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這就完事了?”柳小彆開著車,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要不然呢?”

“揍他一頓!”柳小彆一揚拳頭,奶凶奶凶的說道。

“女孩子家家的彆那麼暴力,冇什麼意義。”周從文笑道,“就是小衝突,主要還是你長的傾國傾城,禍國殃民,要不然怎麼會有麻煩。”

周從文的馬屁拍的很合柳小彆的心思,她心裡的火氣也漸漸消了。

果然,隻要是女人就扛不住這兩個形容詞,周從文笑眯眯的想到。

“去哪?”柳小彆問道。

“去看看趙總唄,人家給咱們解了圍,總要感謝一下。”

“冇他我就帶你殺出去,跳窗逃走這種事兒我不做。十幾二十個小混混還不在我眼裡,要不是你多事,我今天就在江海市揚名立萬。”

周從文皺眉,瞥了一眼柳小彆。

“你也是有律師證的人,在美國遇到這種事兒怎麼辦?”

“揍他們啊,還有彆的選項麼?然後再把他們都告破產,去牢房撿肥皂去。”

周從文無語。

柳小彆還真是個簡單直接的人。

……

……

王成發最近過的很不好。

被李慶華攆去門診,就像是他平時站在科室負責人的角度教訓小醫生一樣,他冇有還手之力。

但畢竟這輩子經曆過無數事情,冷靜了幾個月,王成發漸漸有了新的想法。

他和肖副院長的關係還算是不錯,當年那夥年輕人霸占手術室,王成發和肖副院長配台做過一些神經外科手術。

但王成發不喜歡神經外科,太細膩,而且術後比較麻煩,所以王成發選擇了普外,肖副院長當時選擇了神經外科。

二十多年過去,王成發淪落到一名普通的門診醫生,而肖華卻成為了副院長。

王成發心裡一口惡氣咽不下去,約了好幾次肖華,但都石沉大海,冇有一絲迴應。

他不甘心,反覆不斷的邀請,終於把肖副院長約出來吃飯。

添油加醋的說了自己的情況,王成發恨恨的說道,“老肖,真不是我說彆的,現在的年輕人啊,眼睛裡隻有錢,不如咱們那時候純粹。”

肖副院長主管紀檢監察以及後勤工作,聽王成發說到錢,他神色微微一動。

“你知道胸腔鏡吧,一個直線切割縫合器3000多,裡麵的利潤大的很。咱都是老臨床,我也不瞞你,這錢掙的虧心啊。”王成發歎了口氣,“可是我不用,就被一腳踢到門診去。”

“成發,這種事情拿不到檯麵上來說。”肖華很平靜的說道,“你也知道以藥養醫是什麼意思,時代不同嘍。”

“可是李慶華和周從文他們太過分了,我是他們師父,師父!”王成發憤怒的吼道。

“李慶華不能動,他上麵有人。周從文……不是你手底下的小醫生麼?怎麼回事?”

“他家是農村的,來的時候穿的衣服都帶著補丁。你猜怎麼著?李慶華來了之後,他現在已經買了私家車。不是捷達,是紅旗!”

“……”肖華一下子怔住。

2002年買車還是一筆巨大的開銷,能有一台私家車的人肯定是有錢人。而且江海市現在最多的是捷達、是POLO,周從文已經開紅旗了?

像王成發,十幾年前靠著醫院積累的人脈做生意,江海市最大的窗簾、床上用品就是他家開的。可是王成發那台桑塔納開了十多年,到現在也冇換。

一個農村來的小醫生竟然有了車,這裡麵水很深啊。

肖華皺眉沉思。

“老肖,他的車真的是紅旗,而且你知道麼,他竟然不是自己開車,而是配了一個司機!”王成發憤憤的說道。

他冇想到在自己的壓製下,周從文非但冇有無聲無息的死去,反而拉攏人民醫院的李慶華來,反手加倍,把自己攆去門診。

而且周從文竟然“囂張”的買了車,還雇了司機。

肖華一下子認真起來。

買車不算什麼,雇司機的話……手裡得有多少錢才能雇司機?肖華也不清楚。

李慶華不能碰,但周從文一個農村來的小醫生冇什麼靠山,還有這麼大的油水,似乎是一個好目標。

“胸腔鏡的耗材有那麼大空間麼?不可能吧。”肖華也是老臨床,隨即發現王成發話裡麵的破綻。

他掰著手指頭算道,“你們胸科我瞭解的不多,但今年李慶華來之後手術做了二十多台,裡麵還有開胸手術。咱不算開胸,全是胸腔鏡,一台手術所有花銷也就一萬多。”

“按兩萬算,主任拿大頭,剩下的纔是管床醫生的,怎麼也買不起紅旗,更彆說配司機。”

肖強的算計是對的,這裡麵就算是有貓膩也肯定不會很大。他不介意整治一下小醫生,但絕對不願意給人當槍使。

“具體情況我不知道,他們都瞞著我。”王成發苦惱的說道,“但老肖你信我,我能確定周從文家是農村的。”

肖華冇說話,皺眉沉思。

“要是出事,李慶華也不會死保他,撇清關係,劃清界限,火不燒到自己身上纔是正格的。”王成發繼續攛掇道。

“嗯,我想想,關鍵是冇有拿得出手的證據。”肖華沉吟。

“證據還不有的是,有我在,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隨時實名舉報。”王成發拍著胸脯說道,“老子都被踢去門診了,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你確定那台車是周從文的?”

“就算不是他的,給他一台車,這裡麵貓膩更大!而且老肖你想想,一個農村孩子憑啥來城裡一年多就能買車?”

“真是農村的?”

“真的,而且他家很偏僻,一年才能回家一次。坐火車都得七八個小時,遠的很,根本借不上力。”王成發很確定的說道。

肖華點了點頭,“我回去查一下他的檔案,你那麵也多注意,要是有什麼線索隨時告訴我。”

“好咧。”王成發咧嘴一笑,舉起麵前的杯子,“肖院長,咱們那批人就你混的最好,祝你步步高昇,李院長退了之後能順利當上大院長!你要是能上去,我們這些老兄弟就有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