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70

這尼瑪是不會清掃淋巴結?!

誰再說周從文不會清掃淋巴結,祝軍第一個就要跳出去指著鼻子罵他不懂行。

他心中疑惑,側身想要找個角度看看到底是不是周從文。

三院的一名小醫生怎麼可能有這麼熟練的手法,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這不科學!

而且912的鄧主任心甘情願的給他當助手,有那麼一個瞬間,祝軍甚至懷疑黃老會分身術,正在手術檯上做手術的人是黃老。

“祝主任,小心點彆汙染術區。”黃老有些不高興的提醒道。

祝軍愣住,頓時慚愧。

瞬間失神讓他……差點犯了大錯。

“黃老,肺小結節還冇切呢吧。”祝軍連忙往回找補。

肯定是先遊離下肺韌帶,然後準備做葉切,順便遊離淋巴結。

ps://vpkanshu

“楔切,已經完事了。”黃老淡淡說道,“正在清掃淋巴結。”

“……”祝軍眼珠子鼓出來。

“兩人配合的還行,淋巴結能清掃還是儘量清掃,看樣子正常完成手術是可以的。”

“……”祝軍眼珠子差點冇掉出來。

“黃老,時間,時間。”祝軍小聲提醒。

“我聽你說還有一個半小時,我讓鄧明按照一個小時準備,時間差不多。”黃老回頭看了一眼表,“現在距離停電才過了幾分鐘,四十五分鐘內清掃4組淋巴結冇什麼問題。”

半個小時……切掉肺小結節……清掃4組淋巴結……

開玩笑呢吧!

但祝軍知道這不是玩笑,就在自己和黃老說話的時間裡,下肺韌帶旁第9組淋巴結已經清掃完畢,包裹在紗布裡被周從文取出來。

周從文視野右上角的倒計時已經變成36′22″。

數字每一次變化都帶給他巨大的壓力。

外科手術不是奧林匹克,即便上一世和國外術者同台展示手術技巧的時候,時間也不是最重要的。

必須把手術做的乾淨才行,光快是遠遠不夠的。

但這一次不一樣,停電倒計時像是幽靈一樣在周從文視野右上角催促著他。

成年人,當人不會做選擇題,周從文全都選,不光要做徹底的淋巴結清掃,還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

大心臟越跳越緩,遠遠冇有接到急診搶救時候那麼快,但腎上腺素的味道早已經彌散出來,隻是現在的周從文全神貫注,根本冇有注意。

清掃7組淋巴結,周從文還很小心的解剖遊離下肺靜脈避免造成誤傷。

25′56″,淋巴結被拿下來。

22′01″,第三組淋巴結也被切掉、取出。

清掃完三組淋巴結後,周從文把長鉗子拿出來交給鄧明,接過胸腔鏡鏡頭。

兩人冇有任何語言上的交流,一切都順暢的像是配合過成百上千台手術似的。

鄧明看著螢幕,開始清掃葉間區的第11組淋巴結。

手術做的……祝軍有些恍惚,似乎和剛剛周從文操刀的時候冇什麼區彆。

一板一眼,簡單乾淨。

隨後清掃氣管、血管旁的2-4組淋巴結。

冇見手術做的多匆忙,所有需要清掃的淋巴結都清掃的乾乾淨淨,不知不覺間手術竟然已經要結束了。

鄧明的幾組淋巴結清掃用了10分鐘,周從文視野右上角的數字越來越少,幾乎要到個位數。

距離供電結束時間還有12分鐘。

“溫鹽水沖洗。”

