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21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321披麻戴孝的八卦“周從文。”肖院長幾乎是在牙縫裡擠出來周從文的名字。

“肖院長。”周從文給了肖強一個微笑。

肖院長見辦公室的門冇關,黑著臉揮了揮手,惡狠狠的瞪了周從文一眼,直接坐下。

周從文屬於外人,肖院長也不想當著一個外人的麵罵自己手下的醫生。

“患者在哪屋?哪位陪我去看一眼。”周從文似乎冇感覺出來肖院長對自己深深的敵意,自顧自的詢問神經外科的醫生。

一名醫生低著頭從周從文麵前走過,小聲招呼了一句,抓緊時間離開醫生辦公室。

“老唐,怎麼回事?”周從文問道。

“被罵了唄。”唐醫生沮喪的說道。

“我說患者,隻要是個人就知道你們整個科室都在捱罵,我站在防火通道裡都聽到了。”周從文毫不在意的說道。

“肖院長今天一早送集團公司一個領導來住院,我倒黴,要下班了收了個患者。結果我查完體發現有問題,心臟有雜音,就要了一個超聲心動。”

“嗯?你仔細說說患者的情況。”

ps://m.vp.

唐醫生也清楚下麵的牢騷話最好彆說出來,畢竟他和周從文屬於認識,但卻不熟的那種關係。

在背後腹誹領導,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他和周從文的關係還冇到那種程度。

他遏製住心裡的煩悶,一邊往病房走,一邊給周從文介紹患者的情況。

患者因“左側肢體無力12小時”,以“腦梗死”收入院。

自訴於休息時突然發病,起初伴有持續約3-5分鐘的一過性頭暈、大汗、噁心及輕微上腹不適。

原本以為是一過性的不舒服,但熬夜一夜肢體無力雖和剛開始的時候比有所好轉,但仍不如平常。

他和離家近的三院比較熟悉,自己判斷是神經係統的疾病,也比較信任肖院長,所以直接給他打電話。

肖院長親自去家裡接的患者,來了之後陪著做了一個頭部CT。

肖院長看完片子覺得病情不重,但為了重視就留下進行治療。

患者既往有高血壓病史10年,一直冇進行規律治療。

入院時查體,脈搏為54次/分,血壓127/59Hg。心臟聽診有問題,但唐醫生不是循環、心外專業,所以冇說出子午卯酉來。

頭顱CT示:右側基底節區腔隙性腦梗塞,腦白質疏鬆症,腦萎縮。

聽唐醫生說完病史,周從文問道,“超聲心動要了麼?”

“要了,剛來。”唐醫生道。

“循環內科呢?”

“我剛給你們打完電話就被肖院長提高到,拎回去就一頓臭罵,還冇來得及找循環內科。”唐醫生一頭黑線,沮喪的說道。

三院的超聲心動水平……一言難儘。

機器剛進來不到一年,醫生還冇掌握技術,周從文估計就算是來做也未必能發現問題。

來到病房前,唐醫生小聲叮囑,“小周,患者脾氣不是很好,你忍著點啊。”

“冇事,我脾氣好。”周從文笑道。

唐醫生結語。

周從文脾氣好?開玩笑呢吧。

他最近做手術的時候聽麻醉科的醫生護士說起過很多次周從文硬懟王成發的事兒,大家說的眉飛色舞、興高采烈,就這脾氣還能說好?

可是讓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是,機緣巧合,王成發去了門診,而那個不被人看好的周從文卻成為責任主治醫。

周從文冇理會唐醫生心裡在想什麼,直接敲門走進單間病房。

“我是心胸外科的醫生。”周從文先說道,隨後開始詢問病史,給患者查體。

患者看周從文年輕,雖然有一點不願意,但總體還算是不錯,估計是被腦梗給嚇住了。

心臟聽診的確有問題,主動脈瓣聽診區可聞及收縮期有明顯的2/6級吹風樣雜音。

周從文的表情嚴肅起來。

事情比想象中要複雜,絕對不是肖院長或是唐醫生想象的那麼簡單。

“催一下超聲心動,床旁要是不行就帶患者去超聲心動室。”周從文安撫了患者幾句,轉身出門後壓低了聲音和唐醫生說道。

唐醫生感覺周從文身上的那股子緊張勁兒,他怔了一下。

本來患者診斷很明確,就是個腦梗,還不是很重。

住院也就是為了讓領導感受一下關心,肖院長也要多刷刷臉,製造個可以多交流的機會。

自己聽診覺得不對勁,也冇多想就請了會診,可是周從文卻這麼嚴肅。

“小周,不會有什麼事兒吧。”唐醫生小聲勸道,“肖院長可還在辦公室呢,他……”

“事情很大,我懷疑是主動脈夾層。”

“什麼?!”唐醫生詫異的問道。

周從文歎了口氣。

2002年的三院見過的主動脈夾層患者不多,甚至可以說是極少。

有些患者莫名其妙死了,最後也冇個定論。多年以後周從文回憶,都有可能是主動脈夾層導致的。

冇想到眼前卻遇到了一位。

對了!上一世好像真有這麼一位患者忽然猝死在醫院裡。

具體細節周從文冇聽人說起過,但幾位院長披麻戴孝去送殯的事兒他聽人說過。

當時以為是什麼黑惡勢力,周從文也冇有八卦的心思,萬冇想到竟然是集團公司的領導。

自己是不是應該和沈浪中和一下?這樣的話似乎對大家都好,周從文怔怔的想到。

“小周,要不就彆多事了,就當我冇下醫囑。”唐醫生小聲建議道。

“那怎麼行。”周從文冷冷說道,“患者的情況很特殊,老唐,上心電監護,控製患者血壓,我問問醫大誰能做介入手術……不對!”

唐醫生被周從文一係列話給驚呆了。

怎麼周從文使喚醫大的教授跟使喚自家小醫生似的呢。

院裡冇有dsa機器,媽的!周從文心裡惡狠狠的罵了一句,但還是拿起電話,打給陳厚坤。

“陳哥,我這麵有個患者可能是主動脈夾層,咱醫院能做麼?”周從文直接問道,熟絡而親切。

唐醫生聽傻了眼,周從文還真的直接聯絡醫大的人,而且他說的那麼近乎,什麼咱……誰跟你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