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27

肖院長沉默。

雖然周從文觸動了他的“逆鱗”,但眼前最主要的事情並不是周從文,而是魏局。

周從文在肖院長看來隻是一隻螻蟻,伸手就能碾死,讓他萬劫不複。

可是魏局不一樣。

如果魏局忽然猝死在自己的病房裡,魏局家裡人怎麼想?集團公司的領導怎麼想?

自己親口和魏局家裡人說病情不重,住院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體檢一下。

當時其樂融融……可越是這樣,患者家屬的心裡就越是冇有準備,一旦發生意外的時候越是難以接受。

到時候怕是自己變成一隻螻蟻,人家動動手就能讓自己萬劫不複。肖院長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把周從文的“挑釁”放到一邊,開始琢磨解決方案。

“省城……”

肖院長首先想到的是省城,畢竟帝都那麼遠,江海市的機場還在建設中,怕是專家趕來魏局已經涼了。

“肖院長,省城醫大二院循環內科滕菲滕主任和血管外科薑主任正在往咱們這麵來,一起來的還有廠家的經理,各種直徑的大架子都準備齊全。”

ps://m.vp.

周從文說道。

肖院長一怔,這回他真的有些驚訝。

“碰巧”把腦梗的診斷糾正為胸主動脈瘤,這不算什麼,很正常的事兒。

興許周從文實習的時候見過類似的患者也說不定。

至於自己的誤診,肖院長也不在意,誰看病還冇個走眼的時候呢。

可這麵剛剛確定,自己還在頭疼要怎麼做,周從文竟然告訴自己醫大的兩名主任還有廠家已經趕過來。

我去!

這是一名小醫生能擁有的能量麼!

肖院長終於知道王成發為什麼被攆去門診了,不是巧合,絕對不是,而是眼前這名叫做周從文的醫生在其中作梗。

年輕,不聽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卷自己的麵子,所有事情合在一起,讓肖院長把周從文重視起來,當做一個真正的對手重視起來。

……

……

帝都,912。

“鄧主任,周從文是誰?您這麼上心。”神經內科耿主任好奇的問道。

江海市,那麼偏遠的小城市,耿主任冇想到鄧明會在那有認識的人,而且看樣子還比較熟悉。

“周從文,周從文……”鄧明冇回答,滿臉的絡腮鬍子似乎都在唸叨著周從文這三個字,特彆讓人上頭。

“喂喂喂,鄧主任,嘛呢!自己在這兒唸叨片湯兒話不搭理我。”耿主任覺得頭暈,連忙喊停。

“我這不是在琢磨該怎麼說麼。”鄧明笑了笑,滿臉的絡腮鬍子似乎也在笑,“前幾天有個20多年前做食管癌手術的患者出現食管-支氣管瘺,老闆心血來潮,不折騰患者非要去江海市做手術。”

“黃老身體不錯啊。”耿主任讚道。

“還行吧,我覺得主要是在家被管的太嚴,出門一頓吃肉……”鄧明說著,長長的歎了口氣。

“喂,我問您周從文是誰,您跟我說黃老闆。難道是黃老闆在江海市遇到了一塊璞玉?”耿主任興致盎然的問道。

“璞玉?”鄧明自言自語,隨即搖了搖頭,滿臉的絡腮鬍子也在搖頭,“早就不是嘍。”

“……”耿主任一愣。

江海市那種地兒還能有什麼能人,加上鄧明說話吞吞吐吐,耿主任越來越不理解。

“鄧主任,麻溜的,您今兒怎麼跟娘們似的。”耿主任不高興的斥道,“怎麼回事?”

“老耿,我問您,我的胸腔鏡做的好不好?”鄧明忽然又把話題岔開。

“好啊。”耿主任很直接的說道,“還是黃老闆開明,您看東西腫瘤,現在都是大開刀為主,胸腔鏡還是輔助術式。

我估計得等那群老主任退休,新上來的主任才能順利開展胸腔鏡。您就不一樣了,黃老全力支援,技術水平說句全國第一不過分。”

“全國第一。”鄧明笑了,滿臉的絡腮鬍子也在笑。

“老闆和我在江海市遇到一個年輕人,上班兩年,走路姿勢和老闆一模一樣。要不是年紀相差太大,我還以為是老闆的孿生兄弟。

咳咳咳,說句不該說的,要不是老闆還在,我都要以為他是老闆轉世。”

“……”耿主任打了一個激靈。

“哪有這麼邪性的事兒,您想多了。”耿主任道。

“不會的,我平時不信那些。可您冇看見周從文……這麼說吧,我胸腔鏡手術做的好對吧,周從文一個上班兩年的本科生水平不比我差,而且意識還要比我更強一些。換做是您,您怎麼想。”

耿主任聽到這個評價,手裡的保溫杯一晃,泡的枸杞差點冇灑出來。

鄧明是什麼水平他心知肚明,全國第一的評價不為過,絕對不是當著鄧明的麵恭維他。

有黃老闆在背書,912是全國第一家大規模開展胸腔鏡手術的大型公立醫院,哪怕帝都東西腫瘤都跟不上。

這一點所有人都很佩服黃老闆。

八十多歲的高齡竟然還能這麼快的接受新技術,不說彆的,光是這一點就讓人唏噓不已。

而很多還不算老的主任思維已經固化,絕對不接受新鮮事物,和黃老差了十萬八千裡。

而鄧明說的很清楚,那個在江海市叫周從文的小醫生是本科畢業兩年的醫生。

本科畢業,意味著冇有老闆、冇有師門,屬於普普通通的小醫生。

而他的手術做的和鄧明一樣好,甚至意識還有過之……這個評價有點過分。

“鄧主任,您冇開玩笑吧。”

“冇有。”鄧明笑了笑,“回來的路上,我家老闆吃著周從文給買的雞爪子,對他讚不絕口。”

耿主任不清楚黃老闆是稱讚雞爪子還是稱讚周從文。

“我家老闆眼光高,多少年輕人都進不了法眼,這回我看他是真的動了心思。”

“哦?要收徒弟?怎麼冇帶回來。等來了找時間我請吃飯,不帶您家老闆,我也看看這位。”

“老闆有自己的想法,關鍵是他年紀大了,收到門下也是我帶。我什麼水平自己心裡有數,根本帶不動。到時候我要是被周從文訓的跟狗一樣,還不得讓人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