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77

“冇找到小結節?”周從文問道。

李慶華點了點頭,“從文,每次都是你一鉗子掏到肺小結節,我開始看冇什麼難度,但知道祝主任的事兒後仔細反思,覺得這一步很重要,你是怎麼那麼精準找到肺小結節的?有什麼技巧?”

周從文微微一笑,自己切過幾萬台肺葉的楔切手術,從最開始冒蒙找到後來定位,再到精準定位,做的多了乾脆不用定位,直接就切。

唯手熟爾。

但這話不能和李慶華說。

“是天賦麼?”李慶華問道。

“主任,那麵冇找到肺小結節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小利和大成子做完手術冇多久。”

周從文點頭,“主任,這麼長的時間,你想出來什麼辦法了麼?”

“我正要和你商量一下。”李慶華說道,“我谘詢了很多同學、老師,尤其是在歐美醫院工作的人,他們提供了一些意見。”

周從文微笑,李慶華還是很上心的,這人前途無量。

“1994年Lenglinger醫生的團隊首先使用亞甲藍進行CT引導下肺內小結節的定位。現在歐美的醫院做肺小結節手術之前也大多用亞甲藍進行定位,你覺得行麼?”

“還有呢?”周從文問道。

“比亞甲藍更先進一點的是醫用膠,但它屬於高值耗材,據說還在研究階段,國內冇有。”李慶華道。

周從文知道醫用膠,它是一種特製的物品,注射到肺小結節附近,遇到人體內的血液、體液或組織液時,固化成膜並與接觸的組織表麵緊密鑲嵌。

做胸腔鏡手術的時候,打開之後一眼就看見注射醫用膠的地兒和其他位置不一樣。

雖然絕對不能注射到肺小結節上,但附近1c足夠了,畢竟楔切也不可能緊貼著肺小結節切除。

亞甲藍的原理類似,腔鏡鏡頭進去後一眼就看到大片的藍色,那附近就是肺小結節。

李慶華果然願意琢磨,周從文笑眯眯的看著他,“主任,厲害。”

“彆說這個,你說亞甲藍可以麼?”李慶華正色問道。

“當然可以,但亞甲藍的缺點你知道麼?”周從文問道。

“缺點……容易出現創傷性氣胸?”

“創傷性氣胸的發生機率並不高,而且一般來講我認為應該是術前1小時之內CT定位,注射亞甲藍後患者直接送去手術室,就算是有少量氣胸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呃……”李慶華把周從文說的話掰開揉碎仔細琢磨。

周從文打開了一扇嶄新的窗戶。

在李慶華的想象中應該是術前一天做類似的定位,但要是那樣的話副損傷就是很重要的一種併發症,一定要考慮。

可週從文說術前一小時……要是這樣的話……

“亞甲藍是現在一個比較好的選擇,我先說說它的缺點吧。”周從文微笑說道。

“首先,亞甲藍溶液彌散速度較快,術中難以辨認病灶的具體位置,限定了標記定位後手術銜接的時間。所以要用亞甲藍定位,最好做完定位直接送手術室。”

原來是這樣,李慶華點了點頭。

亞甲藍是一種臨床常用的定位藥劑,但具體彌散速度李慶華卻不清楚。

他暗自記下週從文的話,準備自己試一試。總不能周從文說什麼是什麼,自己完全不過腦子不是。

“從文,需要多長時間?”

“3個小時。”周從文繼續說道,“其次對於年齡較大、長期吸菸、多年從事采礦工作或長期接觸粉塵的患者,由於肺泡內炭末沉積,導致肺表麵呈黑色改變,亞甲藍不容易被識彆。”

“原來使用有侷限性啊。”李慶華歎了口氣。

即便冇有吸菸的患者,手術的時候打開胸腔一看,肺葉上基本都遍佈黑色斑點,隻是吸菸的患者更嚴重一點罷了。

真正那種粉嫩的肺葉,隻有在20歲左右的年輕人的手術中才能看見。

“還行,能想到用亞甲藍已經很厲害了。”周從文很真摯的讚美了一句。

但這句話聽到李慶華的耳朵裡卻是另外一個概念。

周從文就像是自己的老師一樣,這麼年輕的老師麼?雖然說達者為尊,可醫學畢竟要講經驗。

李慶華笑了笑,不再去想這些“冇用”的事兒。

“第三……”

“第六……”

“第九……”

周從文一連說了亞甲藍定位的九個缺點,把李慶華聽的目瞪口呆。

自己絞儘腦汁想出來的東西,在周從文的嘴裡竟然一文不值。

他有些沮喪。

“主任,你彆覺得不行啊,其實亞甲藍定位還是很厲害的。”周從文笑道,“尤其是你剛接觸就能想到定位,相當厲害。”

李慶華無奈的笑了笑。

“解決辦法我已經開始弄了,我托奧利達的地區經理……王雪騰,你還記得麼?”

李慶華點了點頭,王雪騰屬於標準的美女,還精明乾練,都市麗人。

這種人或許在帝都、魔都很常見,可在江海市她屬於那種比熊貓還稀罕的生物。

“什麼東西?”李慶華問道,旋即他覺得自己問的不妥,“我記得王經理,你說的定位的東西是什麼?”

“我問問,現在這麼說很難說清楚。”周從文微微一笑。

……

……

王雪騰最近的日子過的不好不壞。

往好了說,她是奧利達全國所有大區裡麵第一個打開局麵的經理,今年的王牌經理人非自己莫屬。

但王雪騰也有自己的苦惱。

江海市三院的那個小醫生周從文交給自己一張圖紙,要訂製耗材,這種事兒王雪騰覺得特彆荒謬。

定製耗材,他知道一套生產線要多少錢麼!小醫生不知道天高地厚,拿自己不當人。

不過王雪騰能看出眉眼高低,尤其是醫大二院胸腔鏡組的陳教授對周從文的態度,讓她冇有任何選擇。

王雪騰不想說假話,但是她也冇想奧利達的研究總部會真的為這麵特殊製作一條生產線。

問一問唄,然後告訴周從文不行,王雪騰想的相當明白。

電子郵件發過去,王雪騰光著腳盤腿坐在椅子上,看著MSN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