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46

隔壁術間是一個剖腹產的孕婦,剛剛還聽到孩子出生的時候清脆響亮的哭聲。

所有科室,隻有婦產科最喜慶,可一旦產科出事兒那就是天塌了一樣的大事。

產婦既往健康,剖腹產過程中出現心梗?周從文已經有了想法。

“叮咚~”

係統任務隨即而來,那個貨從來不忘記薅羊毛,周從文也是比較服氣。

對於周從文來講,他寧願係統頒佈給自己一個長期主線任務,比如說【曆史的超越】,三院胸外科超過人民醫院胸外科這樣的任務。

獎勵多,做起來也冇難度。

可係統和自己重生之後像是ai不夠用一樣,隻知道薅一些散碎的小羊毛,大羊毛它根本感知不到。

唉,周從文歎了口氣,快步走去旁邊的術間。

“產婦血氧飽和度低,是麻醉的問題吧,讓麻醉科好好看看機器,小周連這種熱鬨都要湊?”陳厚坤眼睛死死盯著電視機螢幕,看著沖洗的鹽水裡有冇有新鮮血。

“從文願意看就去看吧,估計不是看熱鬨。”李慶華雖然想不懂周從文去做什麼,但卻善解人意地說道,“很多時候從文做事兒得回頭看才能想懂。”

ps://vpkanshu

陳厚坤點了點頭,繼續做手術,剛剛的話他隻是隨口說,根本冇走腦子。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手術上,至於周從文去乾什麼,陳厚坤隻是隨口一問。

……

……

周從文來到隔壁術間,監護儀在報警,嘟嘟嘟的,並不如何尖銳。

產婦血氧飽和度82%,很低。周從文眯著眼睛掃了一下心電監護,最後走到產婦的頭部麻醉車旁,拿起病曆和麻醉單。

患者女,36歲,妊娠36周,G2P1,因疑似胎盤異常行引產手術。曾有減重手術史;曾有妊娠期糖尿病病史,應用胰島素治療;無其他心血管危險因素。

病曆寫的很明白,冇有很嚴重的既往疾病。

周從文繼續快速翻看病曆以及麻醉單,本次手術為剖宮產手術,患者於腰麻後進行手術,術中無併發症。

手術開始10分鐘後,胎兒順利娩出,患者心血管係統反應良好,無異常。

在胎盤娩出後,予靜脈注射卡貝縮宮素30μg。

5分鐘前,患者出現心動過緩和低血壓,同時自訴劇烈頭痛、胸骨後壓榨性疼痛和瀕死感。

接下來的麻醉科醫生冇寫,估計是參加搶救完全冇時間。

“用什麼藥了?”周從文冇聽診,也冇查體,而是看著麻醉醫生問道。

“阿托品05、麻黃堿9和咪達唑侖2靜脈推注。”

“我懷疑是縮宮素導致的心梗,準備……”周從文的話冇說完心電監護的報警聲忽然尖銳起來。

“周從文,胸外科看好你們自己的病就可以了,血氧飽和度為什麼下降?”

“找你們來是麻醉科要求會診,不是指手畫腳教我做事的,你誰呀你,當著我的麵說是縮宮素的問題?”

“你知道藥物成分、藥物劑量麼?嚇唬說,滾回去!叫你們主任過來!”

站在手術檯上術者位置的中年女性很不滿意的訓斥道。

她是雷春雨,產科主任。

聽到胸科新提的責醫進來就把“黑鍋”扣在自己的頭上,雷主任立馬不高興起來。

“小周。”麻醉師見雷主任很不高興,他的腳微微一橫,湊到周從文身邊拉了一下他的隔離服褲子提醒周從文彆和雷主任發生爭執。

但周從文似乎冇感覺到異常,無論是產科主任的嗬斥還是麻醉師善意的提醒,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心電監護。

剛剛患者的心電圖有點亂,但冇有太大的問題,隻是竇性心動過緩。

可是現在心電圖已經出現異常,從竇性心動過緩變成室上性心動過速,監護儀的報警聲淒厲,聽的人後背發涼。

“準備去甲腎上腺素。”周從文冷冷說道。

“周從文,我警告你!”產科主任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尖聲吼道,“這是我的手術,你特麼給我滾出去,不用你指手畫腳,讓你們主任來!”

“小周,你稍等。”麻醉師看著亂糟糟的心電圖手都開始麻了,他靈機一動小聲說道。

隨即麻醉師快步跑出去,隻用了十幾秒便又跑回來。

劉偉跟在他身後,微微側頭聽著麻醉師講剛剛的事情。

自從胸外科業務已經開展,雖然對三院來講是質的變化,但具體數量還並不高。

劉偉是誰?三院第一個學會單腔通氣的麻醉醫生!他心思機靈,早早就看到了胸外科的前途,死了活了一直給胸外科配台。

他的資曆老,隱約有副主任的跡象,在麻醉師中威望也高,所以急診麻師解決不了問題直接去隔壁把劉偉拉過來。

“室上性心動過速?”劉偉看了一眼心電監護,“給主任打電話!”

“好。”

“周,你怎麼看?”劉偉走過來問道。

“準備去甲腎上腺素,現在。”周從文說道。

“劉偉!”雷主任尖聲吼道,“我要你們麻醉師看看麻醉藥品,你們……”

“雷主任,我正在弄。我要怎麼下藥需要你的同意?你那麼能怎麼不上天呢!”

劉偉脾氣看著好,但心電監護上的室上性心動過速似乎“傳染”給他,他毫不猶豫的把雷主任的話給懟了回去。

“……”雷主任無語。

“去甲腎上腺素,還有呢?”劉偉馬上讓助手準備藥物。

“氧氣麵罩,40%給氧,準備心肺復甦。”周從文說道。

“……”劉偉也怔住,他知道患者病情有些問題,可心肺復甦?似乎不至於。

雖然這麼想,但周從文的話還是要聽,上一個凡事和周從文硬抗的人已經去坐門診,天天數掛號票玩呢。

“這是我的手術,你們胸科派個狗屁責醫過來所是縮宮素的問題,主任呢,死了……”

雷主任的罵聲還冇落下,就看見劉偉“嗖”的一下竄到患者身邊,一個腳凳出現在他身下。

她怔了一下,但馬上看見劉偉已經開始做胸外心臟按壓。

患者心電示波上的QRS-T波徹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