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

王成發不知道,在他隔壁,周從文正在和李慶華、集團公司的趙總聊天。

煽風點火,王成發還有一個度。

肖華說得對,曆史大潮奔湧向前,現在是以藥養醫的時代,隻要想活的稍微有個人樣,誰屁股底下都不乾淨。

再說,把人當驢使喚,一年乾三年的活,冇錢撐著醫院早黃了。

王成發也不敢弄的太多,把目標定在周從文這麼一個農村來的孩子身上,順便敲打一下李慶華。

兩人酒足飯飽,該說的話也都說了,便買單離去。

離開的時候,王成發隱約聽到隔壁包間裡傳來熟悉的聲音,但他仔細聆聽,卻冇了動靜。

“成發,喝多了?”肖華問道。

“冇,肖院長。”王成發訕笑,周從文是真的給自己留下了心理陰影,現在疑神疑鬼的,看誰都像是周從文。

“怎麼了?我聽說你前段時間剛在醫大做了支架手術。酒麼,能不喝就不喝。”

ps://m.vp.

“肖院長,人心不古啊。”王成發一邊往出走,一邊抱怨道,“你說咱們年輕的時候,心裡麵怎麼都還有長幼尊卑、師徒傳承的概念。可是你看看現在,都特麼亂了套。”

肖華笑了一下,王成發說的好聽,當年是什麼樣肖華心裡清楚的很。

“我辛辛苦苦把三院胸科建起來,你看現在可倒好,隨便來個小崽子就能把我一腳踢去門診。彆說李慶華,他師父祝軍怎麼樣?當年在手術室裡還不是被我訓得跟狗一樣。”

“見了麵,李慶華怎麼也得叫我一聲王師父不是,可你看看。”

肖華心有慼慼,搖搖頭,“我們科裡也都是一群狼崽子。”

“你是副院長了,他們不敢說什麼。”

王成發知道肖華來三院後組建了神經外科,他和自己一樣,也是一般的壓製著下麵的醫生。而且肖華為人陰冷,笑裡藏刀,再加上官運亨通,第三年就成了院長助理,隨後提成副院長。

肖華下麵的小醫生還真是屁都不敢放一個,哪怕現在肖華當了副院長每週查房把人罵的跟孫子一樣,那群醫生根本不敢反抗。

還是得往上走,看看自己,再看看肖華,天差地彆。王成發深深歎了口氣,“肖院長,那事兒就拜托了,我就是憋了一口氣,真的是很憋屈。”

“不能冤枉一個好同誌,也不能放過了一個……”肖華隨即開始說些冠冕堂皇的話,把王成發敷衍過去。

王成發知道肖華好色,他們神經外科無人不知,從患者到小護士再到護士長,甚至肖華連護理員都不放過。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還真是冇什麼說服力。

不過各取所需,肖華有什麼毛病和自己沒關係,王成發一路把肖華送上車,各自離去。

……

一個多小時後,李慶華出來買單,他也不知道不久前王成發和肖院長就坐在隔壁的單間裡說事兒。

把趙總送回家,李慶華再送周從文,他明顯鬆弛下來。

“從文,這回的路應該能走通了。”李慶華道。

“嗯。”周從文點了點頭,“主任你要注意一點,科裡人少,還要大量的人。”

“再要一個兩個就差不多了。”李慶華點頭應下來。

“不夠。”周從文毫不猶豫的說道。

“嗯?這都不夠?”李慶華有些詫異。

“人多好乾活,李主任,你對手術量的判斷是多少。”周從文問道。

“一年一百到二百台就是極限。”

“真的不夠。”周從文笑道,“以江海市的人口基數來講,一年400台手術打底,最多能做到一年800台,全省排前五。科裡至少要6名住院醫纔夠,要人吧。”

李慶華有些詫異。

一年200台手術他都是咬著後槽牙說的,江海市即便有那麼多患者,大多也要去人民醫院做手術。

雖然趕上請陳教授來手術的機會改變了一點頹勢,但李慶華對以後的形勢判斷依舊不是很樂觀。

周從文是不是太樂觀了。

而且全省排前五,隻有醫大的幾家醫院在自己前麵……這怎麼可能!李慶華就算是心再野,也不會野到這種程度。

“一點點來,不著急。打不過醫大,是因為咱床位有限。”周從文淡淡說道,“有合適人選麼?”

李慶華聽周從文說床位有限纔打不過醫大的時候搖了搖頭,苦笑。周從文的心可真大,自己做夢都不敢這麼想。

人民醫院牛不牛?最大的理想就是個地頭蛇。周從文可倒好,眼睛直接看到省裡。

而且人手也是問題,大問題。

現在醫院各科室都缺人,哪怕醫學院連年擴招依舊,但醫學生的培養週期長,短時間內依舊滿足不了臨床需要。

“醫務科,有個叫李然的內科醫生我看一直閒著,你看看,要是覺得還行就要過來。”

“你朋友?”李慶華問道。

“不是。”周從文實話實說,“缺人手,到處挖人。現在不動手的話怕是半年後你哭都找不到地兒。剛纔你不是還和趙總說要趕超人民醫院麼,那麵一年200台開胸手術,想趕超不容易。”

李慶華奇怪,到底是誰給周從文的信心敢這麼肯定以後胸外科的發展會日新月異。

要是冇手術做,手下一群醫生那就太尷尬了。

李慶華雖然喊出要趕超人民醫院的口號,但那隻是為了打氣,冇想到周從文竟然當真了。

算了,既然周從文說了,自己怎麼也得把那個叫李然的醫生要回來。

醫務科……李慶華心思一動,問道,“李然犯了什麼錯誤被髮配去醫務科了。”

周從文簡單講述了一遍。

李慶華哭笑不得。

集團公司那些退休的老乾部……還真是為老不尊。

這件事情他隱約有所耳聞,但誰都不會關心一名臨床的小醫生最後的結果。

包括李慶華在內所有的目光焦點都放在桃色新聞上。

把周從文送回家,李慶華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往回開。

想要做點事是真難,不吃辛苦是絕對不行的,李慶華心裡默默的想著。

這幾天袁小利他們該出院了,因為手術的事兒,自己把祝師父得罪透了,以後斷了回人民醫院的路。

那就吃更多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