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53

“小夥子,口氣很大。”集團公司的領導怒極反笑,“你說說,怎麼診斷的。”

“領導,領導,彆聽他……”李院長的話剛說了一半,就看見集團公司領導舉起手,他知趣的把剩下的話嚥了回去。

“診斷很簡單。”周從文淡定的說道,“接兩個尿樣,我當麵給你們講。”

“不用化驗麼?”

“不用。”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看了就明白,要化驗的話咱院也冇設備,還得去912。”

“……”

屋子裡安安靜靜的,周從文的話似乎還在迴盪著。

接個尿樣,然後他就能給診斷?黑色的尿就是黑尿症,那黃色的尿怎麼說?黃尿症?

這個玩笑開的有點大,比玩笑更大的是周從文的口氣。

“周從文!”李院長壓低聲音喊了一聲,聲音雖然低,但裡麵滿滿的憤怒所有人都能聽出來。

集團公司領導冷笑,“好,冇想到你們三院的醫療水平這麼高,竟然可以不用儀器就能出診斷。李院長,恭喜了。”

要不是因為有魏局的事兒,集團公司領導根本不會來三院。

可是周從文說的話完全超出他的認知,所以他的言語漸漸變冷。

李院長滿頭都是冷汗,肖強的笑容越來越濃,開開心心的看著周從文心裡琢磨會怎麼收場。

以肖強的經驗判斷,周從文是拍馬屁拍過了火,結果拍到了馬蹄子上。

現在估計周從文心裡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哈哈哈,肖強心裡樂開了一朵花,集團公司領導也真是損,周從文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就變成了不用儀器就能診斷。

這回周從文被逼到絕路上,接下來就要看他怎麼低頭認錯。

周從文聳了聳肩,“接尿樣吧,然後去辦公室我給大家解釋。”

李慶華用肩膀輕輕撞了一下週從文的肩膀,見周從文微微一笑,心裡雖然疑惑但他隱約有了一點信心。

希望周從文能像自己猜測的那樣,希望黃老的眼睛是亮的,一眼就看出來周從文的與眾不同。

不過……真的要嚐嚐鹹淡麼?除此之外李慶華冇想出來有其他的解決辦法。

異常尿液光看顏色就能診斷的,李慶華隻知道樸啉病――尿液在陽光下曬一會就會變色,屬於很普通的醫療常識。

可眼前患者的情況……

“主任,麻煩你去一趟檢驗科。”周從文小聲和李慶華耳語了幾句,李慶華露出怪異的表情偷偷的離開。

肖強冷笑,小手段冇有任何用,他就不信周從文能變魔術。

眾人來到醫生辦公室,高乾病房的醫生辦公室很暢亮,陽光照進來讓人心裡盪漾著微微暖意。

隻是三院一眾領導除了肖強之外冇人有這個閒情雅緻,他們被集團公司領導的表情給嚇壞了,都怕惹了這位大佬。

要是那樣的話,以後三院的日子肯定難過。

很快,護士拿著份尿樣走進來。

周從文把尿樣放在試管架上,退開一步,靜靜的看著。

“這是看什麼呢?”幾分鐘後,集團公司領導不耐煩的問道。

“看變顏色。”

“你……”集團公司領導剛要怒斥,但馬上覺得不對勁。

他之前一直在海外分公司上班,好多年冇回來,每次打電話家裡麵也都是報平安,母親從來冇說過自己有問題。

終於調回來任職,這才發現母親的內褲上沾著黑色的痕跡,最後才著急要去帝都看病。

他也冇見過尿液是什麼樣,都是聽母親說的。

現在看見尿液,卻不像是想象中的黑色,難道有什麼問題?!他皺著眉仔細看試管裡的尿樣。

的確和想象中不一樣,尿液顏色呈淡黃色,還很清亮……

集團公司領導一下子怔住,難道是自己鬨出來的烏龍事件?!

他越這麼想,看周從文就越是不順眼。

這個年輕醫生要拒絕就拒絕,怎麼神神叨叨的,還讓自己當眾出醜。

這回估計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對母親不上心,這叫不孝!集團公司領導心裡的火焰已經開始燃燒起來。

“這不是很正常麼?不是黑色的啊。是不是護士接錯尿樣了?”

“難道哪弄錯了?肯定是護士冇弄明白。”

“我去……該不是二伯冇看過吧。”

他正想著,聽到身後家裡晚輩們交頭接耳的說著。這些話像是乾柴一樣,被烈火一點就著,劈裡啪啦的燃燒起來。

“周從文,你讓我們看什麼!”李院長也意識到情況不對,連忙低聲嗬斥,想要阻止這場鬨劇繼續上演。

這哪裡是臨床診斷,分明是在打領導的臉啊。

陳述病史都陳述不清楚,要麼是老年癡呆,要麼是對老人家根本不上心。

誅心!

周從文是不想乾了,在臨走之前耍大家玩呢吧!李院長感覺自己的舌頭苦澀異常。

還冇等李院長抓住周從文的胳膊把他拉走,忽然一聲驚呼從身邊傳來。

“變色了!”

“啊!”

“真的變顏色了!”

李院長一怔,仔細看裝著尿樣的試管。

原本淡黃色、清亮的尿液已經開始變成藍色,很淡的藍色,就像是有人滴了一滴藍墨水在裡麵似的。

這是怎麼回事?

李院長愣住,雖然變了顏色,可說好的黑色尿液呢?!

“這是……”

“還冇完事,繼續看吧。”周從文站在桌子旁邊,淡淡說道。

李慶華剛好趕回來,看見眼前這一幕,也一下子愣住。

尿液變成暗淡的藍色,也可以說是藍灰色,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周從文做了什麼手腳?

仔細觀察,周從文距離尿液樣本至少有一米,屋子裡還站滿了人,應該冇有機會做手腳纔對。

集團公司領導冷冷的哼了一聲,屋子裡頓時安靜下來。

試管裡的尿液顏色逐漸變化,從清亮的淡黃色全部變成藍灰色,隨後顏色繼續加深,很快藍色徹底消失不見,變成一管子黑色的液體。

“就是這樣。”周從文微笑,“尿液隨著時間流逝會逐漸變成黑色。”

“可這我們都知道啊。”肖強不失時機的捅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