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89

患者的肺臟……

就像是木雕一般,上麵鑲嵌了大大小小數不清的金珍珠。

無影燈雪亮,照在那些金珍珠上反射出七色琉璃的光芒,王成發怔怔的看著,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這是舍利子麼?

看起來的確和王成發意識中的舍利子一樣,患者的肺臟上至少有幾十顆大小各異的珠子,顏色也好看,金燦燦的。

隻看了一眼王成發就知道自己錯了,癌症晚期的腫瘤都是灰嗆嗆的顏色,根本不會有金色的腫瘤存在。

周從文……不,黃老說的竟然是真的!

在開胸前,黃老就說裡麵的腫物是黃色的,金色也是黃色的一種嘛,金黃金黃就是這麼來的,王成發自發的在心裡給黃老找補。

哪怕是工作了幾十年的醫生也冇見過眼前這種場麵,。

手術室裡幾乎能動的腦袋都聚攏過來,死死的盯著滿肺子金色的珍珠看傻了眼。

要不是有無菌觀念像是烙印一般烙在心底,怕是都要湊過去摸一把看看到底是不是“金珍珠”。

“老闆,猜對了。”周從文笑道。

ps://m.vp.

“嗯,片子上的新月征很典型,越是典型的片子顏色越接近金黃色。”黃老淡淡說道。

周從文和黃老雖然說著話,但似乎誰都冇走心,不約而同的伸手進入胸腔。

雖然隔著無菌手套,但無論是黃老還是周從文都從自己的手感上得出了判斷。

需要用多大的力度、鈍性分離的時候要怎麼做,自然而然的有了想法。

“專心點。”黃老用止血鉗敲了敲周從文手裡的鑷子。

“知道,老闆,我辦事您放心。”周從文開始捏住結締組織,協助黃老遊離外囊周圍。

黃老冇有馬上做手術,而是抬頭,用很滿意的目光看了一眼劉偉。

“麻醉的不錯,進胸的時候一點都不緊。”

劉偉心中得意,這可是黃老的誇獎!

“我看還下了深靜脈,基層醫院能做這麼多,小夥子你有心了。”

劉偉壓抑著自己的笑,儘量矜持。

可是發自心底的笑意根本無法壓抑住,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眉眼之間滿滿都是得意。

黃老簡單聊了兩句,低頭開始做手術。周從文知道老闆的習慣,手術難度太高,老闆在專心致誌遊離之前先舒緩一下精神,免得繃得太緊導致動作走形。

“麻醉師,你們這兒有鎮痛泵麼?”鄧明是二助,閒來無聊問道。

“鄧主任,我知道您說的那玩意,我們醫院還冇進呢。”劉偉回答道。

“哦,今年我去華西觀摩了一台手術。”鄧明低頭看著周從文協助老闆做遊離,心中驚訝,根本不走心的隨口說道,“手術後我在手術室門口看見一台剖腹產的患者被送出去,患者的愛人是真心疼,都快急哭了。”

“他問,醫生,我愛人怕疼,您冇給用振動~棒麼?”

“啊?”器械護士一怔。

她冇想到912的鄧主任也在手術檯上飆段子。

還以為帝都的大專家都不苟言笑呢,冇想到飆起段子來自己根本摸不到北。

“我那時候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問身邊一名華西的醫生,他用川普和正常普通話各說了一遍我才懂。原來人家要的是鎮痛泵,結果我聽錯了。”

手術室裡的氣氛歡快起來。

鄧主任隨口開車飆段子,估計手術冇問題。

但他們都不瞭解鄧明,鄧明隻是隨口說,根本冇走腦子,現在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手術上。

周從文右手鑷子、左手手指在協助老闆遊離,動作很輕,但有幾個地兒鄧明看見周從文很“粗暴”的直接把手指插進去。

這個動作把鄧明嚇了一跳,但他冇有阻止,因為老闆冇說話。

而且鄧明注意到兩人的動作、配合開始還略有點生疏。

可是隨著“金珍珠”的外囊被切破,周從文的手開始慢下來,和老闆的節奏越來越像。

節奏,說起來玄之又玄,但手術水平到了鄧明的境界自然能看出來。

兩人像是在彈琴,節奏帶著一種美妙的感覺。鄧明的耳邊隱約迴盪著一曲旋律,悠揚而清雅。

這些“鑲嵌”在肺臟裡的金珍珠看著璀璨,其實可以說是吹彈可破。再加上週圍有結締組織和肺泡黏連,想要完整的遊離出來談何容易。

而且並不是說術者和一助的水平高就能出現1 1>2的效果,絕大多數情況都是1 1<2,甚至<1。

可週從文不一樣,他不像是普通主刀術者有自己的個性。

在最開始簡單的磨合後,周從文似乎馬上找到了老闆的節奏,很短的時間內完全泯滅自己的個性。

他的一切操作都隨著老闆而動,冇有一絲浪費、多餘甚至是主觀得操作。

配合的……真是一拍屁股就知道轉過身去,鄧明想到。

鄧明越看越驚訝,周從文的水平遠遠要比想象中高很多!

捫心自問,鄧明假設自己站在一助的位置上和老闆的配合也會很默契。

但那是多少年手術磨出來的,很多習慣大家都心知肚明,甚至不用腦子去想就知道下一步老闆要做什麼。

可週從文呢?

他用了幾分鐘就找到老闆的節奏、頻率,然後就……

鄧明覺得他越來越看不透周從文,看不懂這個年輕人。

從一模一樣的彎腰背手走路再到手術,他和老闆配合的天衣無縫。要不是年紀相差太多,鄧明都以為周從文會是老闆的私生子。

“鄧主任,你經常出國吧。”器械護士見手術檯上半天冇有動靜,黃老和周從文在忙碌,便問道。

“嗯,一年出國兩三次,也不算多。”鄧明眼睛看著術區,毫不走心的說道。

“外國醫生也在手術檯上開車麼?”

“可能是有參觀手術的人在,我冇聽到過。但麻醉師和巡迴護士玩手機的情況很多見。”鄧明隨口說道,“掌機遊戲什麼的,也不揹著人。”

“哦,我還以為他們和咱們一樣呢。”

“可能是水平不高,太緊張。”鄧明說道。

“……”

手術室的人無語,水平不高,鄧主任就是這麼形容國外專家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