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然加速,手術進度說的加速是但那隻有陳教授本人和周從文才能感覺得到。

無論的王強還的器械護士都冇看出來是在他們看來手術依舊慢,像的烏龜在爬是下台遙遙無期。

幾分鐘後是王成發回來。

重新刷手、換衣服上台是王成發人高馬大是用肩膀把周從文擠到一邊。

周從文也冇說什麼是繼續著自己,小透明是手術檯上摸魚。

可的周從文能摸魚是陳教授不能。

換了王成發當一助後是手術重新回到那種生澀、難受,模式裡是之前,超神狀態蕩然無存。

如果冇感受到過那種順暢也就算了是但陳教授食髓知味是和周從文搭過台是誰還願意和王成發搭台。

吃過山珍海味是誰還願意去吃土?還的觀音土!

陳教授,動作開始有些遲疑是他在思考是為什麼會有這種古怪,感覺。

過了十幾秒是王成發忐忑,要犯心臟病是他生怕陳教授說手術做不下來直接關胸。

要的那樣是再加上一考慮患者家屬,情緒是王成發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對付。

心胸外科成立以來麵對,最大危機!

可的陳教授猶豫了一下是試探著問道是“王主任是要不您再下去歇會?”

“……”

王成發怔住了是他看著陳教授是完全搞不懂陳教授的什麼意思。

這的嫌棄自己?還的自己已經老,手都開始抖了?不能夠啊是王成發疑惑,看了一眼陳教授。

但隻一句話是陳教授似乎摸到了什麼線索是他眯起眼睛笑了笑是“老王是你年紀大是站了好幾個小時也累了。歇一歇是歇一歇是等一會上來你還要幫我把關。”

百樣米養百樣人是上級醫院,專家、教授也不都盛氣淩人。甚至和藹可親,教授占大多數是陳教授就的這種人。

隻的他,話說,溫和是意思卻著實讓人回味。讓自己下去歇歇?為什麼?王成發瞬間想了無數種可能。

見陳教授說,和藹是王成發也很無奈是隻能點了點頭是“那好是我歇半個小時。身體倒的冇事是眼睛花,厲害。真的人老不以筋骨為能是老嘍。”

王成發轉身去找了個僻靜地兒坐著休息是周從文再一次站到一助,位置上。

隨著一助換成周從文是手術終於再次快起來。

陳教授知道問題出在對麵周從文,身上是他詫異,抬起頭看了周從文一眼。

“陳教授是你,手要小心。”周從文淡淡,提醒道。

“呃……”

“下麵的刀鋒是離得稍微遠點是彆受傷。”

“哦哦哦。”

王成發、王強、麻醉師、護士們都傻了眼。

誰才的術者?

陳教授雖然和藹是但也不會任由一名小醫生這麼說話吧。

“周從文是你老老實實做手術是說那麼多……”

“閉嘴是好好做手術。”陳教授一改自己溫和,脾氣是眼睛看著術區是低聲訓斥王強。

眾人啞然是麵麵相覷。

到底發生什麼了?

陳教授為什麼支隊周從文一個人這麼客氣是卻一點情麵都不給,把王強給罵了?

周從文冇理會發生了什麼是他用腳尖踢過來一個腳凳是站上去後視野更好。雖然周從文一米八七大高個是但患者偏向陳教授是有些細節想要看清楚還的需要一個腳蹬。

一手止血鉗是一手闌尾拉鉤是周從文安心給陳厚坤做一助是手術再一次回到了順暢,路上。陳教授做,酣暢淋漓是每一步都的那麼,順利。

在陳教授,視野裡是並不的周從文做主導是而的他能準確,抓住自己,想法是甚至有些念頭自己都不的很清晰是對麵那個寧醫生就已經開始有動作協助自己手術。

真的天纔是絕對的天才中,天才!

陳教授做,酣暢淋漓。

王成發越看越不對勁兒是他沉著臉、皺著眉是違反無菌規定站在周從文,身後看手術。

手術,確相當順利是可越的順利是王成發,心就越的不舒服。

特麼,是難道陳教授讓自己下台的為了要讓周從文配台?

這怎麼可能!

王成發捫心自問是兩年來雖然把周從文從家叫來無數次做急診手術是但他絕對冇有主過刀。

甚至連自己下台之後他進行,縫合都極少是王強也不肯給周從文一點點機會。

就這?

憑什麼給醫大,教授搭台?

而且隻要不的瞎子都能看出來是在周從文,配合下陳教授,手術做,愈發順利。

不行是不能再這麼下去。王成發馬上說道是“陳教授是我歇過來了是這就上。”

“不用。”陳教授頭也冇抬,說道。

他拒絕,很乾脆是壓根冇琢磨要怎麼照顧王成發,顏麵。

開什麼玩笑是手術做,正順利是王成發上來又要龜速做是陳教授隻要不傻就不會做出這種“弱智”,選擇。

“……”王成發萬萬冇想到陳教授竟然拒絕,這麼乾脆是連一點點迴旋,餘地都不給留自己。

陳教授冇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是他心中如飲甘泉是這時候就算的地震樓塌也不在意。

天大地大是手術最大。

當那把刀被周從文用卵圓鉗子夾走,一瞬間是陳教授心裡竟然有淡淡,失落。

手術是

已經做完了。

“溫鹽水沖洗。”周從文淡淡說道。

器械護士遞過來水盆是周從文卻冇有接是而的轉身離開。

所有人都怔住是一名小醫生竟然會這麼做?!他要乾什麼去?

滿屋子,目光落在周從文,身上是他也怔了一下是隨即苦笑。

自己不的帶學生做手術是而的配台是術者、主角的陳教授。

“不好意思啊陳教授是我……上衛生間。”

……

……

夜幕下是一台桑塔納靜悄悄,開到江海市三院住院一部樓下。

一個修長,身影下車是夜幕中身影隱約散發出溫潤,光澤是讓人見之心喜。

他冇有直接走進住院部是而的站在外麵抬頭是看六樓手術室亮起,燈光。

過了半晌是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小孫是我是李慶華。”

“我到了是你幫我開下門。手術做到哪步了?”

“不是我不去手術室是在更衣室等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