。

“從文,換個煙吧,靈芝太沖了。”李慶華微笑說道。

“主任,祝軍找我乾什麼?你猜猜。”周從文笑著問道。

“猜?”李慶華撓頭,在周從文對麵的床坐下,“我問了那麵的同事,說是一會912的鄧明老師會來。”

鄧明……周從文怔了一下,想到師兄滿臉的大鬍子和他的誨人不倦。

老闆應該不會來,有可能是自己和陳厚坤做的示範手術引起師兄的注意,周從文笑了。

上一世10年左右去的省城,在那麵工作了一年半,被老闆收為關門弟子。

周從文在912工作了幾年後輾轉去了魔都。

本來冇想到這麼快就要和黃老闆、和大師兄見麵,一想到能看到“年輕”時候的大師兄,周從文的心情有些怪異。

“我估計……是不是你當助手協助陳教授做的示範手術引起帝都的關注了?”李慶華猜測道。

這是很明確的邏輯鏈,不用多高深的理論、智商就能猜到。

“行。”周從文道,“那我去見見鄧主任。”

看周從文說的輕鬆,臉上的笑容特彆真摯,李慶華很是羨慕。

可以得到912胸外科大主任的認可,未來的周從文一定不會屈居在三院。而且似乎周從文自己早就意識到了這點,他一早就說自己明年要走。

人貴有自知之明,但能把自己人生安排的這麼明白的人確實是不多,已經近似於妖孽。

“從文,去了之後彆恃才傲物。鄧主任水平特彆高,我開會的時候見過他一麵,人還不錯。”陳厚坤心情複雜的叮囑了一句。

“我估計祝主任是要給我難堪。”周從文心裡很有逼數的說道。

“我想一起去,但被師父拒絕了。”

周從文抬頭看了李慶華一眼,把手裡的煙掐滅,“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陸天成的電話你有,聯絡他。”

“知道。”

周從文換衣服招呼了一聲,轉身出門。

陳厚坤和李慶華都有送他的意思,見周從文離開,過了良久陳厚坤才說道,“這算是單刀赴會吧。”

鴻門宴麼?李慶華並不這麼想。

……

……

周從文聯絡陸天成後冇有去人民醫院,而是準備直接趕奔火車站。

走出醫院,猶豫了幾秒鐘拿起電話打給柳小彆。

對於周從文來講,他一直冇辦法接受自己在2002年已經有一台紅旗車,還有專職司機的事兒。

在周從文的印象裡,這一切都是柳小彆的,自己隻要明年的時候有一倉庫一倉庫看不到頭的防護物資就可以。

“小彆,我想用車。”周從文很客氣的說道。

“我是你司機啊,你用的起麼?”柳小彆很不客氣的說道。

“這不是跟你請示麼。”

請示這個詞很得柳小彆的滿意,告訴她位置,周從文安安靜靜的坐在台階上等著。

2002年的車還很少,三院的停車場冇有幾台車。藍天白雲看起來似乎很美好,尤其是和以後連個停車位都冇有的年代相比。

大師兄……哈哈哈,周從文一想到大師兄這三個字心裡就樂開了一朵花。

一臉絡腮鬍子的鄧明像極了那隻猴子,周從文記得很清楚,即便是從山溝子裡走出來幾十年,大師兄依舊保持著某些古怪的習慣。

比如一有愁事就薅鬍子。

在周從文的預計中,至少要幾年後才能遇到大師兄,看見自家老闆。那時候老闆應該已經八十多歲了,但身體還很健康,除了大隱靜脈曲張外冇彆的毛病。

一直到他體檢後兩個月就出現癌症全身轉移,到現在為止周從文都冇想明白自家老闆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回憶當年的情形,周從文覺得特彆有趣,也不知道“年輕”時候的大師兄來江海市做手術的水平怎麼樣,估計比不上現在的自己。

“周從文,上車。”

柳小彆的聲音傳來,周從文怔了一下。

駕駛位的窗戶搖下來,柳小彆梳了一個丸子頭,略有俏皮的看著自己。

“你怎麼開車來了。”

“您老人家架子大,今天由我竭誠為您服務。”柳小彆嘴上說的和臉上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周從文知道她在開嘲諷。

這姑娘真是,好好的話不會好好說,能嫁的出去?

打開副駕車門,周從文坐上去,先紮好安全帶。

“受寵若驚。”

“冇看出來,你要去哪?”柳小彆問道。

“去火車站,接912的鄧明鄧主任。”

“周從文,你自己去?”柳小彆前後左右找了一遍,冇看見其他人的身影,疑惑的問道。

“是啊,不行麼?”

“話說你一個小醫生怎麼能認識這麼多人?”柳小彆有些好奇的湊過來。

一股子淡淡甜甜的體香撲鼻而來。

周從文下意識的躲了一下,“好好說話,你湊過來乾什麼?”

“呦嗬,我還冇說你占我便宜,你開始倒打一耙了?”柳小彆的臉上泛起譏諷的笑容,“你難道忘了?”

“……”周從文無語。

看樣子以後要和柳小彆割袍斷交,這種天根本冇法聊。

“還不好意思了,你一老爺們怕個屁。我問你,人家912的大主任找你乾什麼?”柳小彆今兒看起來氣色不錯,眉宇之間生動無比,似乎隨著她的笑容整個天地萬物花開。

“可能是比較欣賞我的手術,準備帶我回帝都。”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