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07

手術在下午一點前結束。

六個患者,每個人手術都十分順利,順利的讓胸科的醫生們感到有些不真實。

從前陳教授飛刀,手術做的就已經很快很快了,對比之前的大開胸、大揭蓋,簡直就是飛躍。

但每次陳厚坤陳教授楔切結束後都要仔細尋找小結節,耽誤不少時間。雖然耽誤時間,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步必不可少。

可今天的手術完全不一樣!

第二台手術是陳教授做的,他在楔切結束後明顯更有底氣,不像是從前那麼忐忑。

順著定位錨的預留線切下去,看見定位錨旁邊的小結節,整體手術和從前相比快了很多。

快隻是一方麵,最大的改變是楔切結束後不用擔心了,所有人都很明確,甚至包括麻醉醫生和巡迴護士。

術後看了一眼患者一起吃了頓飯,周從文去送黃老和鄧主任,李慶華去送陳厚坤。

李然麵無表情的猶豫了幾分鐘,他冇回家,直接回到醫院。

今兒的穿刺定位讓李然感悟到了什麼,但他卻又說不清楚具體的感悟,現在的他隻想找人聊聊。

這似乎是一個巨大的改變,哪怕身在其中都能感知到。

沈浪坐在值班室裡正在爬格子,李然忽然回來把他嚇了一跳。

“你回來乾嘛?”沈浪慌亂的收起稿紙。

“沈浪,還在爬格子?”李然嚴肅的問道,光看錶情,他像是沈浪的主管領導一樣。

“我剛轉了兩圈病房,啥事兒都冇有。”沈浪心裡有點虛,連忙辯解道。

“我又不是主任,不用跟我解釋。”李然麵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他臉上的譏誚讓沈浪覺得自己做了錯事,有些羞愧。

“沈浪,今天的手術你看了吧,怎麼想的?”李然關心的隻有這麼一件事。

“還能怎麼想,以後隻要有體檢就能做肺小結節。不過你琢磨,體檢多麼?”

“或許大家越來越有錢了,體檢就多起來。”

“怎麼可能,一個肺部CT要220,咱們一個月才掙多少錢。”沈浪不屑的說道,“就是碰巧遇到,要麼像集團公司一樣單位給報銷才行。”

“我覺得李主任能搞定。”李然嚴肅說道。

沈浪笑了笑,他不願意打擊李然的熱情。

在沈浪看來李然就是個內科醫生,他啥都不懂。從前胸外科慢診手術還行,怎麼一年都能做20多台小30台。

可自從去年產科出事,死了一個產婦,家裡一頓大鬨,江海市的人對三院產生了極其濃重的不信任感。

醫院剛剛有些起色,這件事兒成了一個轉折點。

不光是產科,連同所有外科都一樣遭受到毀滅性打擊。

胸科在那之後一年才做了9台慢診手術,還基本都是王主任老家的患者。

李主任來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燒的的確挺旺。可在沈浪看來這些都是不可複製、不可持續的。

集團公司給職工做一次體檢算是福利,但還能年年做麼?

或許大家的體檢意識會提高,但那都是猴年馬月的事兒了。

李然想的太樂觀了,胸外科還得是大開刀為主,腔鏡隻是一個輔助,做點小手術而已。

“你覺得今天的手術做的不快麼?”李然見沈浪的表情古怪,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樣,便問道。

“快,而且很穩、很準。”沈浪實事求是的說道,“但我還是認為患者源不夠,開展不起來。”

李然剛想要反駁,沈浪的手機響起來。

“喂,媽。”

“剛下手術,怎麼了?”

“肯定是小屁孩不想上課,去做個CT,冇事就送去學校。”

“哎呀,冇什麼輻射,不會的癌的。”

沈浪說了兩句話便掛斷電話。

“找你看病?”李然嚴肅的問道。

“家裡有個醫生就像是有個院長似的,啥病都往這麵送。”沈浪悻悻的說道,“肯定是小屁孩不想上課,光琢磨逃學來著。話說李然,你小時候為了逃學都想過什麼辦法。”

“我不逃學。”李然嚴肅說道。

“哈哈哈,我小時候經常琢磨逃學。”沈浪笑道,“有一次我拿著體溫計去暖水壺上走了一下,結果體溫44度,把我媽嚇了一跳。”

李然豎起拇指。

“最後肯定捱揍,我是真不想上課,好無聊。”沈浪回憶著自己的似水流年,“我表弟也肯定是這個脾氣,想都不用想。不過他比我聰明多了,知道偽裝頭疼。這玩意誰能知道是什麼?”

李然點了點頭,伸出雙手拉動嘴角,露出一個笑臉以示讚同。

兩人又聊了一會,李然還是想聊今天的手術,沈浪無奈,不想煞風景,隻好陪著他說了幾句。

十多分鐘後,有人敲值班室的門。

“沈浪,在麼?”

“三姨,我在。”沈浪歎了口氣,起身去開門。

“沈浪,你看看你表弟怎麼了這是。”一箇中年女人進來,看見李然習慣性的打了個招呼。

但看見李然的表情她怔了一下。

是不歡迎自己?沈浪的三姨有些尷尬。

“三姨,他是我同事,被我留下來幫著看會病房的。”沈浪也不解釋李然的事兒,隻是簡單說了一下,“走吧,我帶你們去神經外科看一眼。”

“你不會麼?”中年女人問道。

沈浪和李然都哭笑不得。

還真是以為醫生無所不能。

沈浪也懶得多解釋,和李然說了一聲,隨後帶著人去神經外科。

看也看不出什麼,李然心裡想到。

過了很久,沈浪垂頭喪氣的回來,臉色特彆不好看。

“沈浪,怎麼了?”李然有些詫異,難道說是看出來了什麼毛病?

“我去的時候肖院長正罵人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真是的。”沈浪歎了口氣,“我看神經外科的醫生被罵的跟孫子似的,好像誰欠他家錢了一樣。”

肖院長,李然麵無表情的想起那個人。

“你表弟呢?”

“說讓做頭部CT,我姨說什麼都不肯做,我懶得勸。”沈浪抻了個懶腰,“你回家吧,我這麵冇事了。”

“誰要做頭部CT?”周從文的聲音從門口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