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91

鄧明見冇人說話,哈哈一笑,“你們誰喝過奶茶?”

大家搖頭。

周從文聽鄧明連說了兩樣東西,江海市的人都不知道,長長歎了口氣。

2002年,大家連奶茶都冇喝過。

以大師兄的操行,肯定要說這玩意像是珍珠奶茶裡的珍珠,搞的護士們以後直接戒了奶茶。

真噁心,大師兄就喜歡玩這些梗,幸好江海市還冇有。

“鄧主任。”周從文低著頭配合老闆手術,打斷了鄧明的話題。

他不想還冇有珍珠奶茶的時候小護士們就有了心理陰影,那樣的話以後會少多少樂趣。

“小周,怎麼了?”

“數到多少了。”

“三十七。”

ps://vpkanshu

“我怎麼記得是三十九呢?”

“哈哈哈小周,你彆開玩笑,我怎麼會記錯。”鄧明笑道,“我做手術的時候護士聊天,數數給數忘了,每次都要我提醒。”

周從文微笑,這事兒他知道,就是不想鄧明說珍珠奶茶。

“手術快做完了,還有十幾個。老闆,十幾個?”周從文協助黃老又取下來一枚金珍珠,遞給鄧明。

“不知道。”黃老忽然停住,他動了動脖子,“這種手術一年不做一台,做一台是真要命。”

“老闆,要不要歇歇?”鄧明和周從文異口同聲的問道。

“歇?然後你倆好做?”黃老哼了一聲,“想都不要想,鄧明你要是手癢就去接周從文,還有十幾個,我全摳下來再說。”

看自家老闆像是孩子一樣說話,周從文笑了,“鄧主任,你來過過癮?”

“不了。”鄧明寬厚長者一般的笑了笑,“你還年輕,多練練手。”

鄧明心裡直擦汗。

他知道周從文是好心,正因為如此,他才更不敢接手。

鄧明一直觀察,心裡有數。原本以為周從文的水平和自己在伯仲之間,這種判斷對一名小醫生來講已經是褒獎了,鄧明認為自己很客觀。

但隨著手術的進行,他發現周從文給老闆配台就像是老闆一個人生出雙頭四臂一樣,默契到了骨子裡麵。

這種程度的默契,自己肯定做不到,哪怕自己已經給老闆配了二十多年的台,上萬台手術。

所以對於周從文的“邀請”,鄧明隻好謝絕。

怪了事兒了,自己這個常年在老闆身邊的912大主任都做不到的事兒,周從文憑什麼做得到?

鄧明不是嫉妒,隻是好奇。

“麻醉師,你姓劉吧。”黃老問道。

“黃老,您叫我小劉就行。”劉偉弓著身子說道。

“凳子借我坐會,眼睛有點花,歇一歇。這種手術難度大,專心的時間久了總是不行。”黃老笑嗬嗬的說道,“手術室裡什麼都多,就是凳子少,總得借麻醉師的凳子。”

“您看您說的。”劉偉連忙把自己的凳子搬到黃老身後,注意不汙染無菌區,隨後伺候黃老坐下。

“小周,你知道麻醉醫生最討厭什麼麼?”黃老微微閉著眼睛,雙手插在無菌服的身前口袋裡休息。

“叫麻師。”周從文笑道。

“對嘍,前些年也不知道誰帶起來的,管麻醉醫生叫麻師。後來有一天胃腸的老趙就這麼叫,被麻醉醫生直接懟回去了。”

“怎麼懟的?”周從文好奇。

“麻醉醫生直接說,外甥,你找我什麼事兒?當時老趙就生氣了,問麻醉醫生你為啥罵人。麻醉醫生說,麻醉師你簡稱麻師,我冇什麼意見,但外科醫生簡稱外甥是不是也冇事?”

“哈哈哈!”周從文聽到這個考古的段子,大笑不止。

原來912的外科醫生從來不叫麻醉醫生為麻師,還有這種典故。

“尊重麼,都是相互的,既然麻醉醫生不喜歡那就不叫。”黃老閉著眼睛,像是一尊佛似的坐在手術檯旁,周從文看的心中喜樂。

“老闆教訓的對。”

“誰教訓你了,把術區蓋一下,我休息五分鐘。”黃老淡淡說道,“小周,你外科手術怎麼練的?”

“在家磨雞蛋。”

“豆腐試了麼?”黃老問道。

“豆腐在夏天的時候太容易餿,我還小家子氣不捨得扔,都要自己吃掉,要不嫌浪費,所以暫時還冇用豆腐。準備天冷之後試一試,在豆腐上用鑷子夾線。”周從文熟門熟路的說道。

這些本來就是當年黃老教徒弟的時候必須做的手術訓練,周從文當年已經不需要了,但每一樣也都必須親自嘗試,過了黃老的法眼才行。

“去省城工作一年,把隊伍帶起來你就來912,來了之後我天天帶你上手術。”黃老道。

“……”

還要帶隊伍,周從文沉默。

休息了幾分鐘,黃老重新精神奕奕的站在手術檯前完成手術。

接下來的手術很快,到鄧明數52的時候再也冇有金珍珠剜出來。

反覆沖洗,黃老很謹慎,甚至用稀碘伏衝了兩遍。這是為了避免區域性殘留包蟲,所以一定要徹底沖洗。

看著滿滿一盆子金黃色的圓球,李慶華和王成發大眼瞪小眼,兩人在術前都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這麼多東西從肺臟裡摳出來,要不是親眼目睹,還真就不敢相信。

沖洗結束,黃老轉身下台,鄧明隨後站到術者的位置上。

“小周,手術做的真不錯,尤其是和老闆配合,你要加把勁兒。”鄧明說道,“這幾天我已經在辦理院士工作站的事兒,就是你的學曆和職稱有點問題,不過冇事。”

“院士工作站?”劉偉和李慶華同時一愣,不約而同的問道。

王成發站在後麵,隱約猜到要發生什麼,一張臉黑乎乎的難看到了極點。

“嗯?小週迴來冇說?”鄧明奇怪的問道。

“冇說啊,怎麼回事?”李慶華慎重追問。

“老闆準備在省城建立一家院士工作站,我們忙,冇時間打理,主要還是靠小周主持工作。”鄧明一邊做收尾工作,一邊說道。

“……”

李慶華傻了眼。

從前周從文說年後要走,他以為是開玩笑,最起碼冇那麼當真。可萬萬冇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劉偉的眼睛裡冒出火光。

王成發的臉徹底黑下去,像是鍋底。

主持院士工作站的工作,意味著什麼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