周從文一伸手。

溫鹽水早就準備好,水盆遞到周從文的手裡。

他取出胸腔鏡鏡頭,把水徑直倒下去。

戳卡的直徑22c比一塊錢硬幣要小。

祝軍每次倒水準備沖洗的時候都會小心翼翼,但不管怎麼小心都會有水灑出來。

所以祝軍曾經回去凝思很久,自己打造了一個漏鬥,並且囑咐手術室要把漏鬥一起消毒,當作是胸科的手術設備。

對此祝軍很得意,手術麼,很多小技巧就看你用不用心思。

一個漏鬥能費什麼事兒,省得把水撒的到處都是,無菌區乾乾淨淨的,看著也舒服不是。

他剛想提醒,然而周從文抬手就倒水,水流均勻清澈,順著戳卡進入胸腔,涓滴未灑。

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似乎給祝軍解釋了所有的疑惑。

唯手熟爾。

“準備促醒。”鄧明提醒麻醉科主任。

“哦哦哦。”麻醉科主任連忙應道。

他一樣看手術看傻了眼,腔鏡手術難道能做的這麼牛逼麼?簡直太不可思議,完全超出他對手術醫生的認知。

如果是黃老和912的鄧主任配合也能解釋,或者雖然想不懂,麻醉科主任也能認可。

帝都的大手,手術做的肯定牛逼就是了。

但現在站在手術檯上的兩位一個是鄧主任,一個是……三院的小醫生。

三院,那特麼是衛生所改的醫院,在人民醫院醫生眼睛裡三院就是基層醫院。

雖然驚訝莫名,但他來不及多想,麻醉科主任開始減藥準備促醒。

周從文視野右上角的數字已經變成個位數——00:00:08:51。

沖洗,查無活動性出血,又讓麻醉科主任看了一眼患者氣道。

氣道內冇有重新的鹽水,證明氣管瘺已經封堵的很結實。抽出鹽水,開始關胸。

周從文視野右上角的數字繼續在減少著,冷酷而無情,就像是他正在拆一個定時炸彈。

00:00:07:32。

祝軍不知道時間隻剩下這麼點,他還一直認為時間很充裕。

他隻是在內心最深處感慨著,麻痹啊!這是不會清掃淋巴結麼?祝軍看著在手術檯上忙碌的周從文心裡滿滿都是疑惑與不解。

“真是很遺憾啊。”黃老的腰慢慢弓下去,恢複了老年人的樣子,“有幾個技巧性的細節還準備讓你看看。時間緊迫,還是你們年輕人做比較好。我的手還行,但怕心臟經不住這種折騰。”

說著,黃老遺憾的搖了搖頭,“拳怕少壯,年輕真好。”

“老闆,下次有機會的。”周從文回頭眯了一下眼睛,隨後用紗布墊著,右手持刀,一刀切開淋巴結。

“淋巴結冇什麼事兒,是刺激性水腫導致的變形。”周從文把紗布上的淋巴結遞到黃老眼前。

“時間夠用,謹慎點好。”黃老點了點頭,轉身坐到術間角落裡的椅子上,緩緩閉上眼睛。

周從文也長出了一口濁氣。

難怪係統給的任務要求那麼低,名字都那麼LOW,叫【完成就好】,原來中間還有停電這個莫名的波折。

停電……周從文歎了口氣,也比較無奈。

小時候老家經常停電,但隨著時間推移,電力供應已經不再緊張,記憶中很久冇有停過電。

手術做的很漂亮,在停電的情況下自己和大師兄配合的天衣無縫,乾淨利索的吧手術拿下來。

這個任務至少是“s”級的,周從文心裡評估著。

00:00:06:22,麻醉師漲肺,冇有發現漏氣的位置,手術完美!

00:00:05:31,沖洗結束,吸引器洗乾淨鹽水,留置胸瓶。

00:00:03:21,周從文和鄧明各持一個角針,用七號線縫皮。

00:00:02:35,關胸完畢,患者幾乎同時間甦醒。

隨著關胸結束,患者甦醒,周從文的耳邊傳來“叮咚”一聲脆響。

手術結束,

任務完成。

距離供電結束時間還有2分多鐘,一直定格在00:00:02:14的數字上。

直到此時,周從文才放鬆下來。

哪怕是他這種老炮也是第一次在有人催促的情況下完成手術,真特麼的!竟然會遇到這麼離奇的事兒。

幾秒鐘後,係統麵板的顏色恢複正常。

可出乎周從文意料的是完成了一個“s”級任務,係統麵板非但冇有更加清晰,上麵籠罩的濃霧反而更濃重了幾分似的。

周從文怔怔的看著係統麵板,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