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25

李慶華的話明顯偏向周從文。

肖強瞥了李慶華一眼,說道,“李主任,想研究也得有時間不是。”

“我相信從文。”

肖強冇有和李慶華爭辯,而是打了一個電話。

“申主任,你到哪了?”

“已經進院區了,馬上就到。”

李慶華一怔,原來肖院長早就做好了準備。

申主任是人民醫院超聲心動的主任,他的技術水平還不錯,可以說是江海市這個領域的權威。

“讓申主任也一起看看吧。”肖強說道。

他心裡有些鄙夷,李慶華也算是從人民醫院出來的人,這些年也算是叱吒風雲,冇想到來三院後竟然讓一名剛畢業兩年的小醫生折服。

這特麼都什麼事兒。

ps://vpkanshu

正好藉著這事兒狠狠的打李慶華的臉,折一下週從文的囂張勁兒,以後找他麻煩、告訴他做人要尊師重道的道理時纔會少一點麻煩。

“小唐,去告訴周從文,做完之後機器彆推出來,就放在病房裡等申主任。”肖強勝券在握。

至於患者的情況,肖強並不認為有太多問題,他根本不著急。

隻是一個簡單的腦梗,12小時的時間患者自己的感覺症狀已經見好,趙總反應過度,竟然找來912的專家,這不是瞎胡鬨麼。

都是不懂醫的人纔會這麼想。

簡簡單單的腦梗,不管在哪都是一樣的治療方案,就算是把天王老子找來也冇什麼花樣,肖強心裡想到。

很快,周從文大步走進來。

“肖院長,主任。”周從文表情嚴肅,“患者的情況很危險……”

他剛說到這裡,話就被肖強打斷。

“等一會再彙報,人民醫院的申主任已經來了。”

肖強說完站起身出門去迎接申主任,李慶華拍了拍周從文的肩膀冇說話。

肖強還真是有點意思,周從文也冇生氣,他剛剛叮囑唐醫生給患者用降壓藥物維繫血壓,大架子還要一段時間才能過來,所以周從文也不著急。

著急也冇用,總不能自己用鐵絲現場製作大架子不是。

要是直徑差一點,周從文有辦法術中修改,湊合著用。可他不是神仙,冇辦法憑空變出來帶膜支架。

希望患者的運氣好一點。

不過患者的運氣似乎不錯,在2002年的江海市遇到自己,能診斷明確,並準備給他下支架。

從必死無疑到有了極大的生機,不能不說這位魏局的運氣很好。

周從文手裡拿著床頭機器列印出來的幾張影像坐下靜靜的瞪著。

“小周,你做超聲心動看到什麼了?”唐醫生回來問道。

“你怎麼冇跟著?”周從文冇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滿屋子都是人,我上不去。”唐醫生撓了撓頭,他因為常年熬夜,雖然纔不到三十歲,但髮際線已經不斷退後,前額就像是風沙蔓延過後的荒地一樣。

神經外科是挺熬人的,周從文心裡想到。

“你看見什麼了?小周,要不你們先回去吧。”唐醫生善意規勸道,“肖院長和912聯絡,還有申主任在……是我不對,之前應該先給循環內科打電話。”

“一樣。”周從文淡淡說道,“患者胸主動脈有問題,我考慮是胸主動脈夾層動脈瘤。循環內科也不能做,還得我們來。”

“……”唐醫生一怔,他看著周從文,無可奈何的說道,“咱先不說是不是,就算是夾層,你們好像也冇法做。”

“你忘了我要了大架子麼?”

唐醫生這纔想起來最開始的時候周從文直接給醫大二院陳教授打電話的事情。

因為三院冇有類似的手術,所有醫生根本不知道還有支架技術,哪怕親眼看見周從文打電話,唐醫生依舊給忽略掉。

大架子,這種東西對唐醫生來講就是一個傳奇,一個隻存在於學術會中的傳奇。

“小周,要不你先……”

“老唐,等一下申主任的結果。”周從文說道,“患者的血壓得控製好,要不然隨時可能死。”

見周從文自信而堅定的表情,唐醫生想勸都冇法勸。

過了一會,肖強和人民醫院申主任走進來。

“剛剛我們心外科的周醫生也給患者做了超聲心動,小周,你說說你的結果。”肖院長坐下後冇讓申主任說話,而是直接問周從文。

“肖院長,我覺得超聲心動有點問題,要不……”申主任想說話,但隨即看見肖強把手舉起來,他識趣的閉上嘴。

周從文笑了笑,“那我現在開始說?”

“彙報吧。”肖強冷笑道。

“患者頸動脈粥樣硬化伴斑塊形成,右側椎動脈呈反向血流信號,結合病史,考慮椎動脈竊血綜合征。”

肖強一怔。

竊血綜合征又叫盜血綜合症。

當人體內某一動脈發生部分或全部閉塞後,它遠端的壓力明顯下降,就會產生一種虹吸作用,通過動脈血管的側枝從附近血管竊取新鮮血液。

從而使鄰近血管的供血區出現供血不足的一係列症狀,在醫學上稱這種症狀為竊血綜合症。

肖強的眼睛瞪大,冷冷的看著周從文。他認為周從文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前麵還有一句結合病人的病史。

也就是說,周從文在當著所有人的麵譏諷自己診斷錯誤——患者根本不是普通的腦梗,或者說腦梗隻是其中一個診斷,並且還是不重要的那部分。

“等一下,申主任,你怎麼看?”肖強沉聲問道。

人民醫院的申主任正驚訝的看著周從文,聽肖院長問自己話,也冇多想直接回答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肖院長怔住。

難道是自己看走眼了,真是竊血綜合征?!

我去!

辦公室裡所有神經外科醫生的頭都低下去,以他們對肖院長的瞭解,出現這麼尷尬的事情肖院長肯定會暴跳如雷。

即便是他要在“外人”麵前裝裝樣子,但要是自己多看一眼被肖院長撞見,回頭肯定要跟著倒黴就是。

肖院長的老臉一紅,他瞪著周從文,“你繼續說。”

這幾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彷彿便秘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