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82

“戴維·貝爾坦斯?你怎麼來了?”柳小彆笑吟吟的問道。

“柳老闆?是叫你麼?”周從文的聲音傳來,好奇的問道。

“總聽你稱呼黃老叫老闆,我覺得這肯定是個特彆牛逼的稱呼。”柳小彆道,“柳老闆,怎麼樣,厲害不!我就問你厲不厲害!”

周從文看著柳小彆一臉得意的表情,攤手,望天,無語。

柳小彆這姑娘怎麼這麼願意玩?

不過和小孩子的遊戲不一樣,奧利達的董事長戴維·貝爾坦斯站在門口,一臉錯愕,彷彿看到了鬼似的。

“柳……老闆。”戴維·貝爾坦斯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又稱呼了一聲,隨後開始用帶著紐約腔調的英文手舞足蹈的和柳小彆交流起來。

周從文表情古怪的看著這一幕。

柳小彆可以啊,和奧利達的大老闆這麼熟,她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人越多周從文就越是有些煩躁,一群黑西裝堵在自己家門口,他們要乾什麼,fbi麼。

“小彆,你和他們熟?”周從文很不高興的問道。

ps://vpkanshu

一般情況下週從文很少會遷怒他人,但這麼多人黑壓壓的堵在家門口,他連說話的語氣都支棱起來。

“這不是你讓我去專利局註冊,然後我琢磨著得掙點錢麼。”柳小彆笑眯眯的說道,“找了梅奧診所李維教授,準備做了幾台類似的手術,手裡有文章要發表。胸腔鏡精準切除肺小結節,劃時代的科技變遷,這個標題怎麼樣?”

“……”周從文無語。

柳小彆真是逮到一隻羊能把羊毛都薅禿的那種人,自己就給她一個小玩意的圖紙……等等!周從文馬上意識到柳小彆話裡麵說的是什麼。

“你說……”

“是啊,我準備找廠家定製,然後把奧利達、強生什麼的都叫到一起。不過奧利達好像已經做出來了,和你圖紙上畫的差不多,就是申請專利慢了點。

那麼多科研經費都打水漂了,還真是遺憾呢。”柳小彆笑眯眯的說道。

“不過好像和他們有些糾紛,關於專利的,打官司唄,我準備聘請一個大律師團,由我領銜,直接把奧利達打到破產。”

奧利達的所有人聽柳小彆這麼說,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周從文歎了口氣,柳小彆和自己的思維還真是差不多。

接下來柳小彆的話他冇聽到,也懶得聽。

“專利獨家賣給誰咱都能大掙一筆,這還不算,關鍵是我在股票市場放空了幾家公司。”柳小彆像是偷吃了雞的狐狸一樣,笑的賊沁兮兮的。

“知道了。”周從文擺了擺手,“準備給誰,奧利達手裡要是有現貨的話就和他們合作吧。”

“你怎麼這麼著急?”

“掙錢是你的事兒,做手術是我的事兒。”周從文說道。

“晚一點有更多錢。”

“都說了掙錢是你的事兒!”周從文又強調了一句。

柳小彆和奧利達的人交流,隨後扔給周從文一個黑色手提箱,“你要的東西,周從文,你知道你的話讓我……讓咱倆損失了多少錢麼?”

“冇事,使勁去薅羊毛,錢這種東西想掙的話不多得是機會麼。”周從文打開箱子,看到簡單卻又實用的套管針,心裡樂開了花,“多掙點。”

柳小彆帶著奧利達的人離開,周從文看著箱子裡的套管針笑眯眯的像是麵對老情人一樣。

肺小結節定位的利器,精準切除的寶貝,有了它肺小結節的胸腔鏡切除手術最大的障礙將會被一腳踢開。

這玩意看著簡單,卻要比上一世早出現了10年。

10年,不知道有多少曆史會被改寫。

但周從文不在乎,自己隻是一名醫生,其他的屬於時空管理局的管轄範圍,如果這個機構存在的話。

像是盤核桃一樣,周從文“把玩”了很久,這才心滿意足的把套管針和線放進手提箱裡,拿起手機。

【嘛呢。】

周從文給柳小彆發了一條簡訊。

【剛把人送走,準備洗澡。秋天的太陽毒,抹了防曬。】

【防曬?就是說明書上寫著請置於陰涼處,避免太陽直射的那種物品?】

周從文拿到10年後肺小結節定位裝置後心情大佳,開了一個玩笑。

【切,你抬杠的本事不小啊,姑娘用的防曬霜你都看過說明書?】

【嘿嘿。】

【犧牲自己才能保護我,周從文,要是有一天你麵臨選擇,會犧牲你自己麼?】

【肯定不會,我要好好活著。】

周從文很肯定的回覆了一條簡訊。

犧牲自己?周從文從來冇想過,但一琢磨自己要是化作防曬霜貼在柳小彆身上……

E,鼻子有點不舒服,周從文把頭揚起來摸了一下,生怕流鼻血。

肯定也不會啊,很快就要被擦掉,誰會關心防曬霜的未來呢。

【厲害,我也不會。】

柳小彆的簡訊很快回來。

接下來柳小彆簡單說了一下和奧利達談事情的結果,因為定位裝置雖然看著簡單,卻涉及到臨床應用上一直困擾著所有人的一個大問題——找不到小結節怎麼辦。

這是所有廠家都在努力做的項目,能提早研究出來,胸腔鏡的所有設備至少會多占據5-10個點的市場份額。

原本柳小彆準備二桃殺三士,準備奇貨可居,準備……準備的事兒多了。

但她冇想到周從文根本不矜持,見麵就把所有底線暴露的一乾二淨,所以柳小彆的簡訊裡帶著無數的怨念,一路絮叨著要是周從文不那麼著急,會多掙多少多少錢。

少掙就是賠,這姑娘對錢的愛還真是真摯,周從文微笑著想到。

【你怎麼這麼著急。】

柳小彆已經是第N次抱怨。

【週末老闆和鄧主任過來,我準備嚇他們一大跳!】

周從文像是孩子一樣開心的說道。

【嗬,男人。我去洗澡了,你彆偷看!】

偷看……周從文心裡忽然小鹿亂撞,從竇性心動過速很快過度到心房顫動,二聯律。

短時間內,周從文甚至有了室顫的感覺。

不能想,不能想,都是幻想,紅粉骷髏,周從文沉心靜氣,摒棄一切雜念。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