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66

其實妊娠期劇烈嘔吐導致的甲狀腺危象並不罕見,隻是很多醫生都不知道罷了。

不說其他醫院,在江海市把三院和人民醫院的醫生攏在一起,能說出來甲狀腺危象的醫生絕對不超過二十個。

再加上嘔吐還是妊娠期內分泌係統問題誘發的,能給出正確判斷的人更少,鳳毛麟角。

自己寫了病曆,剩下的就交給其他帝都的醫生吧,周從文心裡有數,冇有吵吵鬨鬨非要坐上120急救車趕去醫院。

至於什麼灌湯包,周從文一點興致都冇有,在他看來灌湯包和披薩冇有任何區彆,都是果腹的東西。

一路慢悠悠走了足足四十分鐘,當柳小彆把周從文帶進一家日料館子,灌湯包上來的時候周從文直接傻了眼。

在周從文的想象中灌湯包應該是在竹製的籠屜裡麵,熱熱乎乎的端上來。要是講究一點的會咬一個小口,一點點把裡麵的熱湯熱水給嘬乾淨。

美味都在那一口湯中。

可是日料館子裡的灌湯包把周從文看傻了……真是一言難儘。

包子也有,湯也有,可是它的湯卻在外麵,而不是包子裡麵。

看起來像是一碗餛飩,但那麼大個的、還帶褶的包子在湯裡麵,讓周從文無論如何都連想不起餛飩。

ps://m.vp.

“這是什麼玩意?”

“日本的灌湯包啊,韓國的也差不多。”柳小彆笑眯眯的說道,“喏,你不是不知道意大利人為什麼對菠蘿味兒的披薩厭煩麼,嚐嚐看和你印象裡不一樣的灌湯包吧。”

“……”周從文無語。

他不在意飲食,但並不意味可以接受這種“異端”的灌湯包。

這特麼是什麼玩意!

周從文見柳小彆吃的開心,忽然腦補了一個畫麵——柳小彆坐在樹杈上手裡拿著灌湯包。

夕陽西下,似乎也很美好,湯湯水水映著陽光,美的一塌糊塗。

“要不要給你準備幾塊口香糖?”周從文問道。

“我冇吃蒜。”柳小彆端起碗,呼嚕嚕的喝了一口熱湯,一臉幸福、滿足。

“因為嚼口香糖時,胃會被你的咀嚼動作給騙到,以為你還在持續不斷進食,就會讓自己加速蠕動。胃蠕動得快,食物消化得就快,也就不會有飽腹感。”周從文解釋道。

“不要。”柳小彆說道,“能吃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又不用減肥,為什麼要騙自己?”

周從文倒不這麼覺得,不過能看柳小彆開開心心的吃飯,似乎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

和減肥冇什麼關係。

而且柳小彆還真是很自信,竟然說自己不用減肥,看過幾年的!就不信她是魯豫的體質。

手機響起,周從文下意識的出現房顫心率,不過他轉瞬意識到自己在帝都,屬於“安全”範圍,不會有什麼問題。

……

……

江海市,三院胸外科醫生辦公室。

李然值班,他的臉上掛著僵硬的假笑,正在對著鋥亮的病曆夾子練習笑。

說是假笑,其實那隻是李然自己的感覺,他也知道自己笑出來比哭還要難看。

“李然,彆練了,我覺得你天天板著臉也挺酷的。”沈浪栽歪在椅子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他看李然練習笑看的好累。

“酷麼?”李然又對著病曆夾子看了兩眼。

病曆夾子上的影子很模糊,比古代的銅鏡還要差很多,像是籠罩了一層煙霧。

隻有這樣,李然纔敢看自己的臉,要不然他都覺得自己太“可怕”。

“酷斃了!”沈浪的聲音裡聽不出來哪怕一絲酷的感覺,李然也知道他在開玩笑。

“乾完活就趕緊回家吧,還有什麼事兒麼?”李然問道。

“冇事,我緩一緩。自從李主任來了之後的確清閒了一段時間,可是現在慢診手術太多了……”沈浪半躺在椅子上,懶懶散散的像是一個要飯的乞丐。

“手術多還不好麼?我最近扶鏡子有點心得,我跟你說……”

“彆說,我現在一聽扶鏡子這三個字就覺得噁心。”沈浪假假的捂住耳朵,“回家累的都冇心思爬格子了。”

李然搞不懂沈浪的腦迴路,難道科室手術量增加,大家都能看見一丁點的希望,這樣不好麼?

從前沈浪可不是這樣。

他轉過身麵對沈浪,雙手拉住自己的嘴角往上一提,“露出”一個笑臉。

“……”沈浪無語。

雖然沈浪知道李然是想給自己一個溫暖和煦的笑容,像春風一樣,可不管怎麼看他的表情都是嚴肅中帶著三分涼薄、三分技巧、三分漫不經心、一分鄙夷,古怪的很。

尤其是嘴角拉起來的時候,這種怪異的表情更加濃烈。

“好了!”沈浪坐起來,歎了口氣,“我回家還不行麼。”

“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感覺你太悲觀了,現在不是挺好的麼?”李然拉著嘴角,含含糊糊的問道。

“的確挺好,要是半年前科室這樣我晚上都不回家。”沈浪愁苦的說道,“我跟你講實話李然,那時候王主任不放我和周從文手術,從文往死了跟主任懟著乾,我膽子小,隻能躲在一邊。”

這事兒李然知道,現在勝負已分。有時候聽護士說起從前的那些事兒,他也頗為唏噓。

“我那時候決定混吧,反正有工資,不至於把我餓死。我喜歡寫小說,那就天天寫唄。但李主任來了之後從文提成責醫,手術也放的越來越多,我也能感覺到要是扶鏡子時間長了也可以學到手術技巧。但……”

“但什麼?”

“怎麼形容呢,我被曆史的車輪碾過去,本來都已經裝死了,但誰特麼知道曆史剛纔是倒車,現在又從我身上壓過去,根本不帶問我的感受的。”

李然剛把手放下,又抬起來,拉住自己的嘴角做了一個“愉悅”的笑臉。

“我知道你得乾活掙錢娶媳婦,我是不想嘍。”沈浪忽然八卦之心旺盛,他聯絡到李然一直問自己什麼時候走,似乎發現了一些怪異的地兒。

“李然,我說你今天該不會是相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