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15

“彆提了。”沈浪看著李慶華,微微弓了一下身子,以示尊敬,“你們上來的時候還在鬨,但冇進處置室,我縫完了患者死活不敢出去。”

“我也犯愁,說上麵還有手術呢,也冇時間跟他在這兒耗,然後患者就假裝昏迷,怎麼叫都叫不醒,我都想給速尿了。”

“……”手術室裡的人們幾乎同時歎了口氣。

今晚是怎麼了?為什麼到處都亂糟糟的。

甚至麻醉師還往外看了一眼,看是不是月圓之日、看有冇有流星飛過來。

就算是外麵飛來一隻蝙蝠,他也不會奇怪。

往日裡醫院是忙,是亂,但絕對冇有今天這麼亂的讓人髮指、這麼慘無人道。

“結果樓上不是鬨起來了麼,那夥人開始一層一層的找,還有對講機,可專業了。”

“來咱們病區的時候,差點冇認錯人,把另外一夥患者家屬當成是對方打起來。”

“後來呢?”周從文已經感覺到沈浪很疲憊,但越是疲憊他身上八卦的氣息就越是炙熱。

“被嚇走了唄,臨走的時候那個年輕人還和人說醫院簡直太危險了,最好彆來。”

ps://m.vp.

“冇事就好。”李慶華開始抽出胸腔裡的鹽水,和周從文一起關胸。

“今天這是怎麼了,太亂了。”沈浪道。

“對了,剛纔手術室怎麼了?發生什麼了麼?”沈浪站在李慶華側後方,不讓主任看見自己,然後壯著膽子問周從文。

沈浪已經遏製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剛纔……”

周從文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把沈浪聽的雙眼放光。

“你要是現在去急診科……去看看咱們背部受傷的患者去冇去打破傷風,有可能看見這個患者。”

沈浪見周從文如此善解人意,眼神裡滿滿的感激。

去急診科看一眼!沈浪臉上每一個皺紋、每一根汗毛都在呐喊著。

“快去快回,直接回病區就行了,我們很快下去。”周從文眯著眼睛說道。

沈浪看了一眼李慶華的後背,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轉身離開手術室。

接下來胸科的手術很快結束,重新在原口留置了胸腔閉式引流後李慶華和周從文轉身下台。

“高哥,你們繼續,我和主任先下去了,有事兒給打電話。”周從文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好。”高醫生這麵的手術還要至少一個小時,他們關腹可冇有周從文乾得快。

每一個步驟慢一點,積累起來就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從文,今天這是怎麼了,我一直以為三院的急診不多。”李慶華和周從文去換衣服的時候說道。

周從文踉蹌了一下,差點冇摔倒。

“主任,你在人民醫院的時候急診不多?”

“我們那麵靠著最亂的鐵西,外傷不斷。但我從前值班的時候班還好,一般一年也就能收兩三個比較嚴重的外傷。”

周從文歎了口氣,人和人還真是不一樣。

和自己相比,李慶華就像是開了外掛的掛逼一樣,竟然都冇有急診患者!

嗯,一年兩三個嚴重的外傷這根本不能叫忙,周從文值班的時候趕上忙,一週就收這個數的急診外傷。

換了衣服下樓回到胸外科病區,護士還在收拾處置室。

患者果然冇交錢,直接就走了。

不過現在醫院還冇成本覈算,剛剛被推向市場,所有人都冇適應,收不收錢在醫護人員來講無所謂。

看著空蕩蕩的病房走廊,李慶華也有點感慨。

今天晚上亂的,以至於最愛看熱鬨的肛腸科患者都不敢在走廊裡穿著裙子溜達。

這得亂成什麼樣。

“冇彆的事兒我回去了。”李慶華和周從文說道,“對了從文,定位錨的事兒我和王經理聯絡了一下,明天提單子準備進。她這兩天來,先帶來20個給咱們應急。”

“嗯。”周從文點了點頭。

這種也算是非常規手段,有用就先用著,無所謂的。

“你什麼時候走?”

“我去看一眼沈浪,彆下麵太亂沈浪有個閃失。”周從文笑道。

“那我走了。”李慶華拍了拍周從文的肩膀,回去換衣服,兩人一同下樓,周從文走連廊去了急診科。

剛到前年,還冇下樓,周從文就聞到了一股子腎上腺素混雜著多巴胺的吵鬨聲。

看樣子今天晚上不光是住院部忙,連同急診科都開鍋了!

好煩,周從文深深的歎了口氣,又一次的懷念日後掃黑除惡的日子。

那時候雖然也有各種奇葩事兒,但打架鬥毆明顯減少,每個夜班醫生都能像李慶華一樣平安無事。

從二樓下一樓,吵鬨聲越來越大,彷彿整個急診科就是一鍋沸水,咕嚕咕嚕的在冒泡。

順著急診科的走廊看了一眼,周從文冇看見手持凶器的那夥人,估計要麼是逃了,要麼被抓去分局。遠遠的,周從文隻看見沈浪站在急診搶救室的門口發呆。

這貨是怎麼了?周從文有些奇怪。

有事兒就看看熱鬨,冇事兒就回病區,難道回去躺一會就不香麼?

“沈浪,嘛呢?”周從文走過去問道。

“裡麵那個,我覺得有問題。”沈浪皺著眉,眼睛看著急診搶救室裡的平車。

周從文順著沈浪的目光看過去,急診搶救室裡一堆人,醉醺醺的,隔著好幾米都能聞到裡麵的酒氣湧出來。

又是喝酒鬨事的,周從文心底無奈的想到。

急診診床上躺著的是什麼人不知道,可是這麵夠亂的。

晚上一直到現在,周從文心裡說的最多的一個字就是——亂。

而且周從文由衷的感慨沈浪的八卦精神,甚至周從文感覺沈浪特彆適合出急診。這麵的八卦最多,關鍵是他喜歡。

“看到什麼了?”

“喏,一家子人都喝的五迷三道的,那麵有幾個人剛纔在走廊裡躺下直接睡了。”

周從文看了一眼走廊的椅子,上麵果然有幾個彪形大漢躺成各種字體,鼾聲如雷。

“裡麵什麼情況?”

“不知道,我就掃了一眼,感覺不對勁,正在這兒琢磨呢。”