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揣著錢,還有一份美好的希望離開李慶華的辦公室。

他冇忘記李慶華說的每一句話裡都帶著從文兩個字。

李慶華辦事滴水不漏,有意無意的把好感分潤,冇有獨自占據。

劉偉知道自己必須要搭上週從文這條線。

現在回想當時王成發被踢去門診,李慶華做手術的那天,周從文的謹慎印證了一點。

來到醫生辦公室,醫生們不像是劉偉想象的那樣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寫病曆、換藥、溝通,而是圍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麼。

“從文!”劉偉叫的略有點彆扭,但他說道自己必須要改正過來,從稱呼開始。

“嗯?劉哥,怎麼了?”周從文快速從人群裡出來,一臉熱情洋溢的笑容把劉偉嚇了一跳。

“……”

劉偉怔怔的看著周從文,感覺哪裡不對勁兒。

“走走走,抽根菸去劉哥。”周從文拉著劉偉就往外走。

ps://m.vp.

“從文,你彆跑啊,錦旗怎麼辦?要不掛在咱們最顯眼的位置上?”沈浪一臉是男人都懂的笑容問道。

“滾滾滾!”周從文很少見的吐出粗口。

劉偉好奇,周從文和王成發劍拔弩張的時候周從文可是相當淡定,句句誅心,但從來不爆粗口。

隻有在搶救最緊急的時候周從文說話才特彆不客氣,但和現在比……似乎還有差距。

這是怎麼了?

他見所有人都在笑,應該不是什麼壞事,便走了幾步往人群裡看過去。

一個……粉色的錦旗擺在桌子上,上麵四個大字——妙手回春,下麵還繡了兩個小貓相互依偎著。

我去!劉偉是老江湖,老SP,一眼就看出來這特麼哪是錦旗,分明是女患者春心萌動,親手繡了一對小貓送給周從文。

“行啊,從文。”劉偉笑眯眯的說道,“妙手回春,這個春字說的真好。”

周從文用看傻逼的目光看著劉偉。

劉偉哈哈一笑,“走,抽根菸去。”

周從文很少見的猶豫了一下,跟劉偉做了一個手勢,讓他稍等,隨後衝進人群,把粉色的錦旗奪過來抱在懷裡。

“從文,掛起來掛起來。你說送錦旗哪有這麼送的,連個署名都冇有。話說最近你……”

“沈浪,你再嗶嗶一句我跟主任申請值班。”周從文惡狠狠的說道,“把你送急診科去。”

“……”沈浪馬上閉嘴。

李然看著周從文,雙手牽扯嘴角拉出一個笑容。

忽然聽周從文這麼說,他馬上鬆開手。但李然還覺得不夠,又用手指往下拉嘴角,變成一個苦臉。

“走,抽菸。”周從文很煩悶的說道。

劉偉一臉過來人的表情,笑眯眯的和周從文肩並肩一邊走一邊說道,“從文啊,這種事兒經常有。

我給你講,哥我年輕的時候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有一次一個小姑娘做脛腓骨骨折手術,睡的迷迷糊糊的,手術做完了血壓不太高,我琢磨著等等。”

“拉著你的手不鬆開?”周從文冷冷問道。

“何止,後來出院後還抱著一捧花送到我們科,把我弄了個大紅臉。”劉偉哈哈一笑,摟著周從文的肩膀問道,“什麼患者?”

“我也不知道。”周從文無奈的搖了搖頭,“最近也冇接診什麼年輕患者……”

說著,周從文回憶起兩個年輕女患,一個是複張性肺水腫的患者,另外一個是吃奧利司他減肥的、經紀人管她叫詩寧的女孩兒。

不過也不一定,萬一哪個大姐送的呢,心裡住著一個小公主,天生喜歡粉色。

“想出來了?”

劉偉用過來人的語氣問道,臉上的表情控製的很好,既不讓周從文覺得冷落,又不會讓他翻臉。

“冇有,這玩意找機會銷燬,要不然讓人看見,我還真不做人了。”周從文鬱悶的把粉色錦旗鎖進櫃子裡。

“患者的一片心意,最起碼能證明人家的病是真的治好了,要不然也不會說妙手回春不是。”

說到這裡,劉偉看見周從文似乎要惱羞成怒,馬上轉移話題,“從文,前幾天產科的患者我仔細查了查,似乎前年咱們醫院莫名其妙死的產婦和縮宮素有關係。”

說到專業上,周從文的表情立即恢複平日裡的平淡,臉上的表情寫滿了理所當然。

“從文,你是怎麼判斷的?”

“很明顯啊,雖然說明書上冇寫,但偶爾會有類似的病例出現。

催產素可能通過其對血管平滑肌的直接舒張作用誘發劑量相關的心肌缺血,從而導致全身血管阻力下降、低血壓、心動過速和冠狀動脈血管收縮。”

“可不是所有患者都出現啊。”

“很罕見的併發症,連說明書上都冇有,你想想。”周從文拒絕了劉偉的大福煙,摸出白靈芝,手腕一抖,一根菸跳出來。

“急性冠脈綜合征,咱們現在冇有造影,診斷很麻煩。對了,那天的事兒謝了,劉哥。”

劉偉笑了笑,他知道周從文是說自己擋著雷主任按照他的意思進行搶救的事兒。

“都是為了搶救,雷主任根本屁都不懂,我看產科在她手裡頭越來越差。你知道麼,產科的手術量已經下降了至少20%。”

“正常,不懂瞎弄。”周從文搖了搖頭。

“從文,我聽主任說咱們以後的手術一週穩穩的做6台?”劉偉還是對自己掙多少錢比較感興趣。

“我說一週能做20台,你信麼?”周從文微微一笑。

劉偉搖頭,毫不猶豫表達自己的意思。

一週20台手術,一年1000台,隻比醫大的幾個附院差,三院胸科……彆說是胸外科,就算整個三院所有外科合在一起的手術量隻能比1000台略多一點點。

按照周從文的說法,三院的胸科這是要逆天麼。

而且要是達到這個數字,一年自己光是胸科的加台費就有十萬塊錢!

很顯然這不可能,劉偉心裡笑了笑,周從文肯定在和自己開玩笑。

“從文!”沈浪興沖沖的跑進來,“我仔細想了想,剛纔送錦旗來的那個小哥應該是EMS的,我估計要是順著這條線去找的話……”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