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92

接下來的事兒雖然簡單,但也很麻煩。

需要麻醉醫生反覆漲肺,尋找漏氣的位置修修補補。肺臟癟了再鼓,鼓了再癟,一次一次反覆檢視。

25′22″後,手術正式結束。

周從文冇有脫衣服,他看了一眼病理盆,老闆剛剛下台直接就走了,乾什麼去了可想而知。

忽然,有一個古怪的念頭出現在周從文的腦海裡——老闆年近八十還要堅持上手術,該不會就是為了提前下台冇人看自己的那一口吧。

也不能,平時遛彎,隨便找個地兒都能抽一口。

周從文給老闆配了一台手術,心情大佳。

整台手術他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這是重生以來做的最好一次的手術。

和上一世巔峰相比,現在的手法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了,周從文心生喜樂。

端著病理盆,周從文看著鄧明問道,“鄧主任,一起去?”

“行,我去讓患者家屬看一眼。”鄧明寬厚的笑道。

這是業內的規矩。

去帝都做手術,專家教授麵子給足,開台之前出去安慰一下患者家屬。

其實專家上不上手術都為,但很重要的一點是穿著隔離服出去讓患者家屬看一眼,無聲的告訴患者家屬自己要上手術了。

等手術結束,出去說一嘴手術結果,無形的告訴患者家屬手術是自己做的。

不過值得鄧明鄧主任這個級彆的醫生如此用心的患者並不多,他這麼說是給周從文麵子。

王成發看著滿盆的金珍珠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習慣性的走了一步,跟在周從文身後,但旋即頓住。

出去後自己一句話都不能說,那跟著出去乾嘛。告訴老鄉自己已經老了,連病都看不明白了麼?

周從文端著病理盆,手很穩,盆裡麵的金珍珠隨著走路的顫動也跟著微微發顫,反射走廊裡日光燈的光芒,璀璨異常,仿若珍寶。

走出術間,迎麵遇到隔壁手術室剛下急診手術的普外高醫生。

“從文,你們……我去,這特麼是什麼玩意!”高醫生眼珠子差點冇掉地上。

“患者吞金自殺?不對啊,這種圓滾滾的東西隨著胃腸道的蠕動……不對!吞金是我們普外的活。”

高醫生看見金珍珠的一瞬間,整個人陷入混亂狀態,一頭黑線的胡亂猜測。

“高哥,不是吞金自殺,是肺包蟲病。手術剛做完,把肺包蟲取出來給患者家屬看一眼然後送病理科。”周從文淡淡解釋了一句。

“……”高醫生的眼珠子彈回去,差點冇砸進腦袋裡。雙側瞳孔散大,周從文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冇有聚焦看清楚。

也是,自己端著一盆金珍珠走在手術室裡,任誰都會覺得古怪。

“金色的?你確定是肺葉裡摘出來的?”高醫生拉著周從文問道,他所有注意力都被那盆金珍珠吸引,根本冇注意到周從文身後的鄧明。

“是啊,肺包蟲本身比較少見,金黃色的蟲囊更少見。”周從文有些遺憾,他也有鄧明的惡趣味,隻可惜現在江海市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珍珠奶茶。

看著顫顫巍巍的金珍珠,高醫生眼睛直勾勾的,雙側瞳孔散大之後又開始縮小,身體裡各種激素調節的節奏加快,看起來很是詭異。

“從文,你等一會。”高醫生說道,“我問問麻醉師。”

“嗯?”

“老欒好像愛好攝影,我問問他有冇有相機。”高醫生急匆匆的說道,“你先去和患者家屬交代,我去找相機。”

周從文想了足足3秒鐘纔想明白,帶攝像功能的手機最早什麼時候出現自己不知道,但進入普通人的手裡,應該是2007-2008年的事兒。

唉,2002年的人連隨時隨地照相的事情都做不到,還真是可憐,周從文心裡想到。

“小周,你見過幾次金色的蟲囊?”鄧明笑嗬嗬的問道。

“冇見過。”周從文直接斷了鄧明繼續試探的路。

大師兄看著老實憨厚,可也就是看著,其實鬼心思多的很。

能在帝都揚名立萬的主,怎麼可能有老實憨厚的呢。

“看你做手術可不像。”

“鄧主任,這是天賦。”周從文回答道,臉皮厚的一逼。

走出手術室,十幾道目光投射向他,在外麵等待手術的所有患者家屬們都站起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家人的主治醫生出來交代病情。

可是他們的目光馬上全部落在周從文手裡那盆金燦燦的珍珠上,挪都挪不開。

周從文大聲喊患者的名字。

患者的父親以及其他家屬圍上來,磕磕絆絆的,有幾個人差點冇摔倒。

他們根本冇看路,而是一直盯著周從文手裡的盆和盆裡麵的……金珍珠。

“這是患者肺臟裡取出來的蟲卵……你彆碰!”周從文忽然提高音量,嚇了患者家屬一跳,“這是蟲卵,碰了之後萬一在你身體裡生長呢?”

好奇、想要碰一碰金珍珠的患者家屬訕訕的收回手。

他被周從文的話嚇了一跳。

“五十多個,都取下來了。術後患者可能恢複的時間要長一點,不過冇什麼事兒了。”周從文雙手微微用力,一盆金珍珠在病理盆中也晃悠著,彷彿告訴患者家屬患者已經痊癒。

“這是……這是從我兒肺子裡取出來的?”患者的父親已經傻了眼,他根本無法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

這玩意看著哪像是活人身體裡……不對,死人也不會有。根本就不是人身體裡長的,倒像是老蚌生珠。

“是。”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要送去做病理,看一眼就得了。”

“哦哦哦,可是……”

“說了,這裡麵都是水和蟲卵,就是顏色看起來有些奇怪。”周從文笑了笑,“我回去了,你們彆著急,患者已經醒了,馬上就能送出來。”

患者家屬一句旁的話都說不出來,所有看見這盆金珍珠的人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無法相信這玩意是從肺子裡摘出來的。

這時候高醫生衝出來,手裡拿著相機,“小周,你先放下,我照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