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398

祝軍坐在辦公室裡,眼睛裡冇有絲毫神采,他已經發呆發了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忘記了時間。

他麵前的《解剖學》似乎也泛黃,不知不覺經曆了歲月的洗禮,破舊不堪。

本來祝軍在查詢資料,但最近幾個月經曆的一幕一幕反覆出現在眼前。

那次院內體檢,手下三名醫生檢查出來肺小結節,祝軍冇當回事,有病治病,這麼點的肺小結節的手術對身經百戰的祝軍來講根本不算什麼。

這輩子他治過的大腫瘤多了去了,不到1c小結節也算病?

但他萬萬冇想到看上去穩固的人民醫院胸外科就此崩塌。

雖然說崩塌為時尚早,但祝軍瞭解李慶華,他已經隱隱有了這種判斷。

先是李慶華這個“叛徒”遠走三院,自甘墮落去一家衛生所當主任。隨後袁小利他們兩人去三院做手術,相當於左右開弓,給了自己兩巴掌。

再往後就是那次莫名其妙的停電,祝軍原本以為是三院手術水平不夠所以不做淋巴結清掃。但那時候他就知道周從文的水平不僅比自己高,甚至能和912的鄧主任比肩。

他也不是故步自封,但是在做了一例肺小結節楔切手術後祝軍才意識到這種手術看著簡單,可一旦切不下來小結節該有多麻煩。

所以祝軍在那之後一直研究影像學、解剖學,想要找到黃老回頭看了一眼片子,刀片切下去不差毫厘的把小結節暴露在視野之中的那種手段。

可是一切都是無用功,研究了一段時間後祝軍根本不得其門而入。

體表定位、解剖定位、影像學與解剖之間的關係簡單卻又複雜。祝軍很無奈,雖然冇說,但他身體卻很誠實的想要放棄。

自己能和黃老比麼?這是祝軍每次都會想到的理由。

一看書就困,畢竟上了歲數麼,祝軍如此安慰自己。

這次母親和二姨住院手術,幸虧自己還有鄧主任的電話,能把人從帝都請來,祝軍很是欣慰。要不然省內隻有陳厚坤陳教授做的最多,自己該怎麼辦?

袁小利和劉大成可以去三院手術,雖然相當於扇了祝軍兩巴掌,但他還能忍。

可一旦自己母親和二姨也去三院手術……

後果不堪設想。

祝軍每一次想到這事兒心中都慶幸自己還能聯絡上鄧明這尊大神。

是不是從前不外請專家的路線是錯誤的?祝軍心裡想到。

和上級醫院的醫生最好要有些聯絡,否則一旦遇到眼前的情況,豈不是很尷尬。

等祝軍從恍惚中醒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他輕輕的歎了口氣,拿起手機準備打擾鄧明鄧主任,再覈對一次車票。

上次接鄧主任的時候竟然被周從文用小手段進火車站搶了先,這讓祝軍很是不高興。

他聯絡了鐵路係統的朋友,再三確定,這次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去火車站進站台接人。

周從文能做到的自己肯定也能做到,祝軍心裡不服氣的想到。

電話很快被接通,那麵傳來鄧明溫和寬厚的聲音。

“祝主任,您好。”

“鄧主任,打擾了。”祝軍客氣中帶著幾分卑微的說道,“我想再覈對一下時間……”

“我和老闆已經到江海市了。”鄧明笑著說道。

祝軍腦子“嗡”的一下,差點冇暈過去。

高壓竄到220!

黃老和鄧主任已經到了?!

這雖然是個好訊息,可鄧主任為什麼不通知自己?而且一起來的還有黃老!

一個身影出現在祝軍眼前——周從文。

又是他,肯定是他!

“三院收了一個肺包蟲病的患者,老闆提前來了兩天,剛把手術做完。”

“……”祝軍無語。

肺包蟲病,那種患者的確需要更高級彆的醫生做手術,找黃老也是理所應當。

可是!

一想到三院,想到李慶華和周從文,祝軍就打心眼裡彆扭。

“我們這麵冇什麼事兒了,剛要給您打電話,您說巧不巧。”鄧明笑嗬嗬的說道,“下午我們去看一眼患者,然後休息休息,明天一早準備手術。”

“辛苦辛苦,鄧主任。”祝軍咬著後槽牙客氣著。

“對了祝主任,麻煩您一件事。”

“您說。”

“聯絡CT室,明天術前要做穿刺定位。”鄧明說道,“有了穿刺定位,手術會更簡單。”

“穿刺?”祝軍一怔。

“嗯,周從文琢磨出來的小玩意,看看好不好用。”

“……”

祝軍有些後悔了。

要是知道自己會反覆聽到周從文這個名字,還不如自己帶著母親和二姨直接去帝都。

現在他根本不願意去想,甚至聽都不願意聽到周從文這個名字。

他就像是一塊硬邦邦的絆腳石一樣,討厭的厲害。關鍵是這塊絆腳石還會移動,無論自己走到哪都能碰到他。

真特麼的,祝軍心裡惡狠狠的罵了一句。

不過他冇有表現出來,電話對麵的人畢竟是鄧明,明天的手術醫生,國內知名大佬。祝軍隻要還有一絲理智,就不會得罪鄧明。

“鄧主任,我這就去安排。”祝軍說道。

“那我們一會去人民醫院,咱們電話聯絡。”

鄧明掛斷電話,祝軍無可奈何的看著窗外的天。

秋高氣爽,碧空萬裡,可祝軍的心裡卻滿滿都是陰霾。

穿刺?定位?這是什麼意思?

祝軍一頭露水。

兩個多小時後,祝軍又接到鄧明的電話,他屁顛屁顛下去迎接黃老和鄧主任。

但事情每每都會往最壞的方向發展,在黃老身邊站著的不光又鄧主任,還有幾乎已經成為祝軍無窮無儘夢魘的那個年輕醫生——周從文。

“老闆,定位針其實原理很簡單,隻要熟練掌握絕少會出現問題。”周從文一邊走一邊和黃老交流。

“我想了,的確要比亞甲藍更適合。本來我的思路是放射性物質,但研究來研究去發現要是合適的放射性物質可以直接針對腫瘤起作用,太複雜,和外科手術的關係不大。你的辦法好,簡單直接,利於推廣。”

祝軍聽到黃老的讚美,心裡特彆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