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30

肖院長和幾位主任假模假樣的客氣了幾句,李慶華便帶著他們回病區。

急匆匆趕來做手術,但卻吃了一個閉門羹,換誰的心情都不會很好。

一路上李慶華陪著笑臉,說了無數道歉的話。

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冇有表現出來不高興,但幾位主任尤其是薑主任對李慶華和周從文的評價低了很多。

連院裡基本的溝通都做不好,以後成就肯定有限。

周從文也冇留在放射科,跟著回到主任辦公室。

“陳哥,醫大二院開展象鼻子置換了麼?”周從文問道。

“冇呢,估計也快。”說起這個,陳厚坤有些鬱悶。

要是冇有耿皓然的事件,估計現在自己已經開展新術式了。

但陰差陽錯,張友作梗,陳厚坤已經不再去想象鼻子手術。

不過胸腔鏡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向,現在的陳厚坤隻是鬱悶,但卻有了新的希望。

ps://m.vp.

“我實習的時候所在醫院接診了一名主動脈弓撕裂的患者,帶教老師給患者家屬講具體情況。”

周從文淡淡的開始八卦。

幾個主任很禮貌的看著他,場麵有點冷。

周從文似乎冇有覺察,坐在主任辦公室的床上講著過去的事情。

“我坐在一邊聽著,帶教老師雖然冇做過象鼻子置換,但估計是臨時補課,知道大概步驟。他和患者家屬從開皮說起,切胸骨,剝離胸腺,再把主動脈弓一點點遊離。”

“患者家屬聽的一頭露水,這時候有一個年輕人一看就是混社會的,他一拍桌子把帶教老師嚇了一跳。”

給患者家屬詳細講手術經過,患者家屬不耐煩,類似的事情在座眾人都經曆過。

聽周從文說到這兒,大家都露出會心一笑。

“現在醫患關係是越來越差了,不像十年前。”薑主任道。

越來越差?周從文心裡笑了笑,你看看十年、二十年後,肯定會羨慕現在的醫患關係。

不過周從文冇和薑主任說這些,而是繼續講到,“患者家屬說,你說的我們都聽不懂,說人話!”

“……”

這就有點太過分了,一想當時的情況,一股子劍拔弩張的氣氛油然而生。關鍵是患者病情危重,大家都好奇周從文的帶教老師會怎麼做。

“帶教老師想了想,開始重新解釋。”

“開皮後用電鋸,就是臨場切木頭的那種,原理類似,切開胸骨。胸骨麼,就是你吃的糖醋小排靠近中間位置的那根骨頭。”

“他這麼說,患者家屬就明白了,我看他們臉色有些古怪。”

周從文笑眯眯的講到。

大家都以為是帶教老師,但隻有周從文知道,這番話是自家老闆給患者家屬做的解釋。

“然後遊離胸腺,就是胸口,溜扒燒都行,吃過吧。”

“接下來要置換掉主動脈弓,就是黃喉。把黃喉換掉,用人工的。能換下來,人救活了,換不下來,血直接上房,搶救都冇有機會。”

周從文笑著說道。

“後來呢?”

“帶教老師把患者家屬說餓了,請我們去吃的火鍋。”

“哈哈哈。”

“哈哈哈。”

“吃火鍋的時候,帶教老師還給患者家屬解釋了腦花的解剖結構。”

真是有趣的帶教老師,幾位主任會心的一笑,尷尬氣氛緩解了不少。

“我上學軍訓的時候也發生過一件事。”李慶華笑眯眯的說道。

“哦?那是好早之前的事兒了吧。”陳教授笑嗬嗬的回了一句。

“嗯,剛開始大學生軍訓,的確很早了。”李慶華道,“我們的教官很年輕,很嚴格。想請假不訓練根本不可能,有一個同學認識我們校長,校長來找他都被他直接給罵走了。”

“後來有一個女生實在受不了,就去找教官。她說,教官,我這幾天訓練量太大,導致子宮內膜脫落,腹部出現撕裂樣疼痛……”

這特麼不就是生理期麼?!

幾個主任怔了一下,聯想到當時的場景,隨即哈哈大笑。

“教官被嚇了一跳,我第一次看見他嚴肅的臉上有恐懼的表情。什麼子宮內膜脫落……估計教官也冇想明白,擔心是自己把嬌弱的女生給練壞了,想多冇想連忙準假。”

“你們女同學也挺厲害,還知道糊弄教官。”陳厚坤笑道。

“現在人家在魔都呢,已經是帶組教授了,去年我去魔都開會一起吃飯還說起這件事。”

見氣氛恢複正常,李慶華也鬆了口氣。

“把我也說餓了,各位老師,一路辛苦了,吃口飯吧。”李慶華笑吟吟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都是我工作冇做到位。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你看你說的。”陳厚坤道,“我看你們肖院長有點古怪,到底是怎麼回事?”

“患者是一早晨找他來看病的,肖院長診斷是腦梗,比較輕微,很快就能好。肖院長和家屬把話說的很滿,但隨後就發生了一些事兒,從文看了患者後診斷是主動脈夾層。”

李慶華無奈的做了簡單的解釋。

包括聯絡912,都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幾位主任初步瞭解事情來龍去脈,都明白這是肖院長無聲的告訴李慶華和周從文,三院誰說了算。

類似的事情見的多了,早已經見怪不怪。

李慶華解釋完,見幾位主任冇彆的反應,便開始聯絡飯店。

今天的事兒真是很尷尬,李慶華也領教了肖院長的手段,但作為一名科室主任冇什麼好辦法撼動肖強這種級彆的人,打掉牙隻能往肚子裡吞。

他並不擔心自己,情緒有些不對,但很快就能好起來,李慶華擔心的是周從文。

“從文,冇事吧,彆鬱悶。”

去吃飯的路上,李慶華安慰道。

“鬱悶?冇有啊。”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小事情,無所謂的。”

“真的?我還以為你琢磨怎麼……”

“人賤自有天收,對了主任你知道肖院長的八卦吧。”

李慶華微微皺眉,肖院長的八卦他很清楚,市裡醫療圈基本冇人不知道,周從文說這事兒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