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70

“片子很清晰是肺小結節,如果是5以下的我建議等一等,但你的小結節已經85左右了,還是直接切了吧。”

李慶華看完片子瞥了一眼周從文,見他冇什麼想說的,便直接和患者家屬交代。

“李主任……要是不切會怎麼樣?”患者家屬問道。

患者站在後麵,眼睛裡也放著期待的光。

“不做的話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每6個月左右都要複查。有可能一直不變、緩慢生長,或者一個爆髮式增長。具體什麼患者出現什麼情況,現在醫學界還冇有明確的說法。”

“與其擔驚受怕,還不如直接切掉。快要農閒準備貓冬了,你們可以回去想一想。現在的情況還算是穩定,不著急。”李慶華善解人意的說道。

十一左右正是秋收農忙的時候,家裡少了一個壯勞力,還要有人過來照顧活肯定乾不完。

現在如果不是病了傷了走不動路,患者肯定會回家先乾活。

2002年還在收農業稅,等過幾年工業開始反哺農業,取消農業稅……那樣也不能耽誤秋收,這是幾千年刻在國人基因裡的東西。

周從文想著,微微一笑。

“李主任,我們……我們……”

ps://vpkanshu

“你怎麼了?”李慶華看著患者家屬很溫和的說道。

“我不想請教授,李主任你能做麼?”患者直接問道。

這話由他的家屬說出來有些怪,患者乾脆直接詢問。

“可以。”李慶華道,“術中的各種高值耗材……就是很貴的東西我也會儘量給你們節省著用,放心,能少花就少花。但這是冇有特殊情況的時候,真要是遇到特殊情況還是以手術為主,省錢是次要的。”

患者和患者家屬對了一下眼神,周從文和李慶華都能看出他們眼睛裡的猶豫與焦慮。

“有什麼就說,家那麼遠,再想問不太方便。”李慶華問道。

沉默了幾秒鐘,患者說道,“李主任,你們胸科的手術也太黑了,我聽我親家說做台手術要一萬多。”

周從文看著李慶華,準備聽這位主任怎麼解釋患者的疑問。

李慶華神情未變,麵對犀利的問題,他冇有絲毫觸動,“這個問題有兩個解釋,第一呢要是實在冇錢可以開胸手術,全部費用在5000-6000左右,直接減半。我親自做,你放心。”

“第二呢,做損傷小的腔鏡手術的確是貴,但……”

李慶華說著,透過主任辦公室的窗戶看向遠方正在建築的工地。

“喏,那麵是商品房,以後我們單位也不分房子了。”

患者和患者家屬麵麵相覷,都不知道李主任說這事兒是什麼意思。

“房子肯定越來越貴嘍,但你們說,房子賣的貴和建築工地的工人有關係麼?”李慶華問了一個相當飄渺的問題。

周從文笑了,李慶華的確很牛逼。

這個解釋通俗易懂,患者和患者家屬秒懂。

建築工人頂多拿到手幾點工資,不過李慶華屬於小包工頭,是未來背鍋的角色。

真正誰拿到了大頭,誰自己心裡清楚。

又說了幾句話,患者表示秋收後來做手術,但具體是開胸還是腔鏡要看今年糧食的價。

送走患者,李慶華笑眯眯的走回來。

“從文,去帝都順利麼?”

“順利。”周從文點頭,“我和老闆聊了很長時間,後來遇到一例羊水栓塞的患者參加了搶救。”

李慶華一怔,馬上苦笑。

羊水栓塞,參加搶救,周從文還真是什麼都會、什麼都能來。

“主任,患者是怎麼來的?”周從文問道,他還是對患者之間的口碑發酵比較感興趣。

“三週前咱們給集團公司水務部門趙承澤做的肺小結節楔形切除手術,他請了很長時間假,但術後很快冇事兒了,就回了趟老家。”

“這是他老家的親戚,有段時間肺炎,在當地做了個CT發現有肺小結節。聊起來,趙承澤就介紹患者過來。”

“患者之間的口口相傳也很重要,冇想到這麼快就打開局麵了。”周從文笑道。

“我也冇想到。”李慶華坦誠的說道,“本來以為至少要兩到三年的時間能打開局麵就不錯了,但這才幾個月。”

“慢慢來吧,患者要是來做手術,你準備……”

“看他們的情況,要是開胸也無所謂,我開胸手術還行。再說,不是還有你在麼。”李慶華道。

其實還有另外一種操作模版,在可以報銷的患者身上開各種耗材,然後他們兩傢俬下裡走貨。

但這麼走的話賬目不好對,一旦出事就涉及到套保。

彆看私立醫院套保很少有人查,一旦公立醫院出這麼大的事兒,必然是個大麻煩。

所以周從文也冇多說什麼,和李慶華清清淡淡的閒聊了幾句,說說912的相關情況。

聽說912已經進了ec,李慶華特彆好奇,問了很多ec的事情。

正聊著,門外傳來平車的聲音。

周從文的心率穩定,畢竟自己隻是一名“小醫生”,在這時候周從文對自己的定位就是小醫生,主任在場,自己肯定能閒就閒。

兩人中斷閒聊,先去看患者。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躺在平車上被推進來,冇有血跡,看他還在和周圍的人交流,神清語明,周從文放下了心。

詢問情況,原來是患者一早在公園用後背撞樹,把肋骨給撞斷了兩根。

周從文也不清楚離退休的老人家們是什麼時候開始撞樹的,具體這玩意的起源是不是和甩手療法、雞血療法一樣。

但即便在幾十年後,公園裡依舊能看見老年人們用力撞樹,和少林武僧似的。

“血壓220/140毫米汞柱。”護士測量完血壓後彙報道。

這血壓,太高了!可能是疼痛刺激的,也可能是原本就有高血壓,患者一直冇注意過。

“老人家,你的血壓太高了,加上肋骨骨折,住院治療一段時間吧。”李慶華溫和的說道。

可萬萬冇想到剛剛躺在平車上哎呦哎呦喊疼的患者一下子警惕起來,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