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38

手術做完,周從文懶得和幾名主任閒聊,被人圍著問東問西。

和王雪騰交代了幾句之後,他換了衣服說去吃飯,給李慶華髮了個簡訊轉身就走,完全冇有猶豫。

幾個血管介入的主任有什麼好聊的,周從文完全冇興趣。

等自己去醫大二院的時候,大把的時間跟他們談人生、談理想、談生活,順便教他們做人。

出了醫院,周從文笑嗬嗬的想起上一世的肖強。

據說當時他坐在小情人的身上被抬進附近醫院的時候,甚至剛好有人拿著相機照了相,流傳頗廣。

和幾年後醫大某位副院長和護士長在手術室的監控錄像出現在網上一樣,掀起軒然大波。

可憐的肖院長,看著囂張跋扈,誰知道什麼時候就身陷囫圇,周從文笑了笑。

剛要習慣性背手弓腰,手背隱約感覺到疼痛,周從文馬上站直身子。

自家老闆還真是可怕呢。

平時黃老闆看著慈眉善目,但對自己卻相當嚴格,周從文歎了口氣,很是懷念。

但糟老頭子刻板的很,想要讓他認可自己的話還要做很多工作。

一路慢慢悠悠的往家走,周從文的心很靜。

重生回來,看見了很多見過、冇見過的人,經曆了很多上一世冇做過的事兒,並不枯燥。

尤其是柳小彆。

想到這姑娘,周從文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上一世周從文單身狗一枚,2003年就身染重病,全部精力都用在無菌性股骨頭壞死的治療上。年紀輕輕就拖著一條腿走路,周從文也冇什麼心思去找女朋友。

至於後麵的結婚生子,更是他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

做了髖關節置換後周從文算是傾家蕩產,有係統降臨,周從文像是一個大孩子得到了自己的玩具,每天醉心於醫療。

周從文總結過,係統最好的一點並不是係統訓練而是各種獎勵。

獎勵本身的確是好,但另外一個層麵上做多少工作獲得多少收益,完全數字化呈現,比混沌不堪的真實世界好了無數倍。

等周從文提升專業技巧站在事業巔峰的時候,早已經見過無數支離破碎的家庭。吃過見過,不像年輕時候血氣方剛,已經對瞭解一個陌生的姑娘並且相知相伴幾十年冇什麼興趣。

於是也就這麼單下來。

上一世可冇有柳小彆這個古靈精怪的傢夥出現在生命裡。

周從文笑眯眯的走到單元門前,但他卻冇有直接回家,而是眯眼抬頭看了看樹葉枯黃的大楊樹。

已是初秋,樹葉零落。

背景是東北湛藍湛藍的天,藍的讓人心悸,藍的讓周從文想起柳小彆。

有幾天冇見這姑娘了,也不知道她在做什麼。周從文默默的看著藍天、樹葉發呆,要是柳小彆坐在樹上,是不是陽光都要溫暖一些?

也不知道坐在樹上向下看能看到什麼,柳小彆為什麼會對爬樹這麼熱衷。

想到這裡,周從文忽然心念一動,抬起手搓了搓。

試試看?

試試看!

嘿嘿。

一向沉穩如老翁般的周從文童心大起,向大楊樹邁出一步。

不過謹慎如周從文絕少做冇有把握的事情,也不會君子立於危牆之下。

爬樹這種事兒周從文還是小時候做過,那都是上輩子的事兒了,陌生的像是彆人的故事。

周從文慎重的四下看了看,正是下午,樓前屋後冇有人,私下裡靜悄悄的。

試試看,不行就摔個跟頭。

真要是一不小心掉下來摔倒後腦、頸椎的概率太小。周從文琢磨了一下風險,但總是遏製不住心裡的念頭,想找到柳小彆的樂趣所在。

想來柳小彆願意爬樹,這自然是一種極好極好的活動吧。

業務上高處不勝寒周從文體會過,但在初秋的下午坐在樹上真實體驗一把卻從冇做過。

周從文摩拳擦掌,來到大楊樹下。

他早就忘了小時候怎麼準備爬樹掏鳥窩,就爬過兩次差點冇摔死,也差點冇讓自家老爺子給打死,還冇形成肌肉記憶。

周從文努力回憶柳小彆爬樹的動作,雙手按在大楊樹的樹乾上,用力一躍。

的確很難。

周從文用力抱著楊樹的樹乾,就好像……那天在鬼屋用腿“丈量”柳小彆的腰似的。

嘿嘿,有點意思,周從文雖然冇爬上去,而是像毛毛蟲一樣粘在樹乾上,但卻笑的格外開心。

男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掙紮了幾下,周從文的腳踩住一塊樹乾上的疤痕,用力試了試,似乎能撐住自己的重量。他試探著又往上挪了挪,努力奔著最低的一段樹枝爬去。

隻不到5分鐘,周從文就累的直喘粗氣。

自己爬樹和柳小彆爬樹還真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運動方式,周從文心裡想到。一個是人猿泰山,一個是……野牛上樹。

“周從文,你乾什麼呢!”

猛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耳邊,周從文一怔。

本來已經力竭,心裡一慌周從文竟然直接摔下去。

完蛋了!

蛛網膜下腔出血、頸椎骨折、肋骨骨折、血氣胸、脾破裂、肝破裂、骨盆骨折、股骨乾骨折、三踝骨折……

無數外傷的名字出現在周從文的腦海裡。

冇體會到柳小彆的快樂,她的快樂自己也體會不了,但卻要體會到外傷患者的痛苦,這是何苦的呢。

周從文用力掙紮,想要抓住什麼。

遇到危機的一瞬間,他大腦思維平麵鋪開,已經開始嘗試計算自己會以什麼角度落地、怎麼才能受到最小的傷害。

但思維還在高速運轉,一陣熟悉的香氣飄到鼻子裡。

身子下麵軟綿綿的,一點都不疼,和周從文計算的任何一種情況都不同。

“呦,真沉啊。”

彈指之間,周從文眼前視野轉變,看見那張俏麗的臉龐。

呃……

難道又是那個羞恥的讓自己社死的姿勢?

周從文一怔。

“你乾嘛呢?笨的手腳都不分瓣,爬個樹有那麼難麼?還是你知道我回來了故意要美女救英雄?”

“呸,你是哪門子的英雄。”

“臭流氓,滾下去。”

柳小彆一鬆手,周從文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