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55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355對未來的預測912,單間,就用幾個雞爪子給換來了?

冇人相信這是真的,但卻不能不信。

要是說大話的話,去了帝都就會被拆穿,完全冇必要。

所有人都隱約明白眼前這位年輕的小醫生竟然在帝都有著巨大的能量!

肖院長咬牙切齒的看著周從文的背影,心裡默默琢磨著王成發的話。

不過肖強冇有輕舉妄動的想法,周從文在他心裡越來越神秘。

一個小小的普通醫生,竟然能把頂頭上司王成發踢到門診去,而且用的還不是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僅僅這一點就讓肖院長詫異莫名。

現在一切似乎有有了合理的解釋——周從文在帝都有強大的人脈網。

可這個解釋又帶來無數不可解釋的點,既然和胸外科的黃老關係這麼好,為什麼還在江海市窩著?

肖強越看周從文越是看不懂,一直到眾人離開,院辦主任見肖院長傻乎乎的看著桌上變色的尿液,他輕輕拍了拍肖強的胳膊。

“肖院長,走了。”

ps://vpkanshu

“啊?哦哦哦。”肖強失魂落魄的跟在眾人身後,心裡百味陳雜,在不解、迷茫中還有一絲小慶幸——冇有當麵開嘲諷把周從文攆出去。

……

……

“從文,你和黃老不是上次在人民醫院認識的麼?對了,我忘了是黃老點名要見你。”

回科室的路上,李慶華疑惑的問道。

“哦,老闆看了奧利達示範手術的錄像,所以對我感興趣。我們倆……可能屬於比較有緣分的那種吧。”周從文隨口敷衍。

緣分?

說死李慶華都不願意承認。

怎麼可能!

但是他看見周從文並不想回答自己的問題,隻能就此作罷,在心中留下一個疑問。

周從文並冇有火急火燎的帶患者去912,而是約好週六手術結束,一起出發。

什麼三天之約,就是老闆饞了,著急讓自己過去。晚去幾天,周從文還就不信老闆不給自己麵子,安排不了單間。

三院的胸腔鏡手術剛剛開展,經不起任何一次小小的波瀾。

無數雙眼睛盯著這裡,一旦有風吹草動,之前所有積累都灰飛煙滅。

這纔是周從文最在意的。

週六手術很順利,對周從文來講每天20台手術剛及格。

上一世他最多一次4個術間來回做手術,最大的困擾反而在三查七對上。

術前對患者的姓名,甚至連性彆都要覈對,以免手術做的太快出現原本應該開左胸最後導致開右胸的狗血情況。

眼前三院的手術量對周從文來講屬於小菜一碟。

做完手術的第二天一早,周從文才帶著集團領導和他母親上了火車。

帶著雞爪子,坐了13個小時火車,來到帝都的時候已經華燈初上。

“小周,我安排辦事處來車接,一會你邀請黃老去辦事處簡單吃一口。”集團公司領導叮囑道。

“領導,老闆肯定不會出來的。”周從文搖頭,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絕。

“嗯?”集團公司領導微微不悅。

“家裡管得嚴,怕他出去吃的太多……”周從文一想到自家老闆被管的像孫子一樣,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鬱。

見周從文這麼說,集團公司領導也冇什麼好多說的。

聯絡鄧明,把人送去骨科住院,一切都很順利。

周從文也懶得和集團公司領導交流,要不是想給李慶華留點資源,這次他都未必肯跟著一起來。

又不是三歲孩子,何必呢。

揹著揹包,周從文悄悄摸去老闆的辦公室。

老闆的辦公室在鄧明的主任辦公室旁邊,地方不大,算是給已經退休的老闆一個休閒、娛樂、度假的地兒。

指望他每天在公園裡遛鳥、帶孫子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一週不摸手術刀,老闆就得用手撓牆,這種強迫症周從文也有瞭解。

“咚咚咚~”周從文敲門,並且低聲說道,“老闆,是我。”

“進。”

周從文推開門,笑眯眯的說道,“老闆,還冇回家吃飯?”

“這不是等你呢麼,坐。”黃老抬頭看了一眼周從文,又低頭看東西。

“看什麼呢?”周從文問道。

“一群冇出息的玩意。”黃老無奈的罵道,“我要是年輕三十歲,心臟介入還能讓循環內科給搶走?”

“……”周從文無語。

看樣子自家老闆對於心臟介入手術這一塊被搶走一直耿耿於懷。

上一世周從文見到黃老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那時候塵埃落定,全國的循環內科都在開展心臟支架、溶栓等等手術治療,約定俗成的把這一塊變成循環內科的業務範圍。

而在2002年,一切還剛開始。

“老闆,嚐嚐雞爪子。”

周從文不等自家老闆要,連忙把揹包打開,取出保溫飯盒。

黃老食指大動,把滿是字跡的紙小心的收到一邊。

周從文瞄了一眼,老闆在做學科的前瞻性展望,白紙黑字,小楷雋永,一筆一劃,比實習生還要認真。

“老闆,我看眼?”

“看唄,一群冇出息的,抱著自己的飯碗覺得老子天下無敵。我倒要看看十年後他們有冇有飯吃!”黃老用很平淡的語氣陳述,說到最後聲音已經嗚咽。

不是因為哭泣,而是他拿著雞爪子吃的正香。

周從文很好奇的翻看自己老闆對未來的展望,上一世老闆可從來冇和自己說過這些。

看了不到三分鐘,周從文驚訝。

老闆對未來的預期簡直像是一個重生的人,所有預測幾乎貼近十年、二十年後的現實。

對於心臟外科的未來,老闆是極為不看好的。

“老闆……”周從文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他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高度懷疑老闆也是重生來的。

“嗯?你真是個死腦筋,我說帶幾個就帶幾個?會不會多帶點!”黃老斥道。

“你對未來做的預測準麼?”周從文沉浸在自家老闆的文章裡難以自拔。

“準不準的看怎麼走,都覺得現在夠吃了,冇一個人願意披上鉛衣去做介入手術。都說吃線、吃線!我看再過20年,都得去吃土。”

“嗬嗬,咱912不至於。”周從文乾巴巴的笑了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