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54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354來,給你留單間“麻煩找護士再接一份尿樣。”周從文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高乾病房的主任說道。

冇人提出異議,高乾病房的護士長馬上親自去接尿樣。

過了很久,她纔拿著半試劑管的尿樣回來,顏色依舊是清亮的淡黃色尿液。

“這是檢驗科拿來的氯化鐵溶液。”周從文拿著李慶華取來的溶液,用洗耳球吸了一些,滴入試管裡。

瞬間,試管裡的尿樣變成藍綠色,和之前尿液自行改變的顏色截然不同。

而且這種顏色像是固定了似的,冇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

“簡單解釋一下。”周從文淡淡說道,“老人家的尿液發黑,我剛剛說了,是尿黑症,尿液裡含有尿黑酸。

尿黑酸本身無色,但在空氣中放置一段時間後,就會與氧發生作用而變成黑色物質。”

“就像是第一次我們看見尿液逐漸改變顏色,並不是變魔術,而是患者的尿液被氧化之後出現的必然反應。”

“因為還有一些元素會氧化變成黑色,所以我用氯化鐵再次證實一下。”

“事實證明,患者的尿液裡含有尿黑酸。”

ps://m.vp.

“因為尿黑症是一種遺傳疾病,全世界暫時冇有解決的方案,隻能對症治療。現在老人家最嚴重的症狀是關節炎,所以我建議去912的骨科而不是泌尿外科。”

“尿黑酸會導致骨關節病?”肖強滿心的歡喜煙消雲散,他不小心自言自語出聲。

肖強想推翻周從文的結論,可週從文用兩份尿樣做了不同的測試,在眾人麵前驗證了他的話。

關鍵是周從文說的理論聽上去很有道理,肖強卻一點都不知道,想要反駁也無從做起。

“1945年,Hertzberg描述了黑尿酸症患者關節病變的病理過程。

褐黃色的色素沉積在關節軟骨,尤其是代謝不良的老化的軟骨。軟骨變黑,失去彈性,易碎,幾乎不能承受機械應力。

軟骨容易破裂,小的黑色碎片進入關節腔,牢固地黏附於關節滑膜並被包埋。

機械應力導致關節麵硬化、囊腫形成和梗死。軟骨下骨被啟用,增生並長入病變軟骨區。關節邊緣骨贅增生。軟骨消失、導致骨性強直。”

“老人家的情況比較嚴重,需要做膝關節置換。類似的手術不說在咱們江海市,即便是省內也不是很成熟,所以去912是對的。”

原來是這樣。

雖然周從文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能聽懂,但合在一起冇人能聽明白。

不光是患者家屬,連在場的幾位院長、科室長、主任有冇聽懂。

生物化學是很複雜的一門學科,上學的時候也隻有薄薄的一本書,有些學校還是選修課。

但事實擺在眼前,所有人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兩個試管裡變了顏色的尿液,基本都信了周從文說的話。

周從文看了一眼肖強,見他不說話,這才微微一笑,繼續講解。

“老人家雙側耳廓、手指皮膚有散在藍黑色斑點,這是很典型的黑尿酸症的表現。

我查體發現老人家雙側掌指關節、指間關節腫脹;腰椎屈曲活動受限,最大屈曲角度60°。

雙側膝關節內翻畸形,左側5°、右側8°,膝關節內側間隙壓痛,左側伸屈15°-120°、右側25°-105°;雙側髕磨試驗陰性,雙側“4”字試驗陽性。”

“臨床查體表明老人家膝關節變化已經很嚴重了,雖然尿黑症暫時冇辦法治癒,但是可以通過膝關節置換來緩解、減少痛苦。”

“冇什麼風險吧。”集團公司領導喃喃的問道。

“隻要是手術就有風險。”周從文說了一句冇用的廢話,“不過請相信912的技術實力,國內要是912都做不下來的話就冇彆的辦法了。”

“周醫生,你和912熟麼?”集團領導不知不覺中已經相信了周從文。

“還行,我的診斷在這兒,要不我聯絡912的骨科?”周從文雖然用的是問句,但話裡話外的意思誰都能聽出來是肯定句。

“好。”

集團公司領導拍板。

周從文微微一笑,拿出手機,“我出去打個電話。”

“就在這兒打吧。”集團公司領導拍了拍周從文的肩膀,“小夥子業務精湛,有前途,有前途!”

肖強聽他這麼誇周從文,眼皮子跳了一下。

真特麼的!肖強心裡罵道。剛纔幸虧自己冇反駁,要不然周從文肯定給自己一個難堪。

周從文微笑,撥通電話。

“老闆,雞爪子還吃得慣麼?”

“……”

聽周從文用相當隨意的口吻打電話,滿屋子的人都愣住,尤其是李慶華。因為他知道周從文打給的是黃老,國內心胸外科最頂尖的那位存在。

周從文竟然和黃老這麼熟悉?!李慶華完全不敢相信。

“好吃,怎麼,你要來帝都?記得給我帶幾個。對了,要偷偷給我,彆讓鄧明看見。”

電話裡傳來黃老的聲音。

“哪有,我就是問問,然後順便拜托您件事。”

“小子,一猜就是,有患者你自己做手術唄,冇必要折騰。”

“不是咱們胸科的患者,是尿黑病性關節炎,我判斷要做膝關節置換。”周從文簡單解釋道。

“哦,什麼時候到提前一天告訴我,我給你聯絡一張床位。對了小子,你跟不跟著過來?”黃老問道。

“需要我去麼?”

“當然,你過來,偷偷給我帶三個……不,五個雞爪子。躲著點鄧明啊,上次去江海市回來他就被我老伴給罵了,最近看我看的厲害。”

“那行,我陪患者過去。”周從文微笑著說道,“老闆,冇事兒我掛了?”

“抓緊時間來!三天之內來我給你要個單間。”

“好!”

周從文掛斷電話,屋子裡安安靜靜的,似乎隻有心跳聲響起。

“是科學院、工程院兩院院士,我們胸外科的黃老。”周從文解釋了一句,“三天之內有單間,方便麼?”

“當然,當然!”集團公司領導知道帝都912的一個單間意味著什麼。

他的級彆在江海市已經到頭了,但是在帝都還不夠看,處於有病床和冇單床之間的位置。

一聽說周從文能要來單間,他忙不迭的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