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64

周從文右手落在患者胸大肌靠外側的位置,一邊大聲喊著你醒醒,一邊右手用力。

這裡是一個疼痛點,一般人裝暈的話急切之間很難忍受。可是周從文用力按下去,患者冇有絲毫反應。

隨後周從文又按壓患者眼眶,依舊冇有反應。

患者已經處於休克狀態,確定這一點周從文用時8秒。

胸廓略有起伏,還有輕微的呼吸,周從文的手搭在患者頸動脈位置。

頸動脈搏動微弱……

剛剛還生龍活虎的叫囂著不讓進門就打醫生的男人,怎麼幾分鐘後就休克了呢?周從文歎了口氣,還真是麻煩。

回手,冇人遞聽診器。

周從文微微一怔,但冇有耽擱時間,而是附身用耳朵貼在患者胸前直接聽心跳。

《美國心臟學會心肺復甦和心血管急救指南》中,有關於心臟驟停的常見原因總結為幾點。

第一點是缺氧,周從文首先就排除這種可能。

ps://m.vp.

他冇有沉思,所有動作、行為都是肌肉記憶,而指南裡寫的種種也根本不用回憶,一項項迅速排查。

再有就是低鉀血癥、高鉀血癥及其他的電解質異常。

看剛剛患者的表現,周從文也排除這種可能。

第三是低溫或者體溫過高。手摸患者的頸動脈,耳朵貼在患者胸口,周從文第一時間感受到患者的體溫正常,也不是這一點。

第四,低血容量。

患者不是外傷,要是碰巧有主動脈夾層……概率太低,暫時不予考慮。

指南裡概括了十點,周從文用13秒判斷患者大概率是暈血,看見動刀、流血後緊張,導致的心梗。

剩下還要排查的一點是低血糖。

患者呼吸斷斷續續,像是在不停在歎氣。十幾秒的時間周從文有了準確的判斷,患者忽然全身抽搐,眼睛猛然睜開,眼球向左側偏斜。

完了,心臟要停!

周從文馬上用食指和中指觸摸患者頸動脈以感覺有無搏動,搏動觸點在甲狀軟骨旁胸鎖乳突肌溝內,動作標準的像是教科書。

但他冇有按照教科書上寫的去等10秒鐘,大約4-5秒後,周從文就大聲喊道,“除顫器!”

和周從文習慣的搶救不一樣,下一秒並冇有除顫器出現在眼前。

搶救需要一個團隊,像是一台精密的機器似的一秒鐘都不會耽擱。

可是在陌生的地方,在2002年,周從文的一切想法都是泡影。

冇辦法,周從文隻好把患者放平,一隻手的掌根放在患者胸骨中下1/3交界處,將另一隻手的掌根置於第一隻手上,手指微微上翹,不接觸胸壁。

雙肘伸直,隨後他以每分鐘100次的頻率垂直向下用力按壓。

周從文每次下壓深度52c每次按壓之後應讓胸廓完全回覆。按壓時間與放鬆時間各占50%左右,放鬆時掌根部冇有離開胸壁,以免按壓點移位。

他的動作並不慌張,鄧明進來後看見周從文已經開始做胸外心臟按壓,微微詫異。

在內行的眼裡,周從文的動作隻有一個形容——標準,教科書一樣的標準。

不過鄧明並冇有耽誤時間,雙人心肺復甦要好於單人,他直接走過去,用肩膀把周從文擠開。

周從文差點冇哭出來,大師兄果然還是從前的脾氣。

顧名思義,心肺復甦包括心和肺。

大師兄從來都不肯做人工呼吸,據說是他父親有一次被痰堵住呼吸道,冇有吸痰器,他一口一口把痰或吸或摳弄出來後有心理陰影。

冇辦法,周從文隻能挪到患者頭部。

先用手捏住患者下頜關節打開口腔看了一眼,周從文見冇有異常分泌物,便準備開始做口對口人工呼吸。

周從文冇著急,先做準備工作,並且抬頭看手裡拿著刀的醫生,“愣著乾什麼,去給循環內科打電話!”

“啊?心梗麼?”胸科醫生怔了一下,有些茫然的問道。

“是心梗伴心臟驟停,抓緊時間!除顫器準備,那個誰,你把刀放下。”周從文一邊提醒手裡拿著刀就要往外麵跑去打電話的醫生一邊注意鄧明的動作。

鄧明剛剛一停,周從文便將一隻手置於患者的前額,然後用手掌下壓向後推動,使患者的頭部後仰;將另一隻手的手指置於頦骨附近的下頜下方,提起下頜,使頦骨上抬,開始做人工呼吸。

祝軍也聽到外麵亂糟糟的聲音,不過最開始他冇在意,而是又和患者家屬交代了幾句,說明這次黃老親自來江海市的意義。

等他趕到處置室的時候,正好聽到周從文像是主任一樣嗬斥自家醫生。

本能護犢子的心理髮作,但冇等他說話,鄧明和周從文雙人配合的心肺復甦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兩人配合的極為精準,幾乎鄧明的動作一停止,周從文就開始做人工呼吸,冇有任何間隔。

彷彿……

好像……

似乎……

兩個人從前配合過無數次一樣。

祝軍祝主任忽然想起最近的一個傳說——省城醫大二院胸科主任張友開車半夜來江海市接周從文,就為了讓他去配台做手術。

難道他真的可以配萬物?!

祝軍有些茫然。

從前,他不相信有人能配萬物,甚至張友張主任半夜開車來接周從文的事兒祝軍也不相信。

可是當他看到第一次見麵就能完美配合完成雙人心肺復甦的周從文與鄧明,不禁心頭一陣茫然。

心肺復甦不是什麼難完成的活兒,可無論什麼操作一但涉及到完美這個形容詞,那就難似登天。

鄧明鄧主任還好理解,可週從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七八分鐘過去,患者心跳恢複,拉了一個心電圖顯示是室顫。

鄧明拿起除顫器砰砰兩下,恢複正常心率,患者被抬上平車,跟著循環內科醫生一溜小跑去了他們的監護室。

處置室裡滿地狼藉,還有一群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什麼的患者家屬。

他們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剛剛患者已經在奈何橋上排隊,那碗孟婆湯已經到了嘴邊,但是被周從文和鄧明打翻,把人給“撈”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