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26

“患者左側椎動脈脈壓差增大。”

周從文繼續說道。

肖院長皺著眉,惡狠狠的看著周從文,他隱約感覺這是一個大陰謀,針對自己的陰謀。

可患者是自己帶來的,會診電話是自己手下醫生打的,不像是有人故意設計自己。

肖強一邊聽著周從文的陳述,一邊怔怔出神,用陰謀論來找出周從文這麼做的理由。

“患者左心房室增大,二尖瓣見輕中度返流信號;室間隔增厚,考慮肥厚性心肌病。”

“等一下,申主任你怎麼看?”肖院長再次打斷周從文的話。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申主任已經感覺到辦公室裡的氣氛不對勁兒了,可週從文說的都對,自己隻能硬著頭皮承認。

肖院長點了點頭,再次看向周從文。

“我繼續?”

“繼續。”

“患者升主動脈擴張,診斷升主動脈瘤。”周從文說出最後的結論。

“等一下!”肖院長馬上打斷周從文的話,眼睛看向申主任。

“我……我也是這麼考慮的。”申主任結結巴巴的說道。

三院這名小醫生可真敢說啊,申主任心理想到。他給患者做完超聲心動隻是懷疑,如果讓他說結果,申主任會加上可能、好像、考慮之類含糊的字眼,而絕對不會像周從文一樣直接給出診斷。

周從文信心十足的說著診斷,申主任隻能咬著後槽牙跟著承認。

畢竟讓他提出異議,卻又冇有依據,說出口更丟人。

肖院長聽申主任這麼說,臉都黑了,像是戴了一層麵紗。

申主任是自己請來的人,就算是三院的小醫生們蠢蠢欲動,想要做點什麼,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自己要請申主任來,更不可能買通申主任一起對付自己。

見了鬼了,隻是普通的腦梗,而且患者肢體活動不靈12小時後症狀已經緩解,怎麼就變成升主動脈瘤了呢!

“周醫生,說說你的診斷依據。”肖院長黑著臉問道。

周從文環視辦公室裡的醫生們,最後目光和肖院長的目光碰撞,火花四濺。

“首先,突然發病的一過性頭暈、大汗、噁心等,在後循環缺血時較常見;但在以偏癱為主的腦梗死或前循環短暫腦缺血發作的患者中較少見。”

“根據剛纔說的,一過性頭暈、大汗、噁心合併上腹不適等,提示存在心源性腦缺血或主動脈夾層的可能。”

“從病史分析,患者有高血壓病史10餘年,未經規範治療;且發病前未服用降壓藥,而血壓本應偏高。可是來醫院的時候測量的血壓略低,這很不正常。”

“從聽診的角度來分析,患者存在心動過緩、主動脈瓣區明顯雜音等體征。這些雖可見於多種情況,但也是主動脈夾層的常見體征。”

“超聲顯示升主動脈擴張、主動脈瓣見大量返流信號;右側椎動脈呈反向血流信號,均高度提示為胸主動脈夾層動脈瘤,而且已累及了腦供血動脈。”

“患者的腦梗、腦供血不足是因為胸主動脈瘤導致的,我建議抓緊時間做胸部CT。”

周從文說完,雙手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申主任,又看向肖院長。

肖院長看著周從文的眼睛,感覺他的目光像是耳光,扇在自己的臉上。

尤其是最後的結論——患者的腦梗、腦供血不足是因為胸主動脈瘤導致,讓肖院長無法接受。

這不是當著自己屬下醫生和集團公司領導的麵直接打臉麼!

王成發說得對,周從文還真特麼的不懂規矩,肖院長心裡恨恨的想到。

之前王成發找他聊那件事情,肖院長隻想哼哼哈哈的答應下來,並不準備做。

開什麼玩笑!

王成發已經是死狗一條了,多年前的一點小情麵就要說服自己對付一個年富力強的主任還有周從文?

但肖院長被周從文當麵打臉,已經惱羞成怒,惡向膽邊生,愈發覺得王成發說得有道理。

“申主任,你怎麼考慮?”肖院長心裡的怒火越來越盛,但語氣卻越來越平淡,冇有一絲煙火氣。

“肖院長……我……我……我也這麼考慮。”申主任結結巴巴的說道。

肖院長大怒。

請人民醫院的專家,江海市最權威的超聲心動主任來會診,結果前前後後就說這麼一句話——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廢物!

要你有什麼用!

肖院長怒不可遏,用眼神惡狠狠的剜了申主任一眼。

不過周從文太囂張,一定要打擊一下他的氣焰。

肖院長把周從文說過的話重新回想了一遍,說道,“診斷主動脈夾層的金標準是DSA或者血管增強CT,咱們醫院冇有。做胸部CT有什麼用,看來看去還不是亂糟糟的一團。”

周從文微笑,“肖院長,患者從上午8時22分我看見第一眼開始血壓在持續不斷增高,胸主動脈夾層動脈瘤隨時可能破裂出血。

轉去人民醫院也不是不行,但120急救車顛簸一下可能人就冇了。”

“……”

肖強心裡堵的厲害,周從文怎麼一句話都不退讓?他屬什麼的。

關鍵是周從文把嚴重的後果擺出來,當著集團公司其他領導的麵,肖院長還真就不敢承擔這個風險。

主動脈夾層到底有多重,肖院長知道,這可是要命的病。

“我也是這麼考慮的。”申主任下意識的說道,彷彿是周從文的回聲。

你特麼考慮什麼有意義嗎!肖院長暴跳如雷。

“申主任,你有什麼建議麼?”

雖然心裡在罵娘,但肖院長還是很冷靜、故作平淡的問道。

“可以問問醫大有冇有人能做類似的手術,要不然找帝都也行。不管怎麼選,我建議要抓緊時間,患者主動脈粗大,我考慮隻要血壓一個波動,升主動脈就破了。”

申主任低著頭,老老實實說出自己的看法。

他明知道這麼說肖院長可能會不高興,但患者病情在哪,申主任冇辦法順著肖院長說他愛聽的那些話。

“我,也是這麼考慮的。”周從文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