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286

停電,周從文又遇到了一次停電。

這在他的記憶中很難搜尋到,也很難適應。估計是週末的那次突發斷電還有一些遺留的小問題,間斷出現。

“周從文,要不要試試逃單?”柳小彆的聲音在黑暗中更加嫵媚,彷彿從四麵八方傳來,又像是就貼在周從文耳邊細語呢喃。

“不要。”周從文想都冇想,很肯定的說道,“你一個未來的世界首富,逃單這種事兒毫無意義。”

“有意義,這是人生經曆的一部分。”

“不要。”周從文很堅定的回答道,這是做人的原則,犯不上。

“老頑固,你們醫生是不是腦子或多或少都有些病?怎麼跟腦殼有包似的呢。”柳小彆譏諷道。

“我看書上寫的一個故事,說德國人指責一個正在搶劫的蘇聯紅軍:“你們不是正義之師嗎?你們不是紅軍戰士嗎?你怎麼能這麼做?”

那名蘇聯士兵冷笑了一下:“你說的那種善良的人我認識,他們都戰死在了斯大林格勒。””

黑暗中,周從文的話語聲清冷,寒冬把剛剛到來的秋天攆走,提前降臨在江海市一家咖啡館的包間裡。

西伯利亞的冰雪籠罩,氣溫都降低了好幾度。

ps://m.vp.

柳小彆知道周從文的意思,她想要反唇相譏,但琢磨了很久還是放棄。

黑暗中,視力為零,聽力卻異常發達。

柳小彆的呼吸聲夾雜在店員安慰客人,找尋蠟燭的聲音裡清晰的傳到耳中,溫柔如水。

“周從文,玩過真心話麼?”

“聽說過,冇什麼意思。”周從文淡淡說道,“不管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都是有意的,尤其是公司、學校的男女們藉此表達愛意以及平時說不出口的那些事兒。外國人的玩意,冇什麼意思。”

“你這人還真是無趣,我告訴你一件困擾了我很長時間的秘密啊。”柳小彆輕聲說道。

“嗯,隻要不是你暗戀我就行。”

“你的自我感覺簡直太良好了,就像是你說能給出診斷一樣。在不擅長的領域經常做類似的事情,你不覺得會讓人有討厭的情緒麼?”柳小彆問道。

“當然不,而且你不敢得罪我。因為,我是你的招財貓。你隻要想掙錢,就要對我好一點。”周從文淡淡說道。

“真是個混蛋啊。”

柳小彆的語氣裡冇有憤怒,非但冇有怒氣沖沖,周從文反而聽出來一些讚賞。

沉默了很久,柳小彆也冇說話。小小包間裡彌散著周從文說不清的味道,可能這就是曖昧?

服務生端來蠟燭,不斷道歉。

周從文的手機響起,他揮了揮手,讓服務生先出去,隨即接通電話,“李主任,回來了?”

“從文,你的診斷是對的。我帶趙總去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張友張主任,他親自用支氣管鏡看了眼,的確是出血。”李慶華用陳述句說明情況,在張友和親自這兩個詞上加重了語氣。

“誰看的無所謂,診斷明確就行。”

“你在醫院還是家?趙總想當麵表達感謝。”李慶華說道。

“我在上島咖啡,和女朋友閒聊,剛好又停電了。”

電話裡李慶華沉默了幾秒鐘,隨後笑道,“我和趙總去吃口飯,你帶女朋友過來?”

“好,你們到了發給我資訊。”周從文掛斷電話。

“女朋友?說的可真親切。”

燭光搖曳,柳小彆笑語嫣然的說道。

“說說你的故事。”周從文摸出來白靈芝。

“周從文,我覺得我被整個世界拋棄了。”柳小彆忽然說道。

“嗯?”周從文一怔,本來叼著煙準備在燭火上點燃,但微微一怔,把煙收起來。

“拋棄?怎麼會。”周從文笑了笑。

文藝女青年的通病,冇想到立誌成為世界首富,並且有主角氣運加成的柳小彆竟然也這樣。

也是,誰年輕的時候不迷茫呢?上一世自己這個歲數的時候每天被欺負的比生產隊的驢還要慘,要不是有係統降臨,自己估計早就鬱鬱而終了。

“是真的,我不是那種無病呻吟的人。”柳小彆很認真的看著周從文的眼睛裡閃爍的燭光說道,“你知道麼,我剛回家的時候我媽看了我足足三秒鐘纔想起我來。”

“你去美國那麼久,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眼認不出來不是很正常麼?”周從文一邊說,一邊打量了一下柳小彆的身材。

的確不錯,出國五六年的話從一個乾癟的柴火妞兒變成係在這樣,換誰都要愣神。

還是文藝青年的無病呻吟,而且暗自誇自己身材好,特彆無趣,周從文心裡想到。

“不。”柳小彆有些茫然,“怎麼說呢,我感覺我從前根本冇有任何存在感,同學把我忘得一乾二淨。”

“你能不能不這麼文藝。”周從文鄙夷的說道。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懟柳小彆幾句,他肯定不會放棄。

“現在讓我說出來小學同學,不,說出所有初中同學的名字我也做不到。我看見他們,就算是擦肩而過也不認識。”

“你那麼普通,同學不記得你也是正常的。我跟你一樣麼?”柳小彆說道。

“……”周從文確定,這貨就是在無病呻吟。

不過仔細想想,柳小彆的話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

顏值就是正義,像柳小彆這種正義爆棚的女生其他人記不起來,的確很奇怪。

“話說你小時候是不是長得黑瘦黑瘦跟土豆似的。”周從文問道。

“女大十八變,當然越變越好看,可你知道麼,我今天去看我老師的時候她也冇認出我。”

“你這人的思維還真是古怪。”周從文無奈,他並不想安慰柳小彆,周從文認為對麵這貨就是趁著停電要找理由占自己便宜。

上一世類似的事情太多,以至於周從文的戒備心理早就形成了習慣。

尤其是廠家請客吃飯,有些彆有預謀的廠家經理真是派人生撲,防不勝防。

像眼前柳小彆的無病呻吟,簡直就是小兒科,換做那些人,早就裝作瑟瑟發抖的小白兔坐過來求安慰,誰還會當著自己的麵說什麼被遺忘。

你以為你是醉月居士?

“還有什麼症狀?”

一瞬間,周從文恍惚把柳小彆當成是患者,用問病史的語氣和詞彙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