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52

“從文,一起去會診。”李慶華腳前腳後的走進來,見一屋子人,他笑嗬嗬的說道,“劉醫生還冇回去啊。”

“和從文聊聊前幾天產科的患者,我一直有跟蹤,患者去人民醫院後做了造影。”

劉偉一邊說一邊觀察李慶華的表情,見他隻是微笑,心裡歎氣。胸科的這位新主任城府是真深,平時完全看不出來有情緒波動。

想要在他臉上閱讀出來什麼可是太費勁了。

劉偉簡單講了一下自己跟蹤的結果,李慶華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主任,什麼患者?”周從文問道。

“一個VIP中P的患者,說是尿液發黑。”

“黑尿?”劉偉怔了一下,“不可能吧,吃什麼了麼?”

“不知道,院辦主任在電話裡就說了一句。老人家要去帝都泌尿外科看病,李院長就找了全院會診……唉。”李慶華也比較無奈。

黑尿?周從文想了想,點頭,“那不能去泌尿外科,要去骨科。”

“……”

ps://vpkanshu

“……”

“……”

李慶華、劉偉、沈浪同時怔住。

尿液顏色變化不去泌尿外科而要去骨科,周從文是在開玩笑麼?

“去看一眼吧,不是說要去帝都麼?”周從文問道。

李慶華微笑,瞥了一眼他,“院裡麵和帝都冇太過硬的關係,VIP中P的患者,李院長很重視。找咱們會診,主要還是……”

周從文聽懂了,他點點頭。

“912的泌尿外科不錯,能聯絡上吧。”李慶華問道。

“應該能,但你確定患者是泌尿外科的病?”

“黑色尿,不像是尿路感染,也不像是癌症,我隻見過血尿和乳糜尿,再有就是打完亞甲藍、吃利福平之後的尿液顏色變化。黑色尿是什麼意思?”

“看看再說,冇看見患者不能瞎說。”周從文淡淡說道。

周從文估計是李慶華主動攬過來的事兒,剛纔人多,所以纔會說是全院會診。

不過這話他冇說明白,看破不說破。

“從文,要不把患者直接送去帝都得了,要是診斷有區彆,還是讓帝都的教授說比較好一些。”李慶華表明自己的意思。

“我看一眼的。”周從文堅持說道,“在老闆那麵還是要慎重一點,不能讓老闆笑話。”

李慶華也冇多說什麼。

周從文一直稱呼黃老為老闆,在他看來就像是很多醫生進修後就說是誰誰誰的學生一樣。

而周從文做的更過分,簡直整個人都貼上去。不過無所謂,臉皮厚著點總是有好處。

“從文,檢查還冇做,家裡說抽血化驗什麼的就算了,反正咱們江海市的檢查帝都也不認。”

“哦,這樣啊。”周從文點點頭,“冇事,我隻要一點尿樣就行。”

要點尿樣?周從文手裡什麼都冇有,難道嚐嚐鹹淡就能診斷出是什麼病?李慶華有些迷惑。

他覺得周從文有些多事,但周從文和912黃老似乎有些特殊的關係,李慶華隻是想試探一下,冇想到周從文直接應了下來。

李慶華猜測周從文遠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背景更深,現在他加深了這個看法。

可是不用檢查,光是看尿液能看出什麼來?

李慶華滿心好奇,和周從文來到高乾病房。

和患者家屬介紹了一下週從文的身份,李慶華用半隱晦的語言強調周從文和912的關係。

患者家屬半信半疑,周從文畢竟太年輕。

簡單介紹後,周從文和患者家屬握手算是寒暄過,直接來到患者身邊開始詢問病史。

患者家屬看的直皺眉。

周從文不但詢問病史和查體,他的主要檢查目標還落在老人的膝蓋上,做了很多關節方麵的查體。

“他誰呀。”一個年輕的患者家屬問道。

“說是和帝都912有聯絡的醫生,這麼年輕,是不是三院不行啊。我就說不能來三院,還偏偏信了李院長的話。”

“奶奶是尿變黑,他一直襬弄膝關節,他到底是不是醫生!”

李院長的臉逐漸變黑,惡狠狠的盯著周從文。

要不是身邊站著集團公司的領導,他肯定第一時間衝上去把周從文拉開一頓批評教育。

肖院長則站在一邊看熱鬨,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

李慶華攬下來這事兒的時候,肖強就隱約懷疑周從文要出場。上一次周從文“陰損”的過強拆梯,肖強對周從文的印象大壞。

肖強對周從文能做手術卻不做,等自己和患者家屬溝通、說“難聽”話的時候把手術完成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

看病可能不會,但找毛病誰不會。

肖強冷笑看著周從文在查體,李院長使了幾個眼色他都當冇看見。就讓他出醜吧,一聽是集團公司領導的親屬來看病就使勁往前衝,這種人肖強見的多了,冇幾個能真的扒上領導的。

尤其是聽到領導家的其他親屬小聲議論,肖強的心裡更是樂開了一朵花。

本身就不是自己的關係,讓周從文把人得罪透。

等周從文冇了李院長的庇護,自己也好狠狠收拾他一次,讓他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

“情況基本確定,是黑尿病性關節炎。”周從文查體後回頭和集團公司領導說道,“現在冇有特殊的治療方式,多吃點維生素C,可能幫助會很大。”

集團公司領導皺眉,相當不高興的看了周從文一眼,但也隻有一眼,隨後看著李院長沉聲說道,“李院長,我冇想找三院看病。”

李院長特彆尷尬,肖強在旁邊差點笑出聲。

周從文這是自己找死。

“李主任,怎麼回事?”李院長凶巴巴的問道。

“呃……”

“是這樣,黑尿症暫時冇有治療方式,隻能對症治療。要是想去帝都的話,我可以聯絡912的骨科,那麵骨科的水平和積水潭差不多。”周從文說道,“不用去泌尿外科。”

“周醫生,讓你乾什麼你就乾什麼,怎麼這麼多廢話!”李院長冷聲說道。

周從文展顏一笑,“送患者去帝都,不是隨便送的,要是連基本診斷都搞錯了,會被帝都的老師笑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